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方证 药证 体质
查看: 3586|回复: 15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医疗问题] 庚子新冠疫情感想

  [复制链接]

20

主题

11

好友

43

听众

经方硕士生

Rank: 6Rank: 6

积分
5526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0-2-28 13:59:3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庚子新冠疫情感想

2019年年底新型冠状病毒悄然出现,从武汉海鲜市场迅速向外蔓延,逐步向全球扩散,目前国内疫情已经得到有力控制,并在逐步减缓,但是海外却呈增渐增态势,尤其是韩国、意大利、日本、伊朗、美国正处于快速漫延高发状态。而高发病的疫区中国,短短不到两个月病及七万八千多人,死亡人数达两千余人。这次瘟疫传染之强,传播之快,病毒的诡异超乎想象。最可怕的是世界主流医学竟然没有控制和治疗的药物可用。庆幸的是逐渐被边缘化的中医中药在这场疫情中充当主力军的作用,其神奇的疗效又一次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之中。
一、中医界入疫情始末
1月20日,第二批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在武汉调研后正式宣布 “人传人”,(组长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专家组成员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传染病诊治国家实验室主任李兰娟,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中国工程院院士、香港大学医学院微生物系讲座教授袁国勇。)这些高级别专家,是清一色的西医院士。当时武汉确诊人数258人,死亡3人。
1月21日,国家中医医疗队广安门医院组组长、广安门医院急诊科主任齐文升,和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作为第一批中医专家前往武汉。专家组成员把脉70多位患者,看舌苔、问症状、查病情,最终得出结论:新冠肺炎当属“湿疫”,感受湿毒邪气而发病。
1月23日,上午10时,武汉封城。确诊人数495人,死亡23人。当天,张伯礼院士大声疾呼: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应发挥更大作用!
1月24日中国传统节日除夕夜,上海、广东、海陆空三军707人的医护人员驰援武汉,然而这些医护人员也是清一色的西医。而武汉第一时间宣布的全部定点救治医院都是西医医院,当地救治组专家也全部是西医。
1月25日,非典时上书国务院的应光荣教授重新出山,再次给最高领导人上书,中央政治局当即召开会议,确立落实了中西医结合的抗疫战略。
同日,第一支中医国家队即抵达武汉,与金银潭医院对接,在国家中医药局副局长闫树江的带领下,医疗队接管该院的南一病区,成功地开辟了中医药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战场。这支中医国家队由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和广安门医院的20名医护人员组成,主要收治重症患者,27日正式开始诊疗工作。
1月27日,第二支国家中医医疗队抵达武汉,进驻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该院当天即被纳入定点收治医院。(这支中医医疗队由当年抗非典功勋中医团队: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东直门医院、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二附属医院(即广东省中医院)、广东省第二中医院的医护人员组成。)
1月28日,钟南山院士也发声支持中医。
2月1日,武汉金银潭医院20名确诊患者集体出院,累计出院72例。这是纯西医治疗数据。当日武汉确诊人数4109人,累计治愈181人,累计死亡224人。
