搜索
热搜: 方证 药证 体质
查看: 3522|回复: 24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复制链接]

382

主题

8

好友

29

听众

经方硕士生

Rank: 6Rank: 6

积分
7851
发表于 2020-2-9 12: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tong162305 于 2020-2-25 08:54 编辑

新 型 冠 状 病 毒 肺 炎


此文虽长 均为干货  认真学习 受益颇多


同志们,大家好!

首先我们要对这次新型的肺炎有一个基本的认识。这次的新型病毒肺炎有三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发病迅速,传播很快,传染性极强。第二个特点,所有的病人基本上是同样的主症,发热,咳嗽,然后气喘。而且病势发展很猛,一开始仅仅是发热,咳嗽甚至还兼有一些肠胃道的症状,然后迅速进入重症期,一到重症期就是高烧、暴喘甚至有呼吸衰竭,这是一个共同的症状特点。第三个特点,发病季节是在去年也就是我们讲的己亥年,大雪、冬至之后,直到现在。

根据这三个特点,我们首先要弄清四条,哪四条呢?第一条中医学上叫什么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这是现代医学病名。中医没有这个病名,我们必须搞清中医应该称此病为什么病名?这是第一个要搞清楚的。第二条,病因是什么?第三条,病邪性质是什么?第四条,病变的部位是什么?也就是我们所讲的病机,包括病因、病性、病位,概而称为病机。所以我想就这四点做一点解释。

首先要弄清这是一个什么病?它是一个传染病,它不是一般的外感病,更不是一般的杂病,首先要明确它是传染病。传染病中医称为什么病?在《黄帝内经》的《素问 • 刺法论》中讲:“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避其毒气,天牝从来。”这段原文告诉我们这个病是个疫病,疫病就是相互传染,无论老少都是同样一个病症,就称为疫病。在明代吴又可的《温疫论》专门讲了温疫。他说“疫者,感天行之疠气也”,疫是自然界疫疠之气。“此气之来,无论老少强弱,触之者即病。”这就是讲的传染病。从这两条原文我们就可以看到,我们的古人已经认识到传染病称为疫病。所以毫无疑问这个病就是属于疫病。

它的病因是什么?病因刚才前面提到的是疫疠之气,清代的吴鞠通在《温病条辨》中说“疫者,疠气流行,多兼秽浊”,一个是疫疠之气,二个是秽浊之气。《黄帝内经》讲“避其毒气,天牝从来。”天牝是什么?就是鼻子。说明是从呼吸道传染的传染病。这不是一般的常见病,根本不是一般的外感病邪。关于病名,我们要确定它是疫病。它的病因是疫疠的毒气。

第三点就是病邪性质。关于性质我想多讲几句,因为这个病发在冬天,有人认为这是伤寒,是感受寒邪发的病,这个说法有没有道理?有道理啊,是冬天发的病,而且病人一开始确实有一点点恶寒的表现,发热恶寒似乎是伤寒,但是要明确,什么是伤寒?伤寒有广义的和狭义的,《伤寒论》是广义的,《伤寒论》中的太阳伤寒是狭义的,无论是广义和狭义,我们看看原文。《难经》讲“伤寒有五:有中风,有伤寒,有湿温,有热病,有温病。”这五个哪一个是传染病?不是。张仲景的《伤寒论》的太阳篇讲伤寒,那是讲狭义的伤寒。“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大家想想这是传染病吗?这肯定不是传染病。所以我们讲的伤寒不是传染病,这是第一个理由;第二个理由,吴又可《温疫论》曾经专门讲过“伤寒不传染,时疫多传染,伤寒邪从毛窍入,时疫邪从口鼻入。”这就说明两点:第一点我们讲的伤寒不是传染病,而疫病是传染病;第二点,伤寒邪是从外表进入的,是从体表毛窍进入的,而温邪、疫邪他是从口鼻传入的,这就明确了,疫病不能讲成伤寒,这是一个理由。再一个理由,都认为冬天的发病就是寒邪,这一点大家要明确,这里有一个非常复杂的因素,按照《黄帝内经》运气学的规律,己亥年啊,亥年是厥阴风木司天,厥阴风木之气也就是风气,是主上半年的客气变化,主要的是第三步,下半年是少阳相火之气在泉,在泉之气就是主的第六步。第六步是什么时间呢?从大雪开始,大雪、冬至、小寒、大寒,再是立春,这个阶段在去年它的客气是什么气呢?是少阳相火。客气就是干扰之气,就是异常的气候变化,也就是火热之气的干扰,当然这只是运气规律。在这种火热之气的干扰下,如果气候确实有特殊的变化,那么就容易发生疫病。《黄帝内经》中曾经专门指出,在吴鞠通的《温病条辨》也专门指出过,《黄帝内经》的《素问 • 六元正纪大论》讲厥阴司天之年终之气,“阳乃大化,蛰虫出见,流水不冰。”人们感到温暖舒服,那就是一个暖冬。“其病温厉。”就容易发生传染病。吴鞠通在《温病条辨》上面引用的原文,他改了一个字,省略了一段话,他讲:“厥阴司天之年终之气,民病温厉。”这就直接了当地告诉我们在厥阴司天这个年份,最后一步是少阳相火在泉,受火热之气的异常干扰,那就是应寒而不寒,变成一个暖冬。如果这个时候气候的反复很大,就容易发生传染病。那是不是每逢亥年就发传染病?不是,它必须根据当时的实际气候的变化。《黄帝内经》《素问 • 至真要大论》这样讲“时有常位,而气无必也。”时间是有固定的规律的,但是气候他不是绝对不变的。我从去年冬至节气前开始就密切关注气候变化,冬至节前后,气候忽冷忽热,反复无常。所以我当时就意识到很可能有传染病发生,这是《黄帝内经》运气学理论,就知道今年冬天这个传染病,不要把它做寒证看。还有一种认识,此次传染病发于武汉,武汉地区属于湿热地带。所以就认为这个病是湿温。同志们啊,湿温我们是很清楚的,温病学家早就告诉我们,湿温病的发病季节在夏秋之际,而且关于什么是湿温病,《温病条辨》下了明确的定义,它的原文是这么讲的,“头痛恶寒,身重疼痛,舌白不渴,脉弦细而濡,面色淡黄,胸闷不饥,午后身热,状若阴虚,病难速已,名曰湿温。”大家想这个是个什么病?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湿热病,它不是传染病,而且它有季节性,所以它不是疫病啦,不能跟疫病混为一谈。那么我们当前疫病究竟是什么性质呢?疫病它的病邪性质有两大类,第一类是温热类,第二类是湿热类,温热类多发于冬春季节,湿热类多发于夏秋季节。温热类的疫病基本上是从口鼻传入的,比如流感、麻疹、白喉、百日咳以及我们当前所发的肺炎,这个属于呼吸道传染。而湿热性质的疫病多是肠胃道的传染病,比如急性胃肠炎,比如霍乱,比如痢疾。在脑膜炎里头也有两种,一种流脑,一种乙脑,流脑是属于温热性质的,而乙脑就是属于湿热性质的,这一点在性质上我们要有所鉴别。这次的疫病我们应该把它的病邪性质确定为“温热浊毒”。这个浊字哪里来的呢?吴鞠通《温病条辨》讲了“疫者,疠气流行,多兼秽浊。”是秽浊之气,它是秽浊。毒字哪来呢?《黄帝内经》《素问 • 刺法论》“五疫之至,皆相染易。”“避其毒气,天牝从来。”是浊毒,是温热性质的浊毒,这就是我们对这次疫病的病邪性质的认识,这是第三点。

