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方证 药证 体质
查看: 2804|回复: 5

恐惧来自无知,英雄来自中医---转载自365医学网

  [复制链接]

3

主题

6

好友

6

听众

经方小学生

Rank: 2

积分
256
发表于 2020-2-26 10: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ztjun518 于 2020-2-26 11:10 编辑

  恐惧来自无知,英雄来自中医---抗击新冠状病毒肺炎纪实(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作者:陈娟[1]单位:湖北省襄阳市中西医结合医院[1]文章号:W5102282020/2/2319:16:10
  我今天想给大家分享一下,是我们收治了30个新冠病人的整个治疗周期上的变化。通过这些病人的变化,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的想法。我们这30个病人有一个特点是他们发病的时间都比较接近入院时间呢,都是2月4号。几乎都是同一天,只有个别病人是2月5号入院的,所以他们的病情的发展。我个人觉得他是很规律的,所以我们能够作为一个小范围的临床观察。
  之前有很多老师都讲了非常非常精彩的关于对这个疫情的一些看法。我个人在刚刚接诊的时候,想法其实是非常混乱的。那个时候幸亏有张英栋老师、张苍老师能够给我一些指导和肯定。
  刚开始接诊的时候,因为我以前一直在门诊看杂病,那么我就会把很多杂病的惯性思维都放进来,我会考虑这个病人的很多。气血的问题啊,体质的问题啊,等等,所以在最开始我们接诊这30个病人之前思路完全都没有理清楚。但在这30个病人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自己整个的想法开始清晰了。
  这30个病人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呢?就是几乎所有的病人都会发热,那么即使这些病人。就是有少数的病人,他不发热的话呢,他也会有一些恶寒的表现。那么多数的病人手脚都是冰凉的,有的有汗,有的可能没有汗。还有很多病人会出现头痛恶心口苦咽干等等这些表现。
  另外最重要的一个特征呢,就是咳嗽,这些病人大多都是干咳。也有一小部分病人,他会出现这种咳痰的这种表现。舌苔几乎都是白腻、厚腻或者白厚的那种舌苔。
  我的描述可能就跟之前的老师们,尤其是长沙那个老师,他说展示的这个舌苔很不一样。我想可能是跟我这里的这个地域差距有一定的关系。同时呢,也有可能是我这里的所有病人来之前可能没有进行太多其他治疗的干扰治疗。
      
  那我把我这30个病人的舌苔整体的跟大家展示一下。我把它设置成了一个文档,然后截图给大家看一下。
      
  这个图片上显示的是他们入院的第一天,或者第二天的这个舌苔的表现。我在患者入院之前呢,我就建了一个微信群。那么每天早上患者都会发舌苔,所以我有这些病人每天早上的舌苔。我就只留了第一张和他们出院之前的一张,这样的差距会比较大一些,大家会。看到了,这个反差会要更多一些。
      
