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方证 药证 体质
查看: 2031|回复: 3

答访:防治新冠肺炎,中医应发挥怎样的积极作用?

[复制链接]

864

主题

218

好友

769

听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512
发表于 2020-1-31 18: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李小荣 于 2020-1-31 18:26 编辑

答访:防治新冠肺炎,中医应发挥怎样的积极作用?

脉景医学部:面对新型肺炎,中医还可以有哪些积极举措,以及个人该如何应对这场疫情。


黄煌教授专访(上)

问题1:
请问在当今抗击新型肺炎的斗争中,中医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有哪些可以推荐的中成药?

黄煌教授:我还是那句话:“受本难知,发则可辨,因发知受”,中医是说不清是感染了什么病毒,但是知道如何去解决病人的痛苦。

根据网上信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I科主任陈国忠教授介绍,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临床病例中,患者就诊时并无发烧、咳嗽等呼吸系统典型症状,
  • 以消化系统症状为首发表现:如轻度纳差、乏力、精神差、恶心呕吐、腹泻等;
  • 以神经系统症状为首发表现:如头痛;
  • 以心血管系统症状为首发表现:如心慌、胸闷等;
  • 以眼科症状为首发表现:如结膜炎;
  • 仅有轻度四肢或腰背部肌肉酸痛。


以上症状和体征的出现,可以按照中医“有是证,用是方”的原则,分别选用对证的经典处方。处方是现成的,大部分在《伤寒论》中,还有的在后世医家的书里。

千百年来沿用至今的好方多的是,比如小柴胡汤、麻黄汤、大青龙汤、葛根汤、麻黄附子细辛汤、麻杏石甘汤、防风通圣散、甘露消毒丹、清瘟败毒饮、藿香正气散等,有的是汤剂,需要中医师配制,有的是中成药,药店有售。
按传统经验,在治疗发热性疾病中,汤药疗效更好。

如果是疾病的极期,在生死存亡之际,中医也有相应的对证方药,如清热的白虎汤,攻下的大承气汤、回阳的四逆汤、凉血的牛角地黄汤、清热解毒的清瘟败毒饮、芳香开窍的安宫牛黄丸等等。

这些方及其应用经验都凝聚了中华民族的临床经验,可以利用。就是看临床医生能不能用,会用不会用,敢用不敢用了。

问题2:
作为中医,如何看待最近新型肺炎病例在不断增加的情况?

黄煌教授:截止1月29日15时,全国累计报告确诊病例6042例,而1月20日仅仅是291例。病例是在不断增加。这种趋势是由新型冠状病毒这种病原体有关的。严厉的隔离措施依然是第一位的。

目前全国各地上上下下都在搞防控,但对可能出现的继续扩大的疫情,我们应该要有准备。对我们中医界来说,应该密切关注当前疫情进展形势,学习新型肺炎的防治知识,并温习伤寒温病医学文献,熟悉相关经典配方的方证和应用要点,以便应对突如其来出现的临床挑战。

问题3:
感染同样的病毒,患有同样的疾病,为什么有的人重,有的人轻?中医如何处方?

黄煌教授:清代医学著作《医宗金鉴》上有一段话:“六气之邪,感人虽同,人受之而生病各异者,何也?盖以人之形有厚薄,气有盛衰, 脏有寒热, 所受之邪,每从其人之脏气而化,故生病各异也。是以或从虚化,或从实化,或从寒化,或从热化。譬诸水火, 水盛则火灭, 火盛则水耗。”这就提示中医治病必须强调个体化用药。

都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患者,临床表现可能是不一致的,愈合转归也不可能一致。如何针对个体化用药?这就是需要遵循“有是证用是方”的原则,有麻黄汤证就要用麻黄汤,出现白虎汤证,就要用白虎汤。前人留下的许多经方方证,就是处理许多临床复杂问题总结出的模式,是个体化治疗的经验结晶。

根据以往治疗感冒发热的经验,同一种感冒发热,类型很多,不同的季节,不同的群体,出现的类型也不一样。

就如感冒初期:
  • 体质强壮不易出汗的,可能用麻黄汤、大青龙汤的比较多;
  • 体质较好,平时多汗,发病后咽喉红痛的,可能用柴胡黄芩的方比较多,如小柴胡汤、黄芩汤等;
  • 有的感冒发热,初起没有呼吸道症状,只是极度疲劳、恶寒无汗,而脉象沉的,通常用麻黄附子细辛汤;
  • 还有的是头痛鼻塞的,可能葛根汤就不错。


所以,治疗感冒其实不容易,有很多方,绝对不是靠喝板蓝根就能解决问题。至于到疾病的中期后期,就更为复杂了。

有学者认为,《伤寒论》这本书所治疗的病,就是一种死亡率很高的传染病,一种如西班牙流感同样的病毒性疾病。所以如何处方,是个专业性技术性极强的工作。

问题4:
面对疫情,您认为广大民众应该用什么心态,做好什么准备?