第四点,我们要清楚的就是病变部位,病变部位在哪儿呢?疫邪从口鼻进入,呼吸道传染,肺为呼吸出入之门户,秽浊之气由口鼻吸受,必然先伤肺气。这话不是我的话,这个话出自《吴医汇讲》,肺为呼吸出入之门户,口鼻进入疫毒之气,必然先伤肺气,毫无疑问,病位在肺。我们看看这个病的主症,开始发热,然后主症咳嗽、气喘,全是肺司呼吸所主的病,《黄帝内经》讲:“肺病者喘咳气急”,咳、喘、气急都是肺的病。但是有一个复杂的因素,我们学中医的应该知道,肺与胃经脉是相通的,肺与大肠是相互表里的,也就是说肺与胃、肺与大肠有密切的关系,因此肺有病往往也会及于胃肠,为什么?因为他们有经脉联系,《黄帝内经》《灵枢 • 经脉篇》讲:“肺手太阴之脉,起于中焦,下络大肠,还循胃口,上膈属肺。”这就说明肺与胃、与大肠直接相通,他们的网络是相通的,所以肺有病必然影响胃肠。因此在疫病的病变过程中,有一些病人确实有胃肠道的症状,比如胸闷、泛恶、欲呕,甚至于大便溏泻,但是我们要清楚其主要病位在肺,胃肠道的症状只是一个兼证而已。这几天我已经接触了30多个病人,中医肯定是要看病人的,你不了解病人的实际情况,光从书本上讲,只能是纸上谈兵,必须了解病人。我看这30多个病人中已经碰到三个危重病人,还有30多个都是一般的。但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开始发热,然后进入咳嗽,进入危重期,高烧、气喘,开始有一点点恶心、呕吐,甚至于大便溏,后面基本上就没有,这是一个症状的表现。第二个症状表现就是一开始症状并不明显,突然一变就成为重度期,只要是发热不退,立马就高烧就开始暴喘,这是第2个特点。第3个特点,所有的病人绝大多数舌上都是薄黄苔或薄黄腻苔。到了危重期,就是黄腻苔,甚至于是黄厚腻苔,这个真相已经暴露出来了,是痰热结聚,是秽浊之气阻塞。我通过这几天的病人接触就更加明确了这个疾病的病变部位,病邪性质以及传播的速度。

下面我们就把关于如何防治新型病毒性肺炎的方案,给大家具体的讲一下。新型肺炎应该分为四期,第一期是初热期,包括咳喘期,第二期是重症期,第三期是危重期,第四期就是恢复期,我们根据四期来确定治疗方案。中医治病有一个基本的原则,这是永远不能脱离的,就是辨证施治。张仲景《伤寒论》讲的很清楚,“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我们《黄帝内经》也早就明确指出了,要“审察病机”,“谨守病机,各司其属。”“勿失病机”,为什么一定要强调病机,就是告诉我们要辨证,中医是离不开辨证的,要在准确辨证的前提下才能够准确施治。

下面我们就按照辨证施治的总原则,分成了四期。

第一期初热期,分了三型,第一个证型是温邪犯肺,就是一开始,温邪犯肺的表现,发热微恶寒,注意它是微恶寒。伤寒是恶寒重发热轻,温热病是发热重恶寒轻,一开始发热往往都有38度左右,有的甚至39度,干咳,少痰,咽干,咽痛,舌红,苔薄白,脉浮或浮数,这是温邪犯表的表证现象。所以表证的时候我们要用轻清宣透的方法,而且要注意宣肺。这个时候的治法一透邪二宣肺,我们称为宣肺透邪。吴鞠通讲:“治上焦如羽,非轻不举。”治邪在上焦外感初期的病,要用轻清宣透的方法,不要用重剂,一开始用重剂那是不适合的,动不动就是麻黄,石膏,大黄,这就不合适了。必须用轻清宣透。轻清宣透什么方呢?就是桑菊饮和银翘散。如果病人先有口苦,呕逆又恶寒发热,那么这是邪犯少阳,可以合用小柴胡汤或者小柴胡汤合桑菊饮,这是可以的,因为去年冬天是少阳相火的干扰之气,这一点我们不能忘,所以小柴胡汤是可以的,可以用小柴胡汤合桑菊饮,这是第一个型的证治。

第二个证型咳嗽微喘。这个时候病人的表现是以咳嗽为主,有的发热已经解除了,有的发热不严重,重点是咳嗽兼有气喘,气喘并不明显的时候,但是有胸闷,还有咳痰,咯痰不爽,咽喉痒,当然还有兼证,比如食量差,大便不溏或者是大便溏。这个时候脉滑或者是浮滑,舌苔有薄白的也有薄黄的,这是初热期,刚刚表现以咳嗽为主症的时候,这应该是第二个阶段,治疗重点要宣肺止咳,要知道肺的特点,一个是主宣发,一个是主肃降,凡是外邪闭肺,不论是什么邪气,第一要宣,第二要降,驱邪找出路,要依据肺本身的生理特点来解决邪气的出路,所以这个时候应该宣肺止咳。因为重点是咳嗽,所以我们可以用桑贝止嗽散,也就是程钟龄的止嗽散加桑贝散,其实杏苏散也是可以用的,但是比较而言,程钟龄的止嗽散更为合适,但是止嗽散它没有平喘的作用,所以这个时候要用桑贝散。我们中医有一个一贯的原则就是治未病原则。治未病第一是未病先防,第二就是既病要防变,要防止陷邪深入,要防止它由轻变重,要防止他的病情发展,所以这个时候就要考虑咳的下一步很可能就是喘促。因此加桑贝散就是这么一个道理,桑白皮和贝母其实就是防止喘促的,不让他喘促加重。如果病人表现舌苔黄腻,胸闷,吐黄浊痰,这就说明郁热伤肺了,这是痰热壅阻肺气,痰热阻塞胸肺啊,用什么方挺合适呢?张仲景小陷胸汤是最合适的。《伤寒论》讲,“小结胸病,正在心下,按之则痛,脉浮滑者,小陷胸汤主之。”小陷胸汤是治小结胸病的啦。要知道啊,我们用方第一要针对主症,第二要针对病机,张仲景小陷胸汤,治小结胸不错,但是这个小结胸是痰热结聚在胸膈所出现的小结胸,那么现在我们这个疫病里面有痰热结聚胸膈的证型的时候,毫无疑问就要用小陷胸汤。但是用小陷胸汤有一个注意点,温病学家曾经提到过,舌苔不黄腻不黄滑者,小陷胸汤不可用。为什么这么说呢?舌苔不黄腻不黄滑,说明痰热不重就不要用小陷胸汤,所以必须在痰热很重,阻塞胸膈的时候就可以配用小陷胸汤了。这里我还要顺便说一下,小陷胸汤内有一味药是瓜蒌实,我们现在的瓜蒌实,有些药房有,有些药房没有,有些药房只有瓜蒌皮,其实瓜蒌皮是最合适的。无论是瓜蒌实也好,瓜蒌皮也好,它们的作用都是宽胸利膈化痰浊,但是它有另外一个副作用,就是吃后大便溏泻,因为它含大量的油脂,吃了以后大便溏泻,我们在用瓜蒌实、瓜蒌壳的时候,有人一开就是30克、20克,殊不知这么吃下去病人就会拉肚子,只吃了两餐,便拉四次肚子,吃了三餐,拉六次肚子,病人本来蛮好的,一下就把他拉趴下去了。我们要知道正气亏损邪气就会亢进,疾病变化的过程,它本身就是一个正邪斗争的过程,中医一贯注重扶正要固本,祛邪要扶正,扶正祛邪两者兼顾,你动不动就大砍大杀,这个病人怎么办?还不由轻变重,弄出多的病来了。所以我们用药的时候不要乱用,一定要考虑它的副作用,这是我顺便讲的多余的话,这是第二个证型。