  这个呢,是我们的一个问诊表。我们把它打印出来,然后上面列在我的群的二维码,然后病人扫码之后呢,他就会根据这个情况,把里面所有的信息反馈给我。然后呢。我们通过这种方式交流,因为我平常经常在微信上给别人看看病,所以呢,望诊这方面的能力还稍微好一点点。
  我主要是通过微信来联系所有的病人,因为还负责其他各个区。当所有患者的这些症状体征和舌苔都展现出来以后,理顺了之后呢,我就和我师傅一起,我们还是认为我们接手的这批病人,他主要是以寒湿为主。那么痰湿壅肺,形成了这个新冠肺炎。
  因为我们是中西结合医院吗,我们还是使用了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那么西医治疗呢,主要是口服奥司他韦和阿比多尔等抗病毒的药物。那么有一些重症病人、危重症病人,他可能会给予一些支持治疗。
  但是液体的数量我都是严格控制的,有一些病人,只要他整体状况可以能够吃饭,能够进食的话,我们一般是不补液的。中医治疗方面,我们就没有依从这个通用方,我觉得还是应该对每一个患者进行这个精准的辩证之后,我们再来开具一个适合他的方子。
  这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我刚才说的,我觉得这样治疗效果会更好。第二个原因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也许平常我没有办法体会中医经典伤寒论的精髓,但是这一次我觉得我可能印象会非常深刻。
  患者都是以寒湿为主,痰湿壅肺的新冠,经我们整体辨证后,我们西医的治疗方案主要是口服奥司他韦、阿比多尔抗病毒为主,部分病人辅助少量的输液;而中医的治疗方案我主要以小柴胡汤、柴胡桂枝汤、麻黄汤、麻黄加术汤、麻黄附子细辛汤、瓜蒌薤白半夏汤等经方进行合方加减化裁的。
  在整个治疗过程中,不管选择哪一个方子,我可能对所有的病人都会用到这样一味药,那就是麻黄。
  那么关于麻黄这个药呢,其实我受到了很多的争议。在这个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呢,在去年过年之前,大概元月十几号的时候,我就陆续接到了很多病人的咨询,包括我的一些同学和一些亲朋好友,那么当时我也看过他们的CT片子。那个时候呢,可能疫情没有现在这么严重,大家也没有这样高度紧张。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的治疗呢,还在摸索这个疾病发生发展的规律。
  我就发现很多病人,他在他的整个身体状况都在缓解的时候,但是他的CT片却持续再加重。而且这种加重的话,就是肺部白色的区域会在不断的扩大。但是就是扩大的时候,你会发现病人整个的饮食啊睡眠啊精神啊等等状况都非常好。所以那个时候呢,我就和我师兄讨论,我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性,中医所讲的这种痰是不是堵在肺里面了?
  因为我对很多的这个中医基础理论知识,我都要去套用我原来学西医的这些论点,可能我自己就好理解一些。当时我师兄呢,也这样怀疑,因为这场疾病都是一个新的疾病,所以大家也不是特别理解。但是我们当时接诊的一些病人的话呢,我师兄他就还是同意我的设想,用了大量的这种化痰的药,他当时就用到了麻黄。
  那用了麻黄之后呢,或者就是这个药里面,我们侧重于使用麻黄宣肺,病人就会出现咳嗽暂时加重,但这种咳嗽加重的话,它会带有大量的痰咳出来。很多病人就反应,他把这个痰咳出来以后,他会觉得整个这个呼吸会通畅很多。而且很多干咳的病人,就像我们病区的这30个病人。他们都反映一个问题,就是他的呼吸时,呼气是不受影响的,但是他吸气很难吸了进去。所以带着这样的一些猜疑和自己的坚持吧。所以我们新的病人进来以后,我们还是坚持使用麻黄类的方剂。
  那么在整个的治疗过程中,因为按这批病人来讲,就2月4号这批人来讲,目前16天的时间,他的确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大的惊喜。经过我们中西医结合治疗,我们所有的重症病人全部都转成轻症病人,然后轻症病人绝大多数今天都已经出院了。但是我在这里并不是说麻黄定能够应用于我们整个这个疫情,我只是觉得针对我这30个病人来讲,麻黄剂确实有他非常惊人的这个效果。
  有一点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中医治疗无创,副作用相对较小,不仅对轻中度新冠肺炎有效,还能明显地减少危重症的发生,但是需要功底及其扎实的医生才可以。
  那我给大家展示一两个病例,然后解释一下我整个治疗的一个想法。
      