黄煌教授:从中医的角度,我认为首先不必过于恐慌。

人类历史上已经出现过无数次的疫情,近百年来就有许多大家熟悉的名称,如1918年流行全球的西班牙流感,1976年和1979年肆虐非洲的埃博拉病毒,还有2003年大家熟悉的SARS。这些灾难都过去了!要相信现代人类的智慧,相信我国政府的能力和民众的智慧,我们一定能战胜今天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而且从历史的经验看,中医就是在历次瘟疫的治疗中成长起来的,其中许多成熟的经验可以为今天的抗击新型肺炎提供支持。其次,还是应该相信隔离这一最有效的防控措施。

再有,中医的许多预防措施也可以使用,比如熏香、清洁环境、食用大蒜等食物,甚至口服一些药物来调整体质,也是积极的。这都是前人留下的生活经验,不依赖,但也不排斥。有总比没有好。

问题5:
在没法出去锻炼时怎么增加自身免疫力?板蓝根、醋等相关药物可预防吗?

黄煌教授:增加抵抗力,并不一定靠锻炼。

我认为,不要乱用药,也不要拼命运动,大汗淋漓后抵抗力反而下降。吃好睡好心情好,体力就不会差。熏醋、服板蓝根等,这是国人预防感冒的一种经验,一种习惯,虽然说不清能不能杀灭新型冠状病毒,但有总比没有好。

问题6:
您对本次中医参与抗击新型肺炎的表现有何评论?

黄煌教授:这次抗击新型肺炎,已经有中医的参加,但目前还没有看出结果,无法评价。我从网络上了解到,许多中医师建言献策,表现出极高的参战热情,应该赞许。

但有一点是可以看到,在讨论应对新型肺炎或流感的具体专业问题上,许多中医的看法是不太一致的,所推荐的处方也有很大的不同。这说明中医还不够规范,同时,中医的技术再介入隔离病房中还有距离。这些现象让人思考。

第一,中医学在与现代医学的合作对话上尚有改进的必要。

第二,中医的教育模式、中医的科研项目、中药的剂型,都必须改革,以适应现代社会的需求。如果将许多经方做成便于携带冲泡的颗粒剂,如日本、我国台湾的那种剂型那样,可能更方便应用和观察疗效。

第三,中医不能仅仅治疗慢病。不少年了,中医放弃了急性病的参与,过多的资源投入到慢病调理上,这对中医学术的发展、对中医人才的培养是不利的。

今后,要加强对《伤寒论》等经典著作的研究,加强温病临床技术的培训,让中医参与急性病传染病的治疗,也是中医传承的项目,而且是很重要的项目。








上一篇:热点访谈 | 黄煌教授答经方班同学问
下一篇:经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思考(一)
张仲景50味药证(第4版)

864

主题

218

好友

769

听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512
 楼主 发表于 2020-1-31 18: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黄煌教授专访(下):

问题1:
中医治疗强调三因治宜,因人治宜即您所强调的体质因素,针对此次疫情,可否再谈一下因时和因地治宜的注意事项?

黄煌教授: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时期,其发病特点会有所不同,如在江苏,夏天的感冒与冬天的感冒表现可能不完全一样,夏天感冒多有胃肠道症状,冬天的感冒多有呼吸道症状。

同一个季节,新疆的感冒与广东的感冒也可能不一样,应为地区环境有差异,这些不同也是千变万化的,难以捉摸。

中医的办法,还是依据人在疾病中表现出的反应来决定,这就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三因治宜中,因人而异才是关键。一切都要从实际出发,从眼前的病人出发。

问题2:
根据“未病先防”思想,是否可以扶正固表方药,对健康人群提前干预,增强机体预防疫病?