第三个证型是邪犯胃肠型,我们在所看到的病人中有一部分病人一开始确实有恶心欲呕,大便溏等症状,因为肺与胃肠它是相互联系的,所以出现这个症状,我们只能把它作为一个兼证看。这个症状表现是纳差,大便溏,恶心欲呕,有的还腹胀,有的疲乏,有的是薄黄苔,有的是黄腻苔,这个时候要化湿浊,重点是化浊,也叫清热化浊,理气健脾,也可以讲理气运脾。用什么方呢?王孟英的王氏连朴饮,这是一个方,还有一个方是《医原》里面的藿朴夏苓汤,我想把这两个方解释一下。王氏连朴饮,黄连、厚朴是君药,里面还有一个栀子豉汤,还有法半夏,还有菖蒲和芦根,这是王氏连朴饮这个方的所有的药。栀子豉汤是治疗热扰胸膈的,但大便溏不能用栀子,《伤寒论》讲了病人大便旧微溏者,不可用栀子豉汤。这一点我们不能忘了,所以方中的栀子豉汤可以去掉。这个藿朴夏苓汤的藿香和王氏连朴饮中的菖蒲是去浊的。藿朴夏苓汤重点是化浊利湿,治疗大便溏泻,所以合用藿朴夏苓汤,王氏连朴饮和藿朴夏苓汤可以治疗胃肠这些症状,但这是一个兼证,不可多用,大便溏,恶心呕吐,一旦症状控制就不需要多用,不要一个人一吃就是10付,15付,那就不对了。因为这个新型肺炎的疫病主要病位在肺,他的发展趋势是咳嗽气喘,所以这里我们只能把它作为兼证去对待,这是初热期,辨证分型分为这三型。

第二期就是重症期,重症期后面还有一个危重期,这其实只是程度不同而已。重症期第一个型是邪热壅肺证,病人的表现,发热咳嗽,气喘口渴,胸闷,吐黄痰,脉滑数。我今天看到一个重症,就是一开始发热,只一点点咳嗽,没有控制住,立马就发生气喘、咳嗽,热势就增高,就属于重症,也就是属于邪热壅肺型。主方是麻杏石甘汤,麻杏石甘汤出自《伤寒论》,《伤寒论》讲发汗后或者下后,有的是无汗而喘,有的是汗出而喘,无大热,麻杏石甘汤主之。他讲了一个无大热,前提是汗后或者下后,张仲景麻黄、石膏的用量是个什么比重呢?麻黄用四两,石膏用半斤,我们不能看他当时的分量是多少?但是这个比例已经很清楚了,半斤就是八两啦,那就是说石膏只用到麻黄的一倍,只加一倍,二比一的分量。对于这种高热、气喘、肺炎症,这种病毒性的肺炎症,如果石膏只用到麻黄的两倍,那是解决不了这个热邪的,我本人是有经验的,而且是有长期的经验,石膏最少要用到麻黄的4倍或者5倍,就是说麻黄用5克,石膏要用到15g到25g,更甚的可以用到30克。同时还要注意麻黄,张仲景用麻黄,无论是小青龙汤、麻黄汤、麻黄附子细辛汤等等,麻黄都是先煎吹去沫,为什么要先煎去其沫呢?要去掉他的这种辛燥之气,是减少他的辛燥之气,防止病人发生虚脱,凡是虚人服用麻黄容易大汗淋漓啊。我们现在没有什么先煎去其沫,怎么办呢?就用炙麻黄,用蜂蜜炙,缓解他的辛燥之气,所以麻黄要用炙麻黄。麻杏石甘汤本身就是宣泄肺热,合桑贝散就是清肺热,化痰浊,这样进一步控制它的邪热壅肺的喘咳,这是第一种情况。第二种情况,疫毒闭肺型,疫毒闭肺我们又称为脏腑同病,也称为表里俱实证,临床表现是高热、咳嗽、吐黄痰、胸闷、气促,其中有一个更重要的症状,就是便秘和腹胀,这个时候舌苔往往是黄腻苔或者黄燥苔,脉象也是滑数。我们知道肺与大肠相表里,肺热壅盛,又兼大肠腑实里结,这不是表里同病吗?肺与大肠相表里嘛,也叫脏腑同病。这个时候光清泄肺热不够,必须通泻腑气,所以要用吴鞠通的宣白承气汤清肺通腑来解毒热,宣白承气汤出自《温病条辨》:“喘促不宁,痰涎壅滞,右寸实大,肺气不降者,宣白承气汤主之。”这个右寸实大就是指的肺脉实大,肺热壅盛,表面上是肺热壅盛,而暗中的有一个腑气不通,所以这个时候通腑就可以泄热,这叫表里同治。曾经也有人用防风通圣散的,防风通圣散没有这个合适,防风通圣散它是治表里外感证的,这里是指肺热壅盛的喘促造成腑气不通的,就用宣白承气汤。但注意宣白承气汤不可久用,为什么?大黄、瓜蒌实都是通大便的药,给人久用就会造成大便泄泻。我们治病关键是要杀病毒,控制症状,不让症状发展,解除病毒以后就不要老吃这个药,一开开个十付,别人已经拉肚子,怎么还要吃?那就不行了,要特别注意不要伤伐正气,《黄帝内经》《素问 • 五常政大论》讲过这么一个规矩:“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十去其九就够了,就不要再吃了。后面怎么办呢?“谷肉果菜,食养尽之。”为什么要这样做?“无使过之,伤其正也。”不要太过,不要伤害人的正气,不要动不动就是大黄10克,麻黄10克,瓜蒌实30克,这样会损伤正气的。我要再叮嘱一遍,服用宣白承气汤只要大便一通,喘促一降,高热一退就可以停药,这是第二种分型。

第三期是危重期,危重期就会出现内闭外脱,内闭外脱往往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阴脱,一种是阳脱,这个是一般的规律,凡是病人到生命垂危的时候,往往出现两脱。但是这里要注意它不完全是脱,还有邪闭,这是一个虚实夹杂的病证,这叫内闭外脱,一方面是热邪深重,二方面是肺部气津虚脱。内热炽盛表现神昏烦躁,胸腹灼热,因为灼热在胸腹往往手足不一定高热,他是逆冷的,这是一个反常的现象,这叫热郁在中,阳不能达,就会出现这种现象。呼吸急促者,这个时候必须扶助他呼吸,不插呼吸机,他呼吸就衰竭。舌质红绛或者是苔黄或者是苔燥,脉数或者是芤脉或者是促脉。此时,第一要固脱,第二要开闭,固脱就是固肺气,固肺津,开闭就是泄肺热。所以必须有两个方,第一个方生脉散,生脉散是李东垣的方,出自《内外伤辨惑论》,《温病条辨》吴鞠通讲:“汗多,脉散大,喘喝欲脱者,生脉散主之。”汗多,大汗淋漓,脉散大,就是大而芤的脉,喘喝欲脱不就是我们现在讲的呼吸衰竭吗?用生脉散,这是固肺气,救肺津的,这是固脱的。但是现在这个新型肺炎,热邪特别重,凡是危重期,就是高热气喘,他的高热与气喘是并进的,有的虽然没那么高热,他热邪阻于肺部,阻于胸膈,所以这个时候热邪深重,必须清热,因此要用三石汤。三石汤出自吴鞠通的《温病条辨》。我们有一个救急的方叫紫雪丹,三石汤是紫雪丹中的主药,滑石,石膏,寒水石,吴鞠通讲:“暑温蔓延三焦,邪在气分者,三石汤主之”。重点是清三焦暑热的,其实他化浊,滑石,杏仁,通草,这是化浊的,还有金银花,这是解毒的,它具有清热化浊解毒三个作用,因此我们可以用三石汤。方中滑石、石膏、寒水石的分量都要用的比较重,一般要用20克左右。如果病人出现昏迷就必须配服安宫牛黄丸。这里我要顺便说一下,上海有一个同志给我打电话,不知谁说的,说这次的新型肺炎用安宫牛黄丸可以做预防,所以大家大买安宫牛黄丸。我说这错了,安宫牛黄丸是治疗热入心包造成的昏迷不醒的病人,那是热邪已经深入了,而且产生昏迷,神志模糊了,才用安宫牛黄丸。你现在就吃安宫牛黄丸,中医有一个警句:不要引邪深入,不能引贼入室,是不是?病邪还没来,你把它引到里面去干什么?这不知是谁乱说的。所以安宫牛黄丸我们要正确使用,没有昏迷,绝不能用安宫牛黄丸。不要以为这个药比较贵,就是好药,现在老百姓有种错误的观念,药越贵就是越好的药,大家都拼命买,谁说哪个药好就买哪个药,这是不对的,不能这样做。安宫牛黄丸用的时候也要注意,大人一天一丸,小孩不能吃一丸,因为里面有一些劫伐的药,比如冰片,比如麝香,比如牛黄,这都是劫伤元气的药,要注意一点,用药不要过度。