  这个病人是我们现在的四床的病人,大概也就两三天,他就可以出院了。
  这个病人当时2月4号来的时候呢,就一直持续高热。核酸检测是阳性的,最高体温是在41度,其实这个41度说得比较保守,就是超过体温表的极限了。他有严重的胸痛和呼吸不畅,当时他自己跟我描述的时候,因为我给他打语音电话,他的最大的一个特征就是它没有办法讲话。
  患者声音非常虚弱,而且很明显,就是他要吸气的时候,这个声音就很短,呼吸的这一项,这个声音就会长一些,然后血氧饱和度只有92%左右,也没有办法升起来。患者呼吸困难,不能睡觉,整晚都不能睡。也没有办法吃东西,当时我们一天可能给她一份这个粥他都吃不完,他也不想吃。他当时就是跟我们讲,他觉得他所有的肋骨都要断了,所以他当时情绪波动非常大,他觉得他不是得了这个病,他觉得他肯定是肋骨骨折了,就这么形容的。
  后来说入院以后呢,我们就给他用的麻黄加术汤和瓜蒌薤白半夏汤加减。然后给他吃了,大概三天左右的时间。但是实际上2月4号到2月7号之间的这个时间,他不止用了这个方子。
  为什么呢,因为当时他的体温非常高,我们一方面是开了麻黄加术汤和瓜蒌薤白半夏汤,同时我在另外用了这个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减的这个方。所以当时头一到两两三天的时候,他的方子其实相对而言比较杂一点。那么西医治疗这一块儿,就是例行有一些抗感染的药,用了一些氧氟沙星,然后打了利巴韦林。
  而且当时呢,我很坚持,我觉得我们不能上激素。因为他大面积出现这个肺部毛玻璃样变。那么如果我们上激素的话,很有可能会导致这个感染的扩散。那么病人康复的可能性就会更困难。所以当时就是一直使用这个中药给他再处理。
  到了2月7号的早上,他整个的体温就控制住了,然后胸痛,呼吸困难等等,这些情况都得到好转。但是她就开始说一个问题,他说他开始咳嗽有些加重。那我当时其实是有些紧张的,因为我作为一个中医大夫来说,首先我原来是个西医大夫,那么我自学中医,在这个时候我要坚持不上激素的话,会遭到很多人的质疑,包括一些西医的老师的反对。
  患者说他吃完中药后咳嗽开始加重,我就问他,那你咳嗽之后会不会觉得很难受,会觉得憋气,他说不。我咳完以后,我反而觉得舒服一些,而且把那个痰咳出来之后,我就觉得胸腔整个好像空开了这种感觉。
  那么听到这些话之后呢,我心里就很踏实了。到了2月7号,他体温整个都控制好了之后呢,我们就不再给他使用麻黄附子细辛汤为底的这个方剂,而重点的是用瓜蒌薤白半夏汤来给他加减。并且在里面加了大量的这个苏子、僵蚕、地龙、茯苓等等这样的药。那么用中药把他这个闭塞的胸腔打开,然后让他里面的痰能够顺利的咳出来。
  那么这个方子其实持续用了三次,一共有九天左右。病人整个的情况就得到了很大的好转,他刚开始的时候就是躺在那儿,完全就不能起来。他有的时候吃饭,可能还需要我们的护士去喂他。
  但是大概到了2月13号左右的时候,我查房的时候,他给我发发语音短信的时候,他的声音就特别洪亮了。那但这个时候呢,他在起身的时候,或者他咳嗽的时候,他会觉得这个左胸这边还是隐隐的有一些痛。
  那么后续的这个方剂我们就用的很简单啦,就只用了瓜蒌薤白半夏汤进行治疗。
  我把他两次的这个CT发给大家看一下。我发的CT都是以后面是他的床号,前面是她做CT的日期标记的。
      
  大家可以看看它,其实它这个感染是相当重的,他整个这个后面靠近胸膜这一片儿几乎有,大概1/4左右的双肺都是由大面积的这种毛玻璃状的这个物质的。所以患者最开始的CT的表现和他的临床表现还是符合的。
      
  那么到2月19号,我们复查CT的这个过程中,他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但是因为现在指挥部的要求非常严,所以像这样的CT我们是不能放出院,但是他两次核苷酸检测都是阴性的。这病人的组方,其实我就是用了麻黄加术汤和瓜蒌薤白半夏汤这两个药合方治疗的。
  下面我再跟大家在再讲一个,就是我们有一个14床。我想把这两个疾病做一个对比,在严重程度上都比较严重,可能实际上14床稍微更严重一点。
  14床他是一个上了甲强龙的一个病人。之前我们其实只是觉得上激素不好。但是并没有验证到激素的坏处,当时这个病人因为大家讨论决定要上甲强龙,后来还是给他上了。但是很明显,这个病人他的整个胸片的吸收速度在减慢。也就是说,他在医院呆的时间肯定要比其他人要长很多。
      