2月2日,武汉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医疗救治组发文要求各定点医疗救治机构于2020年2月3日24点前确保所有患者服用中药。
2月3日,8名接受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患者出院,其中重症6例,轻症2例。当日武汉确诊人数6384人,累计治愈303人,累计死亡313人。也就是说,在中医参与救治起效之前,西医治疗的死亡率大于治愈率。次日起,治愈人数逐渐超过死亡人数,并呈递增趋势。
2月7日凌晨,李文亮医生因新冠救治无效殉职。李文亮医生1月10日出现咳嗽症状;11日发烧38.6度,双肺多发感染,磨玻璃样病变;12日住院;14日转呼吸科隔离病房。刚开始发热、恶心,后来发烧渐退。16日呼吸困难加重,不能下床,大小便都在床上;24日转呼吸重症监护室;2月1日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采用抗生素、激素、抗病毒类药物和高流量吸氧治疗((佐克(消炎药)、左氧氟沙星(抗菌消炎)、利巴韦林(抗病毒)、奥司他韦(抗病毒)。还有丙种球蛋白,用来增强免疫力,一瓶价格在600元,每天需打8瓶),甚至自费5万多元购买免疫球蛋白。李文亮医生作为一名年轻医生尚不能得到成功救治,普通患者的救治成功率又有多高呢?当日,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调查组来武汉,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当日,新增治愈率陡增(平日新增治愈人数没有超过90人,当日新增治愈人数增至209人)
2月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出通知,调整新冠病毒专家组成员。新组长由国家健康委体改司司长梁万年担任,专家组名单中增加了中医专家: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医张伯礼、北京中医院院长刘清泉、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李光熙,以及多位军队专家。
当晚,央视元宵晚会,水均益现场连线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了解新冠疫情治疗情况。武汉28家定点医院收治确诊人数14982人,治愈出院人数877人,其中武汉金银潭医院收治确诊人数1200多人,治愈出院人数近500人,也就是说金银潭一家医院,用了全市8%(1200÷14982≈0.08)的医疗资源,治愈了武汉57%(500÷877≈0.57)的患者。
2月1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文:确保患者第一时间用上中药。当日增加了临床诊断病例统计数字,新增治愈人数超过500人,累计治愈人数1915人。
2月19日,364名中医医护人员整建制接管江夏方舱医院,在以中医为主导的治疗中,近400名患者中无一例转重症,治愈50人。
2月22日,71名确诊患者治愈出院,这是目前火神山医院组建以来出院人数最多的一天。
截至2月24日,共有5批国家中医医疗队757人支援武汉,第三批进驻武汉江夏区方舱医院,第四批进驻雷神山医院,第五批增援方舱医院……中医药队伍成建制介入,让患者尽快用上中药,成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共识。全国 29个省(市、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共派出4900余名中医医务人员支援湖北。
二、中医药在新冠救治当中的应用及疗效
山西第一时间让中医药上场,确诊病例实现“零死亡”,跑出抗疫“加速度”。
河南中医参与重症患者会诊率100%,在确诊患者和出院患者中,中医药协同治疗率分别达到94%和90.7%。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急诊医学科主任方邦江教授面对重症病人面临呼吸衰竭难题,气管插管会增加医务人员暴露风险。他运用针灸疗法,减少或者替代机械通气,对重症治疗大有裨益。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紧急启动防治新冠肺炎有效方剂临床筛选研究,结果显示,“清肺排毒汤”临床有效率在90%以上。在打赢武汉保卫战中,中药逐渐发挥新冠病毒“狙击手”的作用。