危重期还有一个最危险的证型,就是阴竭阳脱。不论什么病,包括疫病在内,伤阴过度,热毒伤阴过极往往转化,造成阳脱。这个时候的主症手足厥冷,也可以讲手足厥逆,全身出冷汗,体温下降,最重要的是体温下降,我们用现在的检测手段,一量体温多高就知道了。历史上我们中医没有体温表的时候,就必须摸人家的手足、身体,特别是胸腹部位,才知道他体温是否下降,现在体温表一量就知道了。精神是十分的极度的萎靡,神识淡漠,舌色晦暗,脉微细。张仲景讲少阴病脉微细,有阳脱的情况。人在生命垂危的时候,往往是阴阳俱损,阴损及阳,首先有阴脱,而后造成阳脱,这是一个基本的规律。到阳脱的时候大汗淋漓,四肢厥冷,体温下降,脉象甚至看不到了,这个时候毫无疑问要温阳固脱,用参附汤加上龙骨牡蛎叫参附龙牡汤,这就是固气脱的。但是要注意不能弄错,如果尚有热邪的时候,不能用,如果是以津脱为主的不能用,这个时候一定是阳脱气脱。我们要抓住他的特点,体温下降,脉象微细,舌淡紫,这样才能用参附汤,参附龙牡汤,这是第三期危重期。

第四期就是恢复期,有的在危重期已经被治好了,或者病人没进入危重期就已经开始好了,到了恢复期,恢复期好办了。恢复期一般是两种倾向,我们知道热病最容易伤阴,疫病同样如此,无论是温热疫邪也好,湿热疫邪也好,往往都容易伤阴。温热病的后期是伤阴的,温病学家讲了“存得一份津液,便有一分生机”,“存得一份津液,便有一份生理”,这是必然的。湿热病容易导致阳衰,温病学家也讲了,这个湿热病治阳衰,不一定要用温药,要用利湿的药,防止他阳衰。这是温病学家讲的,我们对疫病也要按照这个规律去治疗他的恢复期。所以恢复期无非是两种,一种是津亏的,一种是气虚的。

津亏了,哪儿津亏呢?一个是肺,二个是胃,我们称为肺胃阴虚型,也可以讲肺胃津亏型,口干食少,疲乏,舌红少苔,当然有的还舌上干燥,这里要注意到舌色非常重要。凡是阴亏了,第一个表现就是舌红少苔,不是血虚,如果是血虚那是舌淡,或者是热邪伤人造成津亏,他是舌红少苔。温病学家叶天士曾经讲过,“温病救阴犹易,通阳最难,救阴不在血,而在津与汗。”这种病后期不是血虚,而是津亏。如果是血虚,脸色淡黄,舌淡,而这里是津亏,所以病人表现一定是舌红少苔或者是舌红而干,这一点是一定要注意的。用什么方呢?要滋养肺胃的阴,用沙参麦冬汤。这个沙参麦冬汤出自叶天士的叶氏养胃汤,所以我经常说沙参麦冬汤不是吴鞠通的,而是叶天士的,叶天士的叶氏养胃汤:沙参、麦冬、玉竹、扁豆、桑叶、甘草,六味药,吴鞠通加了一味药花粉就变成沙参麦冬汤了。我读了这些书以后,我经常讲沙参麦冬汤是叶天士的不是吴鞠通的,当然吴鞠通加了一味药,那就把名字给改了,我想应该改为加味叶氏养胃汤,当然吴鞠通已经讲沙参麦冬汤,叶天士与吴鞠通都是我们的老前辈,所以还是叫沙参麦冬汤,它就是滋养肺胃阴虚,促进饮食,解除余热,这是一个。

第二个脾肺气虚,这个病在肺,肺气虚,肺主气,但是脾为肺之母。脾者土也,肺者金也,我们要用培土生金法,补肺必先补脾,这是一个基本道理,这是我们中医一贯的原则,所以脾肺气虚,重点是补脾,然后益肺气。用什么方呢?用刘河间的黄芪四君子汤加陈皮、法夏,我们称之为黄芪六君子汤,也就是六君子加黄芪,一补脾肺二补气虚,这样就恢复得很快,这个恢复期就好办了。我们要掌握的就是一个是属于阴虚的,一个是属于气虚的。

在治疗方案里面,我们主要就拟定这么一个四期的方案,这四期的方案大概的东西,我想都应该囊括进去了,当然有些病人因为体质的差异,有些地方因为局部地理气候的关系,或者是生活习惯,或者有些人素有什么痼疾,他在病变表现过程中会有一些不同,我们要随证施治,总而言之要辨证施治。《黄帝内经》《灵枢 • 寿夭刚柔篇》讲:“人之生也,有刚有柔,有弱有强,有短有长,有阴有阳。”人的体质是有差异的,有刚柔的区别、有强弱的区别,有肥瘦的区别、有阴阳的区别,何况还有老少的区别。总之,我们要针对不同的体质,根据他不同的表现,随证施治。我们讲的这些只是一个主流的,一个梗概的东西,所以刚才讲的这些主方前面都加了两个字,推荐方,这是给大家推荐的,不是一定不移的。但是我们不论怎么办?都必须要把握这个病的病邪性质,病变部位,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病?它的趋势是什么?这一点我们是必须清楚的。

关于预防,这里出了两个预防方,一个预防方是针对虚人来的,尤其属于虚寒体质的,我想老年人,寒气重的人,素体阳气不足的人,这是实用的。大家都知道中医的理论,“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邪之所在,皆为不足。”这都是《黄帝内经》的理论,所以我们要固正气。第一个处方是针对固正气,治疗虚寒,对虚寒体质用于预防的方。第二个方就适合普通的人群,特别是幼年儿童人群是最合适的,因为它是辛凉御邪,清热解毒的一个方,就是银翘散加减的一个方,用了银花、连翘、甘草、板蓝根解毒,用了芦根、桑白皮清肺热,用了荆芥、薄荷辛凉透邪,所以它是一个清肺解毒,御邪在外的方,普遍的人都可以用。预防药分量不要重,用的时间也不需要长,3到5付即可,不要把它作为饮料去喝,不要一天都吃这个药,我们不主张大家天天吃这个药,三到五天即可。现在预防重点是要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这是关键。全方位严密隔离措施,这是切不可少的,大家要知道这个病是由口鼻传染的,这是呼吸道传染病。现在电视里天天讲,要戴口罩,要勤洗手,要隔离,不要到公共场所去,这完全是对的,大家认真做到就行了。

谢谢大家!