  这个病人呢,57岁。然后呢,他是一个家庭聚集性发作的一个病例,他家里所有的人,大概三代人有八口人吧,全部都住院了,而且病情都比较重。这个病人在入院前九天就出现了咳嗽发热,当时的发热可能只有37℃,他就自己在家用点儿药。后来2月4号确诊之后送到我们医院来的时候呢,体温最高的时候是39度。
  患者到这边来的时候,它有一个很大的特点跟别人不一样,就是其他病重的病人,他也会跟你攀谈。但这个病人他就精神特别差,他不想跟你讲话。他一直觉得胸闷,也不愿意起来。我问他口干不干,他说不干,只是觉得怕冷,就是觉得身上特别冷,而且没有汗。
  当时他的整个血常规,中性粒细胞啊和淀粉样蛋白以及降钙素都是不正常的,他的转氨酶也不正常。尿蛋白是一个加号。当时他的血氧饱和度只有93%。所以他这个整个的这个化验结果和他当时的这个人的这个精神状况和外在的表现,我觉得也是比较符合的。
  那么因为它有恶寒怕冷、又想睡觉,总是想睡。精神不好,然后口又不渴的这种表现,所以当时呢,我就还是给他用了麻附辛,然后加了一点点人参。这些给他用,但是呢。因为它实在是温度太高,而且精神状态不好,所以当天晚上。我不在的情况下,其他医生最后还是上了80毫克的甲强龙。
  那么第二天早上这个病人呢,他的体温就正常了。但是血氧饱和度一直没有办法提升,还是93%。
  到了2月9号早上查房,我写了一个提纲,实际上每天早上。我都会准时在群里跟所有的这个病人沟通,然后联系。那么第二天早上查房的时候,患者还是胸闷,咳嗽,而且是干咳,还是不想动。
  我开始以为他体型瘦小,是不是本身体能就不是特别好?但是他旁边的女婿跟我讲,他说不是的,她是个体力劳动者。他的体能不会差,他非常有劲儿。患者血氧饱和度一直徘徊在93%-95%之间(血氧饱和度上不来可能与激素有关),在2月9号那天早上呢,我就跟组长讲,我说能不能把甲强龙停掉。因为那一天,可能所有的的西医大夫,当时就在考虑要不要上丙种球蛋白。
  我是这么理解这个丙总球蛋白的。我们在我们医院建立并区之前的时候呢。在武汉听说很多同学和老师出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当时就很反对上这个丙种球蛋白,因为首先来讲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疾病上要用丙种球蛋白,当时我是觉得是不是我不太了解丙种球蛋白的作用原理,用于这个疾病的原理。
  所以呢,在2月9号那天早上呢,我就不同意上这个甲强龙啊,我反正把我的理由都说给组长听,很幸运的事呢,我们组长同意了。然后就把激素停掉了,然后也没有去上这个丙总球蛋白(丙总球蛋白临床应用基本无效,且作用时间短,超贵浪费钱),因为患者此时用了激素后体温已经恢复正常了。
      
  2月9号那天我就开了麻黄附子细辛汤打底的这个方子。给他用了党参和生嗮参,然后方子里面呢,像苏子,僵蚕这些药,还有苍术、茯苓。这是这次整个疫情中间我用的比较多的药。
  我想说一下就是,这次所有的中药我都开的是颗粒剂,我这次发现,就是颗粒剂使用的效果和草药之间的差别并不是特别大。
  这个方子开完了以后呢,2月12号的时候。我们的组长去查房的时候就很惊奇的发现这个患者他肯下床。他不仅下床,她还跟周围的人在一起攀谈,而且可以正常地进食。他在2月4号入院,患者2月9号之前。我们的护士长都在反应,患者只吃稀饭,什么都不吃。她问他为什么,他说他不饿,然后问他为什么不想吃,他说不仅仅是不饿,而且他吃不下去,他觉得他吞不下去。
  到12月12号那一天呢,他就开始要点盒饭。然后我在微信里面联系他的时候呢,他也跟我讲,他觉得胸闷减轻了,但是咳嗽咳痰很严重。而且痰都是白色的,但痰很容易咳出,就是不会卡在那里,不愿意出来。那么病人的整个情况都在好转,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呢,我就继续使用了这个,麻黄附子细辛汤合三仁汤加减。对他进行后续的治疗。
  那我把他的那个CT发给大家看一下。
      
  这第一张呢,是她2月5号入院的时候的一张CT片,可以看到他这个肺部损害很重。我个人觉得就没有几个肺叶,或者没有肺泡是可以用的。
      
  那大家可以看到,2月9号那天,他的CT是有好的改变,而且2月9号的那一天的时候呢,他的这个整个的症状也在慢慢好。
     
  2月14号的这一天。我当时我们特别开心吧,因为当时他是一家人,住在这个地方,我们就很担心。我们家病房里要看到这种阴阳相隔的局面。所以14号那天CT片回来的时候,我们整个这个楼层的医务人员都非常兴奋。就是,我们可以通过他的CT片能够看到,他这个片子有透亮的地方存在了。
      