这场瘟疫是外感六淫致病,属中医外感范筹。因为是外感,因此简单到只要是中医,只要会运用中医理论辨治外感病的医生,上手就有疗效。即使不是中医,只要按照国家制定的方案,对照分型处方、用药都有很好的疗效。
对于危重症,在经验丰富的中医指导下,很快就会减轻。在武汉主战场,张伯礼、刘清泉团队的研究显示,中西医结合治疗轻症患者,临床症状消失时间缩短2天,体温恢复正常时间缩短1.7天,平均住院天数缩短2.2天,CT影像好转率提高22%,临床治愈率提高33%,普通转重症比率降低27.4%,淋巴细胞提高70%。
黄璐琦院士团队临床研究显示,中西医结合治疗重症患者,住院天数、核酸转阴时间平均缩短2天以上,血氧饱和度明显提升,脱离吸氧时间缩短,淋巴细胞百分数、乳酸脱氢酶等理化指标明显改善。
张伯礼院士在谈到中医药作用时,指出两个指标:第一,病人痊愈的时间缩短。它是自限性疾病,8-9天自己好了,中医干预5-6天好了,这可以说明中医药的疗效。
四、现代医疗体系的弊端
李文亮医生完全采用西医治疗,在近一个月的治疗中由轻转重,由重转危,最后救治无效病逝。李文亮3位同事之前也像李文亮医生一样一直采用了西医治疗,在2月14日左右也转为危重症。接下来,幸好没有像李文亮那样继续用西医方法抢救下去。院领导抱着一线希望,请刘清泉教授和张伯礼教授会诊,采用中药治疗,把其中2位患者从死神手里抢回来了。这说明中医不仅不是“慢郎中”,在危重症中还具有救命的作用。
湖北省司法厅退休原副厅长陈北洋一家3口患新冠肺炎,因医院人满为患,托关系都找不到床位,最后找到民间中医李跃华,采用穴位注射疗法治愈,可以说陈副厅长一家因祸得福。
纵观现代医疗体系,哪个疾病被真正治愈过?这次的新冠疫情,虽然有传染病专家坐镇,又是分离病毒,又是解剖病人,众多新药临床项目也纷纷上马,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是在研究阶段,对该疫情治疗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西医普便采用的还是支持疗法,让患者静心等待“特效药”的研制,而大部分体质差的患都在等待中,轻症转重症,重症转危重症,甚至死亡。一些患者因为使用抗生素免疫力遭到破坏,发展成危重症;有些患者迫不得已使用大量激素,造成生死参半的局面,即使免强治愈也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17年前“非典”治疗过程中超大剂量激素使用造成的后遗症就是前车之鉴。
西医脱胎于西方科学体系,建立在微观解剖之上,以客观唯物著称。在不涉及主观意识领域的探索中,创造力可谓空前,即使如此,也未能穷及天地之理,何况面对结构复杂且具有意识的生命体,简直是无所适从。西方科学体系处理简单系统如鱼得水,但在处理复杂系统上却捉襟见肘。他们认识到人体是一个开放系统,但是在研究人体时,由于不习惯处理复杂的开放系统,就把人体划分成一个个独立的局部,然后把这个局部当作封闭系统来处理,这是歪曲事实、掩耳盗铃的表现。
比如当人体受寒感冒,通过化验发现人体内存在大量某种病毒,然后就下结论认为是该种病毒引起的感冒,接着就使用抗病毒药物去杀灭病毒(更确切的说是抑制病毒的繁殖)。然而病毒有千亿种,它们在地球上比人类出现要早亿万年,其进化的合理性、高级性不比人类差,其生命的顽强性不是想杀就能杀得了的。事实上,西医所拥有的抗病毒药物却少之又少,不会对所有的感冒都有效,就如此次新型冠状病毒,已经扩散近2个月,至今仍拿不出有效的抗病毒药物来。表面上看,西医也“治”好了感冒,实际上是患者自己好的,因为病毒大多都是自限性的。
西医治疗感冒的操作流程看似合情合理,但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人体当初是因为受寒而感冒的。这寒气中有病毒存在吗?即使存在,这些病毒进入人体就一定会大量繁殖吗?这些西医都没有给出解释。有研究表明,人体各个部位、组织存在着种类繁多的病毒和细菌,大多数情况下,它们和人体是和平共处的,不会对人体造成大的伤害。但是当人体状态欠佳(受寒、熬夜、过劳、过饥、过饱……)时,人体的内环境发生了改变,体内潜藏的微生物一旦遇到适合生存的环境就会大量繁殖,从而被西医检测到。能把致病原因归结给这些微生物吗?患者的不适,或许和这些微生物有些关系,但微生物大量繁殖的真正原因是人体内环境的改变,要真正治愈这个病就要把患者身体的内环境恢复到正常状态。这就好像小麦田被水淹了,小麦长势不佳,水草却大量生长,这能把小麦长势不好的原因归结给水草吗?把水草除掉小麦就能长好吗?所以,即使这些病原体被消灭,病症消除,患者也未真正恢复健康。