2020年2月5日


一、怎样保护医护人员不被感染,我们采取了以下措施:

1. 关于行政等不直接接触患者的,他们只需要提升胸阳,让阳气充足,外邪不可干; 用甘草干姜汤。

2. 对于接诊到外地返乡发热患者的医护人员, 在甘草干姜汤的基础上,再给予桂枝汤加茯苓、白术。调节阴阳平衡,去除体内湿气。

3. 感染病区长期与病人打交道的医护人员,要加强药力。在上面两个方子的基础上,

(1)给予清肺的药物:射干麻黄汤。

(2)有人咽干立即给予葛根汤加茯苓、白术;

(3)茯苓四逆汤,增强医护人员阳气体力。

二、具体治疗:

1. 体温在37.8℃以上,就给予大青龙汤,采取4---8小时不等的再服方式。大青龙汤:麻黄30,杏仁15,炙甘草15,生石膏20---50,桂枝15,生姜3片,红枣10个。
此方是急性呼吸道传染性瘟疫流行的首选方:麻黄宣肺,肺主皮毛,麻黄可保证肺气与皮肤毛孔的通道畅通;杏仁补充心肺的津液,石膏凉肺护肺,不让肺被灼闷伤,桂姜枣加强胃气,炙甘草缓和心脏跳动速度。心脏有问题者禁用麻黄!!!改用荆芥15、防风15、葱白9根替代!!!

2. 如果在37.8℃以下就给予葛根汤加茯苓、白术。
葛根30,麻黄15,桂枝15,白芍15,炙甘草15,生姜3片,红枣60。

3. 如果胸部影像学没有改变,就加用射干麻黄汤,预防及阻止肺内水饮产生;也就是现在医学所说肺内炎症渗出的导致肺水肿,肺内炎症侵润。
射干麻黄汤:射干15,紫苑15,冬花15,麻黄15,细辛15,五味子25,生半夏25,生姜3片,红枣60

4. 如果入院时就有胸部影像学改变,就立即给予泽漆汤及茯苓四逆汤。这个时候再用射干麻黄汤力量就不足了,用泽漆汤强力去除肺内水饮、痰饮;同时还要加强心脏的力量提振阳气,给予茯苓四逆汤。
茯苓15,炙甘草15,干姜15,红参15,生附子10,泽漆15,半夏25,紫参25,白前25,黄芩15,桂枝15,生姜3片

5. 如果病人咳嗽声音重浊,其实就是大气管出现了痰饮,就加用千金苇茎汤:芦根15,桃仁10,冬瓜子10,薏苡仁30—50

6. 如果病人出现刺激性干咳,就是隔间有水饮产生,加用苓甘五味姜辛半夏杏仁汤。
茯苓20,炙甘草 15,五味子25,干姜15,细辛15,半夏25,杏仁15

7. 如果病人有上热下寒的情况出现,就适当加用炮附子温下焦,当肾阳充足时才能够很好的纳气。

8. 当病人有恶心时,就是疾病已经进入少阳,给予小柴胡汤加减。
柴胡25,黄芩15,炙甘草15,半夏25,党参15,生姜3片,红枣60(疾病的早期杨老师就发现会出现三阳并病)。
说明:以上这些是基本思路和用法,具体病情还要酌情加减,不可原版套用, 使用时一定要遵医嘱,请勿自行服用。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所致肺炎属于中医里的“瘟疫”、“疫病”、“天行”。

一、初期(起病初期、表证明显阶段)

1、葛根汤(葛根、麻黄、桂枝、白芍、甘草、生姜、大枣):适用于发热初起,无汗、恶寒、头痛、身体疼痛者。有热像者加生石膏。
2、柴葛解肌汤(柴胡、生葛根、生甘草、 黄芩、生白芍、羌活、白芷、桔梗生石膏、生姜、大枣)适用于恶寒汗不畅、身体酸痛、高热持续不退、头痛剧烈、鼻干眼眶痛、渴饮口干黏,胸胁苦闷、心烦不眠、恶心纳呆,舌苔薄黄或薄白,脉浮弦数而有力。
3、大青龙汤(麻黄、桂枝、杏仁、甘草、生石膏、生姜、大枣):适用于发热、恶寒、无汗而烦躁、脉有力、体格壮实者。
4、小柴升降散(柴胡、黄芩、半夏、人参、甘草、蝉蜕、炒僵蚕、川姜黄、酒大黄、生姜):适用于发热、恶寒、大便干,舌红、苔白厚腻者。
5、小柴三仁汤(柴胡、黄芩、半夏、人参、杏仁、白豆蔻、薏苡仁、竹叶、六一散):适用于发热、咳嗽而见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心烦喜呕、默默不欲饮食,苔白腻润。
6、柴胡桂枝汤(柴胡、黄芩、半夏、人参、甘草、生姜、大枣、白芍、桂枝):适用于虚弱人群的发热、食欲不振、恶心呕吐、身体疼痛或皮疹者。
7、麻附辛合桂枝汤(麻黄、附子、细辛、桂枝、炒白芍、甘草、生姜、大枣):适用于极度疲劳及畏寒,面色晦暗、舌淡脉无力者。

二、中期(发病中期、表证已不明显,肺系病候明显)

1、麻杏石甘汤(麻黄、杏仁、生石膏、甘草)适用于咳嗽、气急,气喘汗出、口渴烦躁,痰涕粘稠,唇红者。
2、小青龙汤(干姜、细辛、五味子、桂枝、白芍、麻黄、半夏、甘草):适用于咳喘、鼻鸣,痰液、涕多而清稀如水,口不干渴者。有郁热者加石膏。
3、厚朴麻黄汤(厚朴、麻黄、生石膏、杏仁、姜半夏、北五味子、小麦、干姜、北细辛)适用于治疗咳喘、胸闷气急、烦渴汗出、喉中痰鸣,苔腻、脉浮者。本方证常有受凉后引发的病史,常兼见有恶寒、头痛、脉浮等表证。因胶痰伏饮蕴膈,故常有明显的胸闷。饮郁不畅常有浮热烦渴,咳嗽气急喘憋辄汗出,特别是夜间喘剧导致虚汗多,痰粘难吐,胸部憋闷异常。
4、柴胡达原饮(柴胡、黄芩、半夏、人参、甘草、知母、厚朴、白芍、草果、槟榔):适用于发热迁延不退、咳而胸胁苦满、舌苔厚腻粉积者
5、甘露消毒丹(滑石、黄芩、茵陈、石菖蒲、川贝母或浙贝母、木通、广藿香、连翘、白蔻仁、薄荷、射干)适用发热倦怠,肢体酸楚,咳嗽胸闷、咽痛,口渴不饮,腹胀,小便短赤,大便稀或粘,舌苔白或厚腻或干黄,脉濡数或滑数者。
6、蒿芩清胆汤(青蒿、黄芩、枳壳、竹茹、陈皮、半夏、茯苓、碧玉散(滑石、甘草、青黛)。)适用于发热迁延反复,寒热如疟,寒轻热重,咳嗽胸闷胁胀,痰液色黄,口苦吐酸,或呕黄涎而黏,尿黄赤短,舌红苔白腻,间见杂色,脉数而右滑左弦者。
7、小陷胸汤(黄连、半夏、瓜蒌):适用于胸闷痛、吐黄痰、便秘、上腹部按痛、脉浮滑者。
8、凉膈散(大黄、芒硝、甘草、栀子、黄芩、连翘、薄荷):适用于胸膈烦燥、便秘、舌红苔黄、脉滑数者。
三、后期(进入恢复期,病候微、正气未复)
1、竹叶石膏汤(竹叶、石膏、半夏、麦门冬、人参、甘草、粳米):适用于疫肺后期,低热持续或已经退热,其人虚羸少气、气逆欲吐者。
2、白虎加人参汤(生石膏、知母、甘草、粳米、人参或西洋参):适用于恶热、口渴、多汗、乏力,苔薄者。
3、麦门冬汤(麦门冬,姜半夏,人参,生甘草,粳米,红枣)适用于咳嗽气短、痰少纳差、口干舌燥,大便秘结,舌不胖苔薄而羸瘦者。可加沙参、百合、石斛、生麦芽。
4、炙甘草汤(生甘草、桂枝、生地黄、人参、麦冬、阿胶、火麻仁、生姜、大枣):适用于消瘦肤枯、短气胸闷、咳嗽声嘶、心动悸、脉结代者。
四、重症(进入极期,或发生并发症)
1、大陷胸丸(大黄、杏仁、葶苈子、芒硝)适用于以阵发性呼吸短促,气急胸闷张口呼吸,喉中痰鸣,白粘痰液,两手捶胸,胸腹拒按,烦躁不安,口唇紫绀等急性呼吸衰竭者。
2、大陷胸汤(大黄、芒硝、甘遂)适用于咳嗽短气烦躁,胸闷胸痛,心下疼痛拒按,大便秘结,舌红苔黄腻,脉沉有力。疫肺伴有渗出性胸膜炎者。
3、宣白承气汤( 生石膏、杏仁、生大黄(后下)全瓜蒌、生甘草)适用于高热不退,剧咳频嗽,痰少,喘促短气,躁扰不安。舌红苔黄或腻,脉弦数。
4、木防己汤(粉防己、生石膏、桂枝、人参)适用于面色黧黑、面目虚浮或肢体浮肿,呼吸急促、喘息胸闷,心下痞坚,渴饮而小便不利,其脉沉紧等心肺功能衰竭者。胸闷喘息、咳吐痰涎者,合葶苈大枣泻肺汤;咳吐黄粘痰、大便偏干者,合小陷胸汤;若木防己汤取效后病情反复,且体格不弱者去石膏,加茯苓、芒硝即木防己去石膏加茯苓芒硝汤。
5、生脉散(人参、麦冬、五味子)适用于以脉弱、多汗、气短、头昏眼花者。
6、四逆加人参汤(附子、干姜、甘草、人参):适用于脉微欲绝、四肢厥逆而恶寒、腹泻不止、腹胀满者。
7、参附汤(高丽参、制附片)适用于神识昏蒙、淡漠,口唇爪甲紫暗,呼吸浅促,咯粉红色血水,四肢厥冷,汗出,尿少。舌暗淡,脉沉细数的休克患者。
说明事项
临床病情表现多样,方证表现类型纷繁,总之,以方证相应为原则,有是证,用是方。 根据历代医家治疗热病经验,考虑到疫肺的病势特点,临症还须注意:
1、疫肺病情转变迅速,走马看伤寒,需要及时应对,常有每天数次变方者。
2、病情复杂,可采用数方相合或数方分组先后服用的投药方式。
3、病情危重,需要加大用量,每日连进数剂,保持有效血药浓度。