黄煌教授:未病先防的思路是对的,中医的提前干预不仅仅是扶正固本,因为扶正固本的药物大多是补药,如黄芪、白术、冬虫夏草等,但是,对于发热性疾病来说,用这些药物要谨慎。

你们看看《伤寒论》中,就没有黄芪方。黄芪方都是在《金匮要略》中,这本书里的方都是治疗杂病的,慢性病的。

提前干预,还是要识别患者的体质状态,调整阴阳气血的偏颇,有针对性地用药。但是,这样做是否能预防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尚无数据证实,只能是理论上的推测。对传染病来说,隔离是最有效的防治措施。

问题3:
随着疫情控制及治疗效果越来越理想,会有大量治愈患者,针对这些人群中医调治以恢复正气,或防止再发,是否可行?需要从哪些方面考虑用药?

黄煌教授:对于大病后的调理,中医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恢复正气的方法很多,方子也很多,但还是要看具体的人。总的原则是恢复食欲、调整睡眠、通调二便、清除余热等。同时配合食疗。

问题4:
因为中药饮片短缺或不便于外出就医,是否可以用中成药在家中进行中医调治?请您推荐一些常用中成药。

黄煌教授:这是可以的。

在大陆的人,如果:

有怕冷怕热症状的,可以选小柴胡汤颗粒、正柴胡颗粒;
有头痛鼻塞流涕的,可以选葛根汤颗粒;
有消化道症状的腹胀腹泻的,可以有保和丸、保济丸、藿香正气丸(水);
如果是咽喉疼痛、咳嗽等呼吸道症状的,有银翘解毒片、玄麦甘桔颗粒等;
皮肤过敏、大便干结的,有防风通圣散。
如果是在大陆外或国外,可以:

选用台湾生产的科学中药,或采用日本的汉方颗粒;
除以上提及的方名外,如柴朴汤、柴苓汤、柴陷汤、柴胡桂枝汤、葛根汤、麻杏石甘汤、麻黄附子细辛汤、五积散、半夏泻心汤、黄芩汤等都是可以选用的。

有关这方面的中成药非常多,可以通过网络咨询相关专业人事,据我所知,我周边的许多同道都愿意做这个工作,为需要的群众作网上咨询。

问题5:
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中提及的证型及症状,经方中是否有适用的方子?

黄煌教授:前面已经提到一些方名,可以供普通型选用。如果是重型,需要中西医密切配合,其专业性极强。

前几天我们同道讨论,提及麻黄升麻汤、升麻鳖甲汤、甘露消毒丹、三仁汤、藿朴夏苓汤、防风通圣散、荆防败毒散等也应重视。

根据网络信息,我发现许多居家隔离的人群出现了明显的恐慌心理,有焦虑或抑郁倾向,需要推荐一些经方干预:

如胸闷、咽喉异物感、心慌、多汗、腹泻等,可以选用半夏厚朴汤、温胆汤、柴胡桂枝干姜汤等;
如出现严重失眠、神情恍惚、意欲低下、心慌心悸不安、便秘者,可以选用柴胡加龙骨牡蛎汤、甘麦大枣汤、酸枣仁汤等;
有些烦躁不安、胸闷如火者,可以选用栀子厚朴汤,本人经验方八味除烦汤也可以考虑。

问题6:
本次疫情感染性、传播性等都比当年SARS更严重,中医治疗是否也有不同策略或注意点?

答:这个问题我难以回答,因为这次中医参与得不够,我掌握的信息不够。但有个想法还是要说:在现代医学缺乏对冠状病毒特效抑制手段的当前,发挥中医中药的作用迫在眉睫。中医的特长就是调动机体的抗病能力。

《伤寒论》上记载的许多经方,并不是着眼杀灭病原体的,而是通过发汗、泻下、利水、温阳、活血、调神等各种手段去激发机体自身的抗病能力,这种医学原理非常符合病毒性疾病的治疗。

建议卫生行政部门尽快组织中医专家介入抗击新冠肺炎的第一线。同时也要鼓励支持广大基层中医参与群防群控的斗争中来。

问题7:
是否可以通过中医传统功法,如八段锦、太极拳等以增加自身免疫力?或者您有哪些居家自我锻炼的建议?

黄煌教授:这些传统功法简单易行,具有强身健体、宁神养心的功效,是居家保健的好办法,值得提倡。除此以外,保健按摩也是可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20

好友

32

听众

经方博士生

积分
11876
发表于 2020-1-31 22: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黄先生很具体中肯的指导意见,希望多一些人知道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1

听众

经方大学生

积分
1788
发表于 2020-1-31 22:4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建议,用中药颗粒,根据辩证直接冲服,方便实用!功莫大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经方医学论坛 ( 苏ICP备05020114号|网站地图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7-12 23:16 , Processed in 0.190186 second(s), 4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F1.0 Licensed

© 2004-2019 hhjfs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