因为西医无法搞清楚环境对人体健康的影响,而且对人体生理代谢也是一知半解,所以总是选择性忽略外部环境对人体生理的影响。把可以检测到的指标,可以看到的异常结构当作致病原因,这种倒果为因的治疗手段,常常干扰患者正常免疫代谢,损害患者体质。这也就是在现代医学体系干预的环境下人们的身体越来越差的原因。
看似有理有据,逻辑清晰,条理分明的现代医学却犯着掩耳盗铃的错误,在研究过程中,把开放的人体系统一厢情愿的孤立成封闭系统,然后有模有样的做着自己拿手的科学研究,这样的研究结果在人体中怎么会有效呢?
一个新药的开发往往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但很多新药项目在开发过程中因为效果不理想而胎死腹中,即使通过三期临床上市效果也不尽如人意。这是由现代医学的先天不足所决定的。在新药研制过程中,建立了很多简单的封闭系统。临床前研究把人体的正常生理代谢排除在外,也就是说“准新药”的筛选基本上和人体没有啥关系,那它进入人体后的代谢也就是未知的,这种研究纯粹就是烧钱碰运气。因为有庞大的西方医药利益集团做后盾,一旦新药成功上市,回报惊人,所以研究者们也就乐此不疲。
西方医药利益集团把控着整个现代医疗体系,占有绝对的话语权,使得整个医疗成本居高不下。
一位患普通肺炎的患者,在全国上下防控疫情的关键时期,哪怕有一点低烧都必须要到定点医院进行全方位的化验并隔离。起初,这位患者低烧,并伴有干咳,但期间并未与任何外来人员接触,然后到定点医院发热门诊报道。
第一步,填写个人资料,交挂号费15元。
第二步,医生开各种化验单,从大腿根的大动脉抽血,检验内容包括:生化全项、血氧饱和度、血气分析、凝血四项、甲流抗原检测、肺炎支原体抗体、流式血细胞分析、胸部CT。
第三步,一顿操作猛如虎后,交钱近1300,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等待结果,2小时候,各种结果出来了,主要指标,甲流抗体阴性,肺炎抗体阴性,胸CT有点炎性病变。出于疫情防控的需求,要进行非冠核酸检测,这个是免费的(国家出钱),24小时后出结果,因医院病房紧张,回家自行隔离。
第四步,因未开任何药物,患者回家后经过一夜病情有点加重,发烧、干咳。第二天早上到医院看结果,非冠核酸检测呈阴性,按照规定,需要二次检测再次确认是阴性后才能排除,于是再抽血检测(免费的),跟医生要了点药,回家继续等待。
第五步,第二天晚上得到通知,二次检测呈阴性,排除了疑似病例,按照正常的肺炎住院治疗,打上了吊瓶。
第六步,第三天早上病情好转,开了点吃的药,回家。
整个过程,患者共花了4000元左右。
如果是确诊病例的话,以西医治疗为主的话,那就要进医院用EcMO(简单的说,就是人工肺,属于高级生命支持技术),虽然治疗的效果显著,可是费用高昂,每天开机费用就在10万元以上,按照患者使用的时间计费,每天每人人工肺的费用在1-3万。加上医护人员的防护用具消耗等,一个患者治愈出院的成本大约可达到50万元。如果,不幸留下后遗症,那后续的损失是无法估量的。
由此可见,现代医学是一门低效、高耗的技术。按照科学逻辑,必须找到病因才能确定治疗办法,所以检查必不可少,如果病因不明确,就无法实施治疗。精密的检查手段是现代医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没有检查仪器,现代医学寸步难行。这样的医疗手段看似步步严谨,却又步步被动,病人只得乖乖配合,耐心等待检查结果。而每一项检查需要相关的设备、耗材和操作人员,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费用都落在了患者头上。上文所述患者治疗费用不过百元左右,而检测费用就花了近4000元,“看病贵”难倒仅仅只是药品贵的问题吗?
这样的治疗逻辑在科学系统内没有一点漏洞,无怪乎当中央主张中医参与救治时,网上一片质疑声,没有检查确诊,没有临床试验就冒然用药,这不是在草菅人命吗?然而,面对中药的疗效,这些人却哑口无言。这不科学,其实这也很科学。这是中国人对科学的两种理解,第一个科学是狭义的科学,指的是现代科学理论体系,中医确实不符合现代科学理论体系,因为中医超越了这个理论体系;第二个科学是广义的科学,指的是一切正确的东西,几乎等同于真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中医理论指导下的运用中药不经检查确诊、不经临床试验就能治好新冠肺炎,足以证明中医中药理论体系是接近于真理的,经得起实践的检验。