流感、类似流感的初期(起病头1~3天内)
一、不论体格胖瘦壮弱,察看舌头,舌头偏胖、舌苔白厚腻、舌面润的,平时湿气重,寒湿重的体质者,用小柴胡汤合三仁汤。处方组成:柴胡15~30g、黄芩10g、制半夏10~15g、南沙参15g、生甘草5g、杏仁10g、白豆蔻10g、生薏米15g、厚朴10g、通草10g、滑石10g(包煎)、淡竹叶10 g、生姜3片,水煎两次,分两次服。
1、无汗、咳嗽、胸闷的,加麻黄5~10g,如有中度或以上的发热,还需加生石膏粉20~30g(先煎20分钟);
2、头痛恶寒、身重疼痛明显,加香薷、广藿香;
3、舌苔黄白、厚腻明显,加草果、青蒿。

方药获取不便也推荐大家用些中成药制剂,如麻黄剂的麻杏石甘颗粒、小儿麻甘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麻杏止咳片,柴胡剂的小柴胡汤颗粒、柴胡桂枝汤颗粒、午时茶颗粒,以及保和丸等,早期并对症使用有一些治疗效果,选用时请遵说明。

仝小林武汉抗疫
1、武汉十二月即阴雨绵绵,又值冬季,虽为暖冬,毕竟寒湿。进入一月,阴雨连绵半月有余。寒湿困脾,胜湿、燥湿、化湿、渗湿,不宜峻利,容脾慢启。寒湿阻肺,肺气郁闭而发热,发表散寒、宣肺泻肺,热则自退。发热者,舌多不红不绛,苔不黄不燥者,即使发热,哪有肺热?过早过多寒凉,戕伐脾胃,体湿已重,再大量输液,加重脾湿。病益深重,徒伤阳气而已,終成偾事。SARS热毒为盛,体强者抗争,肺络反伤,年轻人气短尤甚,老年反轻。新冠肺炎寒湿为因,体弱气虚为本,死者多为老年。故治疗要始终护阳扶阳

2、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由寒湿之疫邪引起,病性上属于阴病,是以伤阳为主线。所以在治法上,一定是针对寒和湿。具体来说,因为寒邪被湿邪所抑遏,治疗寒邪,要温散、透邪,用辛温解表之法。治疗湿邪,要芳香避秽化浊。这是一个大的原则、减少不必要输液。寒湿者,舌体偏胖大,有齿痕,厚腻苔,甚至腐苔,反映湿邪很重,此类患者初起阶段尽量采用中医药治疗,减少不必要的输液。湿邪缠绵难愈,过度输液会加重寒湿。

仝小林武汉抗疫方(供职业中医师处方参考)
生麻黄6g,生石膏15g,杏仁9g,羌活15g,葶苈子15g,贯众15g、地龙15g、徐长卿15g,藿香15g,佩兰9g,苍术15g,云苓45g,生白术30g,焦三仙各9g,厚朴15g,焦槟榔9g,煨草果9g,生姜15g。
治法:宣肺透邪,解毒通络,避秽化浊,健脾除湿。
加减法:
恶寒发热、背痛、体痛者,加桂枝9~30g;恶寒重、无汗、体温39度以上,重用麻黄9~15g,加芦根30~120g,生石膏30~90g,知母15~30g;往来寒热加柴胡15~30g,黄芩15~30g;乏力明显加黄芪15~30g、人参6~9g(若无人参,党参9~30g)。
咽痛加桔梗9g,连翘15g;干咳重加百部15~30g,蝉蜕9g,藏青果9g,苏子9g;喘憋加炙紫苑15~30g,炙冬花15~30g,炙杷叶15~30g,葶苈子加至30g;咳血加仙鹤草30g,紫草15g,三七粉3g(冲服)。
痰多色黄或咳痰不畅,加瓜蒌仁30g,黄芩15g,鱼腥草30g,连翘30g,板蓝根30g。
纳呆重,加莱菔子9~15g,陈皮15g;呕恶重,加半夏9~15g,黄连3g,苏叶9g,生姜加至30g。
腹泻,加黄连6~9g,生姜加至30g,重用云苓至60~90g。
便秘,加枳实10~15g,生大黄6~15g。
舌红或干,加莲子心6g,麦冬30~90g。
舌绛红加生地30g,赤芍15~30g。
四肢逆冷、汗多、气促,或神昏,舌淡暗或紫暗,脉细数,加人参9~15g,淡附片9~30g,山萸肉30~90g,干姜15~30g,桃仁9~15g,三七3~9g。
服法:日1剂,水煎服,日3次,早中晚各一次,饭前服用。

https://mp.weixin.qq.com/s/AST0jzyODB-rvpTqX0FUaA





上一篇:新冠肺炎和SARS肺炎的血象特点及症状区别 讲座
下一篇:六经辨证治肺炎

0

主题

0

好友

1

听众

经方大学生

Rank: 5Rank: 5

积分
1790
发表于 2020-2-9 16: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21

好友

32

听众

经方博士生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008
发表于 2020-2-9 17: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发的帖子,提供了有力的辩证思维。很有意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