  那么最后一张是他昨天的这个CT。他整个状况已经很好了,他个人觉得他没有任何症状,他现在也不怎么咳嗽,也不咳痰了。患者今天状态很好,但是我说像你这种情况你还是要好好养养,然后再回家。
  那么在这个CT片上面呢,我这次还有我还有一点点我自己个人的一个发现,就是我不知道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我就发现很多病人在完全康复以后,然后我们再来观察他那个CT片的时候。如果他的那个CT恢复到特别透亮,就是那个黑色区域特别的清透的状态下。那我就问这个病人,我说你以前身体好不好,她说挺好。那么我说你会不会出现说一会儿话我就觉得累,或者说很容易出汗的情况,他说没有。
  但是呢,如果说CT恢复到最后,那个肺纹理还是看起来比别人粗一些。然后呢,整个的这个肺的不够特别透亮的情况下。那你问这些病人他就会跟你讲,他说我以前就提不上来气,我以前可能就会出现,很容易乏力啊,很容易出汗这种表现。
  所以我那天和我的同事在讲。我说,其实是不是我们通过CT就能看出这个病人原来是不是有肺气虚的这种表现呢。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一个看法,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
  (注:既往有肺炎、支气管炎、哮喘的患者CT恢复效果差些)但是大家可以看一下,就说这个病人他整个的CT是从2月5号拍的,那到二十号,他就治疗了15天。但是他15天,他CT整个的减退的这个速度其实是达不到我们其他病人的。
      
  这张图呢,是他2月4号入院和2月20号拍的这个舌苔的照片。这个差别我觉得是非常大的,最后面这一张那个照片,我当时还以为是我们病区的老师,是不是拍的有问题。我后来还让他的女婿和他的家里的其他人重新拍了,反复拍了很多张,最后都是后面这个舌苔。
  所以我们把这个30个病人全部看完以后呢。我在昨天的时候,我又把我所有的病人的舌苔重新拍了一遍,因为他们今天要出院了吗?我也把它整理出来,然后给大家看一看。
      
  这是一个缩略图,但是大家可以明显观察到,就是所有的病人的舌苔都没有以前那样的白腻厚。那么他现在这个舌苔是不是一个健康的舌苔,我不能完全保证。但是我个人觉得,因为我问过很多病人,他都告诉我,他说他原来的舌头其实就是这个样子。
  所以呢,在整个这个疾病救治的过程中,我还发现了一些我个人觉得有规律的一个几个小点。我暂时给大家看一下,看其他的老师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
      
  就是这些病人,他大概都是1月31号发病,最晚的一个病是2月2号发现。绝大多数病人是在大概2月2号或者是2月3号那天在院外做的这个CT,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所有的病人在2月8号做CT的时候,都出现了CT加重。
      