中医治疗的是生病的人,同一病原体,在不同体质的人群身上,其表现形式是不一样的,即使通过检查确诊了,因为体质不同,治疗方案也不同,所以检查确诊没有意义,徒然浪费资源,耽误患者。现代医学治疗的是人生的病,因为没有考虑人体生理系统,只针对病原体进行治疗,把人体当成攻伐的战场,所以治疗过程中往往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副作用、后遗症不断。因为对人体生理一知半解,如果没有攻伐的目标,西医基本上就不会治病了,所以,西医对很多代谢性疾病无能为力。
中医采用的治疗方法是辨证论治,不管患者感染的是何种病原体,他们都能通过中医的四诊“望、闻、问、切”(即患者生病后身体表现出来的一系列症状)来综合判断患者的身体情况,给予相应的方药,从而做到不需要检查确诊、临床试验就可以药到病除。把病原体放在人体生理这个大框架下来看,根本不需要知道它具体是什么,完全可以根据它对人体造成的影响,推测病性、病位、病势,然后进行相应的治疗。
中医师每开出的一个处方都可以看作是一个新药,眼前的这个患者就是临床试验目标,方药有效无效用后便知,优秀的中医师就是在这一次次的实践中历练出来的。中医采用的都是个性化治疗方案,工业化制药方式批量生产的药品对中医师来说没有个性,市场体量不大,没有前途。邓铁涛在中医抗击非典过程中收治患者73例,用方就有62个,这还是在疫病流行期间,具有大量症状大致相同患者时期的用药。此次新冠疫情期间,截止目前特批中药制剂达43种,这还没有算临床中使用的方药。所以,对中药来说,如西药那种开发特效新药的逻辑是行不通的。
有人说中医是经验科学,现代医学是理论科学,事实真是如此吗?在中医理论指导下,可以治疗很多从未见过的疾病,可见中医并非来自经验,它自身具有完整的理论体系;而现代医学的美尼尔氏综合症、阿滋海默症、网球肘……等等,光听病名就知道是一次次经验的总结,面对未知的疾病,没有有效药物可用,哪里有理论可言?此次疫情就是铁证。
新冠疫情其间,每当中央出台支持中医政策之后,总有一批西医信徒,冷嘲热讽,说使用中医药就是草菅人命,对生命不负责任,而他们应用“科学”的西医疗法看着患者在他们面前一点点痛苦地死去,难倒就没有不忍之心吗?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有好的治疗方法就要拿来用,因为患者第一,生命至上。至于这套治疗方法所包涵的道理,等人救完了再讲也不迟。对于一个有科学态度的医学研究者,有更好更高效的治疗方法,就得积极去了解,去研究,去搞清楚这其中的道理,整理成体系,然后交给更多的一线医生应用于临床去帮助更多的患者。而不是排斥于自己的学识之外,画地为牢,甘作井底之蛙,这不是科学的态度,不是一个科学家应有的作风,这种做法误人误己。
其实在医学界,真正优秀的西医从不排斥中医!比如汤钊猷院士、韩启德院士、樊代明院士,他们都是中医的支持者。如果医生学医真正是为了患者着想,那么就不会产生中西医之争,而是对一切有效的疗法兼收并蓄,道理暂时搞不清的可以先拿来用,在用中去摸索,去总结,或许可以为科学的发展添一块砖。
五、中医的优势
中医脱胎于中国古代道学文化体系,着重研究人与自然,精神与肉体,生命与疾病的之间的发展变化规律。它不把疾病仅仅限制在这个肉体有形可见的层面来看,而是把它放在大宇宙这个时间空间上来看。人体是一个开放系统,与整个大宇宙进行着物质、能量和信息的交换,人体的生长发育必然受着整个大宇宙的影响,太阳的东升西落,一年气候的四季变化,月亮的阴晴圆缺,甚至宇宙星辰的运动变化都会对人体生长产生影响。
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流行是冠状病毒、气候、人体体质共同作用的结果,新型冠状病毒的存在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为什么这个时候发作呢?是因为目前的这个气候有利于病毒在媒介中存活和传播,而这个病毒在寒湿体质人群的身体上更容易繁殖。现今社会人们普便阳虚,再加上些时气候的影响,使寒湿体质更容易形成。就笔者观察,从2019年11月至今,身边大多数人有清喉咙的行为,这是脾虚湿结成痰的一种表现。如此,病毒有了,气候有了,易感人群有了,三者结合在一起就形成疫情的大流行的态势。而我国采取的封城限行措施有效的切断了病毒的传播途径,从而大大控制了传染数量。新冠疫情的大流行主要集中在人口密集区,在人口稀少地区,发病率极低。热带和南半球目前温度较高,不适于该病毒在空气中的存活,所以发病率较低。