好友

2

听众

经方高中生

Rank: 4

积分
1035
发表于 2020-2-9 19: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治好了几个?是不是所有型都有接触和治疗?如果不是,那就是纯粹的纸上谈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听众

经方新手

Rank: 1

积分
58
发表于 2020-2-9 22: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熊老13岁学习 16岁看病  二十多岁名满县城每天百十号人  三十多岁考到湖南中医药大学从一个村医一步到了大学教授  老先生边教书边临床了又四十多年  熊老在农村的五六十年代   什么传染病  重病  没见过  经验不可谓不丰富   熊老内经 伤寒  温病 各家学说都是倒背如流   理论基础好  临床又丰富经验的国医大师  像熊老这样的为数不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0

好友

6

听众

经方高中生

Rank: 4

积分
1446
发表于 2020-2-10 00: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温病的很多理论,看到就来气。没有一点儿逻辑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6

好友

14

听众

经方硕士生

Rank: 6Rank: 6

积分
5829
发表于 2020-2-10 02: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本帖最后由 小魚仙子 于 2020-2-10 02:13 编辑
无量山人 发表于 2020-2-9 17:20
谢谢楼主发的帖子,提供了有力的辩证思维。很有意义。

熊継柏談冠狀肺炎,紋理分明,合理推斷。
撥開了一些迷霧,還有一些迷霧,遮住眼⋯⋯



DDBAFA55-E2D4-40F8-BE32-93675CEDAD6C.jpe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21

好友

32

听众

经方博士生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008
发表于 2020-2-10 07:54:2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小魚仙子 发表于 2020-2-10 02:04
熊継柏談冠狀肺炎,紋理分明,合理推斷。
撥開了一些迷霧,還有一些迷霧,遮住眼⋯⋯

说的是,我们继续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听众

经方新手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20-2-10 10: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不用十枣汤或控涎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好友

0

听众

经方小学生

Rank: 2

积分
270
发表于 2020-2-10 15:5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淫邪气都没有弄清楚,纸上谈兵而已,
不管怎么样,疗效,病案来说服大家。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6

好友

14

听众

经方硕士生

Rank: 6Rank: 6

积分
5829
发表于 2020-2-10 19: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无量山人 发表于 2020-2-10 07:54
说的是,我们继续关注。

網上很多資料,層層疊疊。
看得頭暈眼花,心亂如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21

好友

32

听众

经方博士生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008
发表于 2020-2-10 21: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小魚仙子 发表于 2020-2-10 19:05
網上很多資料,層層疊疊。
看得頭暈眼花,心亂如麻⋯⋯

不要急,慢慢地耐心地能看多少看多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1

好友

1

听众

经方高中生

Rank: 4

积分
1126
发表于 2020-2-15 09: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同为五运六气分析,我与他的分析不同,我认为此疫为寒邪,在肺大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4

主题

66

好友

86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纯青经方焰 继开铸精诚

Rank: 6Rank: 6

积分
8412
发表于 2020-2-15 10: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vnqtd 发表于 2020-2-15 09:12
同为五运六气分析,我与他的分析不同,我认为此疫为寒邪,在肺大肠。

  我支持你的观点:
  2019年已亥年,11月22日至1月21日,司天:厥阴风木。客气:少阳相火。主运:太阴湿土,不及主气:太阳寒水。在泉:少阳相火。

  新冠病毒疫情起于2019年岁末,世卫组织最新命名也是“COVID-19”,武汉主疫区此冬也是阴雨连绵,染病的主要对象也是“老胖阳衰”之人,患者舌象也是舌质淡胖苔白厚腻。

  这也是仝师的观点:
  病性上属于阴病。
  《黄帝内经》讲“察色按脉,先别阴阳”,阳病、阴病的性质、发展和转归是完全不同的。若为温疫或湿瘟,病性上属于阳病,结局是伤阴,是以伤阴为主线。
  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由寒湿之疫邪引起,病性上属于阴病,是以伤阳为主线。所以在治法上,一定是针对寒和湿。具体来说,因为寒邪被湿邪所抑遏,治疗寒邪,要温散、透邪,用辛温解表之法。治疗湿邪,要芳香避秽化浊。这是一个大的原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1

好友

1

听众

经方高中生

Rank: 4

积分
1126
发表于 2020-2-15 11: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梦回杏林 发表于 2020-2-15 10:13
  我支持你的观点:

  新冠病毒疫情起于2019年岁末,世卫组织最新命名也是“COVID-19”,武汉主疫区 ...

我没有第一手病机资料(脉或知热感度),现在得到的所有信息,纷繁复杂。在一线的武汉张胜兵医生,团队治愈有三千人了,但他说的令我困惑,主病机有寒,有热,并开出三十个处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4

主题

66

好友

86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纯青经方焰 继开铸精诚

Rank: 6Rank: 6

积分
8412
发表于 2020-2-15 18:26:4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vnqtd 发表于 2020-2-15 11:06
我没有第一手病机资料(脉或知热感度),现在得到的所有信息,纷繁复杂。在一线的武汉张胜兵医生,团队治 ...

  主疫区的气温、湿度等地理气候环境与其它地区有差异,主要证候有一定的差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6

好友

14

听众

经方硕士生

Rank: 6Rank: 6

积分
5829
发表于 2020-2-16 19: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无量山人 发表于 2020-2-10 21:41
不要急,慢慢地耐心地能看多少看多少。

好吧,仙子慢慢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21

好友

32

听众

经方博士生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008
发表于 2020-2-16 22: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小魚仙子 发表于 2020-2-16 19:46
好吧,仙子慢慢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21

好友

32

听众

经方博士生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008
发表于 2020-2-16 22:00:5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小魚仙子 发表于 2020-2-16 19:46
好吧,仙子慢慢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21

好友

32

听众

经方博士生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008
发表于 2020-2-16 22: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小魚仙子 发表于 2020-2-16 19:46
好吧,仙子慢慢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82

主题

8

好友

29

听众

经方硕士生

Rank: 6Rank: 6

积分
7851
 楼主 发表于 2020-3-4 14:43:0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大承气汤  新冠肺炎治疗中的中医方法


3月4日上午,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4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经医护人员精心诊治和护理,专家组评估,认为符合国家卫生健康委最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解除隔离和出院标准,于当日出院。

当日出院的4例病例年龄都偏大,分别为65、66、70、80岁,其中80岁病例是危重病例,曾经接受插管、呼吸机治疗,但经过医护人员的合力救治和细心照料,病情逐步平稳。当天痊愈出院的其他3名患者,1名是重症患者,2名是轻症患者。

当被问及在对重症和危重症病人的救治过程中,有没有用到中医的方法?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瑞金医院急诊科主任毛恩强对此表示,对于这些病人,都用到了中医的方法。

“其实,中医和西医不矛盾,上海的病人大概90%都接受了中药的一些治疗。”他进一步解释称,这种治疗主要是在中药方子的基础之上,根据不同病人和病人的不同阶段,由中医专家进行必要的施治,用的最多的是大承气汤,“上海在救治过程中,中西医结合得非常好,相互弥补。”

据医务人员介绍,大承气汤是中药名方剂,具有峻下热结之功效。由于新冠病毒在患者消化道也存在,患者住院治疗时缺少运动,大承气汤在病房的运用可促进患者排便排毒。具体成分为大黄(12克)、厚朴(24克)、 枳实(12克)、 芒硝(9克)。
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曙光医院中医专家徐贵华透露,前期公卫中心中医专家在使用大承气汤灌肠治疗重症病人腹胀、大便不通并取得良好效果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入益气健脾养阴的中药,并使用鼻饲的方法,已有2个采用这种方法干预的病人CD4和淋巴细胞计数上升明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82

主题

8

好友

29

听众

经方硕士生

Rank: 6Rank: 6

积分
7851
 楼主 发表于 2020-3-15 20: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清肺排毒汤解读