  就是这个问题,可能是我不知道其他老师有没有发现的,这个我其实问了很多。很多主任教授来我们这边专家来会诊的时候。当时是在2月10号左右的时候,我也提到这个问题。但是,大概老师们说的意思就是说,这个CT表现好转会落后于整个症状的表现。
  我个人是这样理解的,患者咳嗽、发热、呕泻症状都消除以后,但是他肺部痰淤的这些病理变化并没有得到治疗。因为病人入院的时候都表现为高热。那医生和患者的着重点都放在了这个退热这个问题。我们所有的方剂可能也就是侧重于把体温降下来。我们对于化痰这个事情呢,就比较忽略一些。而且呢,我们因为我的病区主要是以中医为主吗?那其它地区它可能会以西医为主。
  我就会发现有一些没有症状的病人,他入院一段时间之后呢,大概三到四天他会出现呼吸道梗阻的,就是呼吸不畅的等等这些情况。
  后来发现了这个规律以后呢,我就跟我师兄讲过说:那么我们现在是不是要着重化痰?就是即便是他没有症状。我们化痰的药,比如说我个人觉得像紫苏子、白芥子、僵蚕或者是仓术这些药我们是不是就不能停?包括麻黄。麻黄我们一定不能停,那当时我表达了我的理由,那我师兄也是全力支持的。他觉得也的的确不能够停。
  那么后续我们的病人一直用,大概从八号开始,我们也一直在用麻黄,一直用到大概20号左右。那么这一批病人,其中我们今天出院的这15个病人,他的肺部的CT是完全吸收,没有任何痕迹的。
  所以我想的话,是不是我们的这个理论是相对而言比较成立的。在前几天2月18号,我们在头条新闻上就看到这个新冠肺炎的尸检病理报告。包括在群里面,我记得有一个老师,他也发过这个新冠肺炎的这个病理。那么肺内纤维粘液的渗出肺水肿、透明膜的形成等等。
  我的理解就是说,也许这个肺内很多粘液将粘液状的这种物质,那么这种物质我自己认为他就是中医上面的痰淤。那么还是要化痰。一定要把这个痰散开,让他能够有排泄的地方,只有这样病人远期出现这种肺部的这种功能性的问题可能就会比较小。那我刚才给大家截图的,有这个本病的这个特点。
  大概我观察到的是呢,第一周时间呢,这个病它就会进入一个高峰期,不管是它的这个咳嗽咳痰,或者说他肺部的这些表现,它都会进入一个非常严重的状态。
  那么第二个呢就是我还发现一点,就是我们所有的病人,因为当时他是在那个发热门诊留观,留观的时候的新的指南还没有下来,那么所有病人都发了三天的克力芝、两盒莲花清瘟。
  那么这些病人再来的时候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反复的呕吐。他们第一,反复的呕吐,第二不想吃东西,第三有腹泻的这种情况存在,而且这中间有超过2/3的病人,肝功能不正常。所以这个症状我并没有纳入到这个新冠肺炎的这个表现中间。因为患者服用了克力芝,所以我也不清楚究竟是这个新冠肺炎会有出现这种表现,还是因为服用了克力芝或者是莲花清瘟这种特别寒凉的药造成的。
  另外一个呢,就是患者前期反复使用这个退热栓。我们在这一批2月4号这一批病人入院之前,我们收的大概20多个病人,如果病人出现高热,然后你就给他用退热栓退热的话,然后患者这个体温反复,但是他整个这个体温治到平稳,它就需要三到五天的时间。
  但是如果说你不给他使用,让患者各方面的情绪都能够稳定下来。再解释过后,病人整个的状态能够控制住,那么我们就让病人好好的睡,好好的休息,我们密切观察。那么这个时候如果我们用方剂来退热的话,可能这个退热时间会缩短到0.5天到两天左右的时间。
  另外呢,就是液体的量,我跟组长沟通的是每一个病人的液体,如果你实在要用的话呢,那我们的液体不能超过两种。(群友提问:陈老师,请问麻黄剂量多少?)这个麻黄的剂量是这样的,当时定这个麻黄剂量的时候呢,我其实不是很有把握,然后我师兄给我订了一个组方:大概麻黄10克、桂枝大概15到20克,然后杏仁大概15到20克,生甘草大概十克左右。然后在这个基础上,然后你再去加减。
  中医的专家过来巡视的时候,当时也问过我这个问题。他说:你为什么你所有的退热病人都要使用麻附辛。我在这里非常粗略的跟大家解释一下我的想法。我当时也和张苍老师、张英栋老师也讲过我的这个想法。
  因为在去年春天的时候呢。有一个五运六气学的非常好的老爷爷,他就跟我讲过,他说2019年这一年土气比较虚。那么这一年的话呢,你不要做任何伤这个脾土的事情。所以那一年呢,就是去年的春天的时候,我遇到很多感冒发烧的这种小孩儿。一下子上来就高热,这种孩子呢,他就推荐我使用这个附子理中丸,确实屡见奇效。
  然后去年夏天的时候呢,我就跟我很多病人讲,我说你们今年夏天有些脾虚的这种病人。你们不要去轻易的吃这个生冷的水果,不要喝凉水。尤其小孩儿,我都让家长带着保温杯,在夏天带着保温杯,你想想这个确实不太容易做到,但是很多家长都做到了。
  那么到了去年的这个十月份开始呢,我就刻意的把我一些脾虚的病人,或者是一些阳虚的病人,他的草药里面。就加了10到15克的这个附子在里面,然后把这个药加进去以后。我就惊奇的发现。我所有的病人,因为我所有的病人都有答案,我可以再提供查到这些人的名字,我也记得我说病人的姓名。那么我大概有3600个病人,这中间有60%,他是长期在武汉和襄阳。出差的也就是他们,是相当于是候鸟那样的这个工作状态。但是这些病人全都没有感染。