2003年“非典”的冠状病毒和此次新冠病毒的性质不太一样,容易在表实人群的体内积累,反而表虚的人不容易发展到危重症。因为表实人群数量相对较少,所以即使没有采取严格的封城限行措施,也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流行。等到气温升高,小满之后,再无新增感染病例,SARS也随之消失。
中医虽未发现感染人的是什么病毒,但也认识到那是一种具有传染性的“疬气”,治疗上一方面是防止“疬气”的传播,另一方面是积极改善患者的体质,让患者自身的正气(免疫力)去消灭“疬气”,或者帮助患者将“疬气”排出体外,从而治愈疾病,而且这种疗法完全不会产生后遗症。
习近平主席说“中医药是打开中华文化宝库的钥匙”,中医具有完备的理、法、方、药理论体系,可以应对绝大多数已知或未知的疾病。中医不但可以治病,还能指导养生,让人少生病,生小病,甚至不生病。它更讲天人合一,讲人和人、人和自然、心灵和身体和谐相处,它里边所蕴含的智慧和哲理不以时空而转移,历久而弥新。不会随着时间和条件而改变的道理才是真正的真理,而狭义的科学理论体系还在不断的自我否定中成长着,我们更应该相信谁,相信读者心中自有定论。
六、觉醒的良知
人体是复杂的,不但我们所生活的周边环境对人体生理代谢有影响,而且人的情绪活动也对生理代谢有极大的影响,这样复杂的系统对于力求客观且只会研究简单系统的现代科学来说无所适从。而中国文化虽然对于客观的物质系统的研究没有那么深入,但是对于事物之间关系的研究却令现代科学望尘莫及,可以说整个中国文化就是研究关系的一门学问。它研究人与天地自然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心与身的关系等等,因为中国人能合理处理这些关系,所以中华民族繁衍千年而不衰。
反观现代科学,仅仅发展了300多年,其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就已经让人类饱偿恶果。还有更多的社会问题、健康问题都是现代科学技术带来的副产品。科学给得了你金山银山却给不了你快乐,因为科学是把主观的“心”排之于科学系统之外的。现代医学确定疾病不以患者的主观感受为依据,只看冷冰冰的检测指标;如果指标“不正常”,即使患者没有什么不适感,它也断定患者“有病”;如果指标“正常”,即使患者很痛苦,它也断定患者“无病”;如果患者久经检查仍然找不到原因,就把患者推给精神科。
这样的“唯指标定病论”通过体检把一大批正常人忽悠进了医院,却把很多饱受病痛折磨的患者耽误,直到小病发展到他们可以检测到的大病时,才会给患者以定论,然后进行治疗,这时治愈率已经生死参半了。此次新冠疫情不靠谱的核酸检测手段就耽误了一大批患者,无论患者病症多严重,只要核酸检测为阴性就不能确定其为新冠患者,李文亮医生于1月10日起就已经有病证表现,但直到2月1日才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这期间足足耽误了20天,这时已经发展到了危重症,抢救困难,最后不到1周就病逝了。医疗系统内部人员尚且如此,普通患者这样的遭遇就更不用说了。
新冠疫情暴发至今已有1个月,新增确诊患者数量连续下降,治愈人数持续增加,已经有近一半确诊患者出院,战斗已近尾声。然而在这短短1个月间却上马了200多个新冠临床试验项目,各个项目组抢占病人,抢占医疗资源,平均每个项目组的临床病例不到400人,而且还要分组进行随机、双盲、安慰剂实验,病例远远不够,很难得到准确的结果。这样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得不偿失。还有连续几次临床实验失利的神药“瑞德西韦”再一次被捧上神坛,某些世卫组织官员、科学家也沦为利益集团的走狗。
医学是确切的说是一门技术,或者叫应用科学,它是以科学理论为指导的一门技术,既然是应用科学,就要以结果论,而不是以过程论。医学产生之初的目的就是为了救治生命,希望前线的医护战士都能坚守自己的初心!希望医学科研工作者都能放下名誉、放下利益,明确自己的责任,开阔自己的心胸,实事求是的去面对当下疫情,在疫情中去学习,完善我们的医疗体制。
                            李勇刚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日