青医姑娘
在最新一版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第六版)中,中医治疗方法中添加了基本治疗方“清肺排毒汤”。

2020年1月27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山西,河北,黑龙江,陕西四省开展了“清肺排毒汤”的临床疗效观察,到2月5号,救治的确诊病例达到了214例,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2月6号,开始全国推广使用。

该方的主要药物组成是“麻黄9g、炙甘草6g、杏仁9g、生石膏15~ 30g (先煎)、桂枝9g 、泽泻9g 、猪苓9g、白术9g、茯苓15g、柴胡16g、 黄芩6g 、姜半夏9g、生姜9g、紫菀9g 、冬花9g、 射干9g、细辛6g、山药12g、枳实6g 、陈皮6g、藿香9g”

服用方法:传统中药饮片,水煎服。每天一付,早晚两次(饭后四十分钟),温服,三付一个疗程。如有条件,每次服完药可加服大米汤半碗,舌干津液亏虚者可多服至一碗。(注:如患者不发热则生石膏的用量要小,发热或壮热可加大生石膏用量)。若症状好转而未痊愈则服用第二个疗程,若患者有特殊情况或其他基础病,第二疗程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修改处方,症状消失则停药。

本次新冠肺炎主要是属于寒湿邪气,从它的邪气性质以及发病特征来看是属于伤寒的范畴,而非很多人讲的温病,温病中当然也有伏寒化热,但是此次疾病刚开始的时候,有明显的外感表证,恶寒,发热,且无明显的伤阴表现,所以当从伤寒论治。

清肺排毒汤中的组方均来源于张仲景,大部分来自《伤寒论》,射干麻黄汤源自于仲景的《金匮要略》。从伤寒的六经辩证来看,新感患者部分有明显的太阳伤寒的症状:全身酸痛,恶寒发热,无汗,喘。所以在此方中加入了麻杏石甘汤,并用麻黄与桂枝辛温驱散表邪,开肺气之闭郁,同时麻黄和杏仁降气平喘。重用石膏,应对寒邪入里化热的邪热壅肺证,患者此证会出现口渴,咳喘,脉滑数,身大热等,并且防止轻症患者郁而化热,既病防变。部分新感患者只有很短的太阳表证或者根本没有表现,传变很快,所以加上小柴胡汤,解少阳枢机的邪气,防止邪传阳明,也是既病防变的思想,同时疏利三焦气机。针对邪传阳明迅速的患者,可在清肺排毒汤的基础上随证进行加减。

由于本次邪气属寒湿之邪,很多患者的舌苔都非常厚腻,有的甚至已经由白发黄,郁而化热,针对这种粘滞难除的湿邪采用的是五苓散,清利水湿,同时方中的白术,茯苓兼健脾来缓解患者的乏力,张仲景主张“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所以方中也离不开辛温的桂枝,同时帮助膀胱化气,与《伤寒论》的苓桂术甘汤有异曲同工之妙,五苓散的应用还蕴藏着“欲升先降”的思想,导浊后才能更好的清宣邪气。同时与还应用了《金匮要略》中的射干麻黄汤,用来温肺化饮,下气去痰。

小柴胡汤,射干麻黄汤,五苓散,麻杏石甘汤这四首经方共同组成了“清肺排毒汤”,在这些方子的基础上,几位老中医组方时,去掉了人参,大枣,甘草和五味子这些补气敛肺的中药,唯恐留恋邪气。并加上了陈皮,霍香,枳实,山药,其中陈皮,枳实皆下气调中化痰,防止肺胃之气上逆 。同时陈皮与半夏组成了著名的化痰剂“二陈丸”,可以说,几位老先生在探讨此方时考虑非常周密。霍香,清轻芳香,醒脾化湿,叶天士谓此药“禀天初春之木气”“气味俱升”,升降相因,为温病学家常用芳香化湿之药。最后一味山药,建中补虚,《神农本草经》谓“主伤中,补虚羸,除寒热邪气,补中益力气”。

在方后更是注明了详细的服用方法,更是提出了药后饮粥的方法,在《伤寒论》中桂枝汤后注明“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借热粥的散寒养胃之力,温养培补中气,三物白散中亦注明“利后不止,进冷粥一杯”,用冷粥来抑制巴豆的辛热药力。《黄帝内经》记载“浆粥入胃,泄注止,则虚者活”。本方注明的大米汤更是一味中药,大米即粳米,能培土和中,生津止渴,利水通热,是药后和中生津的佳品,与方中的山药有异曲同工之妙。本方从药物到服用方法,无不提现仲景思想。

“清肺排毒汤”全方21味药,整体攻补兼施,生降相因,寒热并用,宣清导浊,思虑周密,谨遵仲景六经辩证,突出了被誉为“经方之祖”《伤寒论》的重要指导作用,更突出了中医在瘟疫治疗中无可替代的重要性。

在实际的临床应用中,有效率高达93%以上。对于轻中症患者,基本应用原方治疗,重症患者则以此为基础方,对证加减。现此方已经在全国全面推广,并且依据此方已经生产出了各种颗粒制剂或者片剂,除我国国人确诊病历大范围使用以外,还为海外华人提供该颗粒制剂。

除了“清肺排毒汤”,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研制的“肺炎一号方”在全省的应用中,更是做到了临床试用50人,经一周观察后,全部患者体温恢复正常,无一例患者转重症的奇迹。

中医在此次疫情中提现出了它的兼容性,广泛性,有效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现代医学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中医用小小的草药拯救了我们这个民族,辉煌灿烂的中医文化是我们炎黄子孙的文化宝库,我们这一辈人一定要守护好这个文化,能够传承下去,并不断创新,让中医真正的造福每一个中华儿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82

主题

8

好友

29

听众

经方硕士生

Rank: 6Rank: 6

积分
7851
 楼主 发表于 2020-3-17 18:42:4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院士大咖推荐抗疫“三药三方”


2020/0317/694fe3a0j00q7bt8r00goc000hs0466c.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82

主题

8

好友

29

听众

经方硕士生

Rank: 6Rank: 6

积分
7851
 楼主 发表于 2020-5-15 18: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本帖最后由 tong162305 于 2020-5-15 18:17 编辑


连花清瘟的故事


强烈推荐大家读读下面这篇文章,前半部分可以叫“终南山与连花清瘟不得不说的故事”,后半部分可以叫“以岭药业创始人的五条虫发家史”,干货多多,相当精彩,呵呵![酷]
新加坡卫生科学局就连花清瘟胶囊发出提醒 —— 连花清瘟胶囊在新加坡的注册性质为【缓解伤风和感冒症状的中成药】,属于【受当局管制的辅助保健品】,顺利注册并【不代表该药获准用于治疗或缓解冠状病毒疾病症状】~



沙士没赶上,赶上新冠了 。


十七年前写非典日记的是柴静,十七年后写新冠日记的是方方,站在阳台上喊假的也是一群女人。所以梁晓声说:一个民族如果没有出息,不是因为女人在数量上太多,而是因为男人在质量上太劣。—— 梁晓声《润心集》 ​​​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4

主题

66

好友

86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纯青经方焰 继开铸精诚

Rank: 6Rank: 6

积分
8412
发表于 2020-5-16 07:24:2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轉載】熊继柏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既然连花清瘟可以作为保健品用,那得了新冠疾病就不能吃保健品了?
  我们治病的药,有人当成保健品来吃,认知思维上的的差别也够大的。

  现代人“风痰瘀毒”深重,“癥瘤络痹”之证流行,性善“搜剔疏逐”的虫类药大有用武之地。
  《金匮要略》{虚劳血痹篇}中的经方[大黄蟅虫丸],既便宜又好用,适用的疾病谱非常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经方医学论坛 ( 苏ICP备05020114号|网站地图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9-30 17:54 , Processed in 0.483847 second(s), 8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4-2019 hhjfs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