  在早期2月4号之前收到这批病人,他在高热的状态下呢。我始终觉得去年冬天这个时间太短。所以冬藏不足到第二年春天的时候。因为黄帝内经不也讲吗?就是冬天的这个状况不好,那么春天很容易爆发这个温病。所以呢,我还是想把这个冬藏这件事情跟他做好,然后使用了附子。然后再使用麻黄细辛这些药对他进行一个宣散解表的这个作用。
  专家组说这个你大量的使用麻黄汤、麻附辛,那么病人过度的出汗反而也不是特别好。那首先我们是做了准备工作的,那我的师兄,他在我们使用麻附辛之前呢。他给自己煮了一个方子,大概麻黄用到30克,桂枝用到45克这个比例。然后他喝了三天。他和他的师兄一起喝了三天,这三天或者中他们两个人没有一点点发汗的迹象。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不适。所以我们才把这个方子用到病人身上。
  那么给病人用了以后呢,我发现病人只有在高热的过程中,他会微微有一点点出汗。那么汗出这个烧就退了,那么后期我们在用麻黄加术汤甚至说其他的一些麻黄类的汤剂的时候,病人没有一个出现这个发汗的这个表现。
  所以后来我跟张英栋老师去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也给我发了两篇那个非常有价值的文章,当时也解答了我心里面很多的疑惑。就是,是不是我平常学习的时候就是只记住了麻黄会发汗解表。那么麻黄其他的作用是不是都忘记了?
  我记得有一次,黄仕沛老师在讲课的时候,在年会上也曾经讲过他用麻黄汤治疗一个因为安定口服儿昏迷不醒的老人家。所以我总觉得麻黄在这次疫情中间,他对我而言有两个作用,一个作用就是把整个这个肺,肺气完全打通开来。第二个作用呢,因为肺通调水道吗?那么你上面的肺气打通下来之后呢,那么底下的这个小便量就会增加,整个身体里面为这次疫情而造成的这种水湿就会很快的排出去。
  所以事实也得到了证明,很多病人在服用了这些麻黄之后呢,它出现小便增多。但是他没有口干的这种现象。整个人会变得比较清爽起来,所以在用到后期的时候,我开始对这个方剂越来越自信了。
  另外一个就是我想说一下,我对这个疫情还有一个看法。就是我们在看杂病的时候,就是平常我们给病人调理的时候,因为我是治未病科的,那么病人就要面临一些体质上的调理。所以在去年刚开始收治一些病人的时候呢,就是我们去远程会诊一些病人的时候。我也会想这个病人的体质,我会想他很多这些内科杂病的这些问题。但是当经过我们开病区,陆陆续续收了十几个病人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突然间觉得。我谈一下我个人的想法。
  我突然间觉得,这场疫情她是不是就只是一场意外?就是这个病人,他本身不管他健壮也好,或者他不健壮也好,他平常是个什么状态也好。他就是遭受了一场意外,那么这场意外让他突然间措手不及,他没有能力反抗。那么这个时候我们是不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关注在我去除这个寒邪湿邪。我把它去除掉以后,然后它相当于这个病人就水落石出了,它本来的状态就展露出来了。
  那么在病程后期的时候,只要病程拖得不是特别长的话,患者整个正气都是存在的,他并没有被这个冲击打击的多么厉害,那么她也不存在说有后面的这些气虚啊等等这些表现。
  所以我统计一下,这30个病人的方剂,中间可能只有我的四个危重证。年纪比较大一点,就是他们平均年龄是超过60岁的这样的病人。我可能用了一点党参和黄芪,但是其他病人都没有使用过这样的补气的药。反而在使用这个麻黄类系之后呢,他这个寒邪湿邪解除了之后,病人症状都非常好。
  我还做了一个统计,我们在入院第五天的时候。我们还有将近七个病人,只能吃稀饭。就是米饭啊,馒头啊,他都吃不了,但是,到昨天为止,我们在院病人30个人中间。我们是点了将近40份盒饭,为什么呢,因为有些男孩子。他一份儿盒饭,他吃不饱。所以我自己认为,当一个病人的食欲打开了他这个。脾胃的功能健康了,恢复了正常的功能状态。那是不是就说明他整个的这个就是他这次的遭遇的,这个劫难就算是结束了(病毒感染是自限性的,治疗主要是防止洪峰引起的次生灾害,次生灾害的损害被机体放大了,大于病毒本身的毒力。
  所以提醒大家,即便找到了有效的抗病毒药,病毒还可以变异,还会有次生灾害出现,导致死伤,而这时中医的治疗仍然有用武之地,这就是中医的魅力,以不变应万变,时刻守护着中华儿女)。
  我们治疗的这30个病人。大致的这个经过和想法都跟大家分享完了,非常感谢大家的聆听,谢谢大家!
  *后记:*
  本文是通过语音转化而成的,难免有些错别字,文中蓝色部分为小编的注解。文中内容是真实的,但文中治疗方法不一定普遍适用,不可自行模仿使用。本文力求给广大患者及医务工作者展示中医治疗的情况及效果,让大家对新冠肺炎的治疗更有信心,让大家对中医更有信心。
                                                                   2020年2月22日独摇草于武汉美林青城整理。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方币 +10 收起 理由
gugu + 10 优秀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上一篇:六经辨证治肺炎(三)
下一篇:世卫外方组长:目前只有一种药可能有效,就是瑞德西韦