+1 17




上一篇:【轉發】中医既不是科学也不是伪科学
下一篇:浙江医疗水平很高啊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发送邮件发送邮件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支持支持2 反对反对

59

主题

0

好友

7

听众

经方初中生

Rank: 3Rank: 3

积分
969
沙发
发表于 2020-2-28 15:40:06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容以学 于 2020-2-28 15:58 编辑

瑞德西韦哪有连续几次临床实验失利?

之前它对人只进行过艾拨拉病毒的实验,效果远不及竞争对手,实验未完草草收场。对新冠是首次正规实验,4月27日才完成,它自己公司1000人的全球实验也刚开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0

好友

7

听众

经方初中生

Rank: 3Rank: 3

积分
969
板凳
发表于 2020-2-28 16:07:42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容以学 于 2020-2-28 17:00 编辑

这次很多临床实验都是非法的,药监局正式批准的没几个。瑞德西韦肯定是一个。

但除了这个瑞德西韦,其他实验多是已经上市的老药,只要不是超量用药,安全性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不良反应也清楚。所以药监局大概也不会干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3

好友

6

听众

经方新手

Rank: 1

积分
44
地板
发表于 2020-2-28 16:38:14 | 只看该作者

RE: 庚子新冠疫情感想

容以学 发表于 2020-2-28 16:07
这次很多临床实验都是非法的,药监局正式批准的没几个。瑞德西韦肯定是一个。

但除了这个瑞德西韦,其他实 ...

你咋这么清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0

好友

7

听众

经方初中生

Rank: 3Rank: 3

积分
969
5#
发表于 2020-2-28 16:43:06 | 只看该作者

RE: 庚子新冠疫情感想


去药监局网站看有几个正式批文就知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3

好友

6

听众

经方新手

Rank: 1

积分
44
6#
发表于 2020-2-28 16:44:27 | 只看该作者

RE: 庚子新冠疫情感想

容以学 发表于 2020-2-28 16:43
去药监局网站看有几个正式批文就知道

你是钟南山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0

好友

7

听众

经方初中生

Rank: 3Rank: 3

积分
969
7#
发表于 2020-2-28 16:45:13 | 只看该作者
发神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0

好友

7

听众

经方初中生

Rank: 3Rank: 3

积分
969
8#
发表于 2020-2-28 16:54:17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容以学 于 2020-2-29 13:57 编辑

新冠肺炎药物临床研究:只有5个药拿了批件 却有73个在试验

看这个新闻报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21

好友

32

听众

经方博士生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008
9#
发表于 2020-2-28 16:57:04 | 只看该作者
难得的应时之作。
这样的发声已经屡见不鲜,可怕的是人们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21

好友

32

听众

经方博士生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008
10#
发表于 2020-2-28 16:58:36 | 只看该作者
谢谢楼主转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0

好友

7

听众

经方初中生

Rank: 3Rank: 3

积分
969
11#
发表于 2020-2-28 17:18:57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容以学 于 2020-2-28 17:34 编辑

张伯礼院士大声疾呼: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应发挥更大作用!是1月22日早上8点报道的,不是23日。很可能是21日参加“新型冠状病毒联防联控工作机制科研攻关组第一次会议”上说的。

1月2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印发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的通知。其中开始出现中医方剂推荐处方。之前两版没有推荐方剂。只说“根据症候辨证施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0

好友

7

听众

经方初中生

Rank: 3Rank: 3

积分
969
12#
发表于 2020-2-28 17:53:44 | 只看该作者
第一支中医国家队是黄璐琦院士领队,居然没提到,他是研究中药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0

好友

7

听众

经方初中生

Rank: 3Rank: 3

积分
969
13#
发表于 2020-2-28 19:22:11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容以学 于 2020-2-28 21:32 编辑

2月3日,国家科技应急攻关项目——中西医结合防治新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临床研究在武汉启动。据悉,该项目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负责,已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完成注册,湖北省、京津冀地区和广东省多地区的医疗机构参与研究。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第一支国家中医医疗队领队黄璐琦;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副组长、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第二支国家中医医疗队队长张忠德。

这两个组长和领队,搞中医的大多可能也没有听说过。

1月23日,仝小林接到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紧急通知,被任命为国家中医医疗救治专家组共同组长,受命前往湖北武汉与各路中西医专家会合,抗击新冠肺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

主题

2

好友

3

听众

经方高中生

Rank: 4

积分
1034
14#
发表于 2020-2-28 20:42:37 来自手机发布 | 只看该作者
也没提到仝小林院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

好友

10

听众

经方大学生

Rank: 5Rank: 5

积分
2607
15#
发表于 2020-2-29 09:50:27 | 只看该作者
中医人痛心疾首,有力使不上;西医人病临城下,渴而凿井,斗而铸兵,屎胀了才挖坑。几千年的中医只能旁观,几百年的西医后来居上成主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

好友

0

听众

经方小学生

Rank: 2

积分
268
16#
发表于 2020-2-29 10:57:02 | 只看该作者
点个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经方医学论坛 ( 苏ICP备05020114号|网站地图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9-30 17:41 , Processed in 0.155771 second(s), 6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4-2019 hhjfs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