14

主题

9

好友

49

听众

荣誉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44
发表于 2020-2-26 16:2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学友的经验。我觉得您很多方面说得很对。不过还是那句话,认清方证,心中有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5

主题

4582

好友

790

听众

管理员

传承经方靠大家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2940

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20-2-26 18: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该文原始录音链接:https://pan.baidu.com/s/15Fy-GzjJQtIXUFIVpmjS4A
提取码:e6s8
传承经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4

主题

66

好友

86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纯青经方焰 继开铸精诚

Rank: 6Rank: 6

积分
8412
发表于 2020-3-4 10: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专家组说这个你大量的使用麻黄汤、麻附辛,那么病人过度的出汗反而也不是特别好。那首先我们是做了准备工作的,那我的师兄,他在我们使用麻附辛之前呢。他给自己煮了一个方子,大概麻黄用到30克,桂枝用到45克这个比例。然后他喝了三天。他和他的师兄一起喝了三天,这三天或者中他们两个人没有一点点发汗的迹象。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不适。所以我们才把这个方子用到病人身上。
  那么给病人用了以后呢,我发现病人只有在高热的过程中,他会微微有一点点出汗。那么汗出这个烧就退了,那么后期我们在用麻黄加术汤甚至说其他的一些麻黄类的汤剂的时候,病人没有一个出现这个发汗的这个表现。
  所以后来我跟张英栋老师去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也给我发了两篇那个非常有价值的文章,当时也解答了我心里面很多的疑惑。就是,是不是我平常学习的时候就是只记住了麻黄会发汗解表。那么麻黄其他的作用是不是都忘记了?
  我记得有一次,黄仕沛老师在讲课的时候,在年会上也曾经讲过他用麻黄汤治疗一个因为安定口服儿昏迷不醒的老人家。所以我总觉得麻黄在这次疫情中间,他对我而言有两个作用一个作用就是把整个这个肺,肺气完全打通开来第二个作用呢,因为肺通调水道吗?那么你上面的肺气打通下来之后呢,那么底下的这个小便量就会增加,整个身体里面为这次疫情而造成的这种水湿就会很快的排出去。
  所以事实也得到了证明,很多病人在服用了这些麻黄之后呢,它出现小便增多。但是他没有口干的这种现象。整个人会变得比较清爽起来,所以在用到后期的时候,我开始对这个方剂越来越自信了。

  这位医生的总结非常到位,真是个好学勤践又善思的“明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4

主题

66

好友

86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纯青经方焰 继开铸精诚

Rank: 6Rank: 6

积分
8412
发表于 2020-3-4 10: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恐惧来自无知,英雄来自中医---转载自365医学网

gugu 发表于 2020-2-26 18:06
该文原始录音链接:https://pan.baidu.com/s/15Fy-GzjJQtIXUFIVpmjS4A
提取码:e6s8

  非常感谢管理员老师的分享,下载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

主题

2

好友

112

听众

荣誉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341
发表于 2020-5-9 10:04: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一线医生提供的症状记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经方医学论坛 ( 苏ICP备05020114号|网站地图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9-30 17:03 , Processed in 0.323253 second(s), 5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4-2019 hhjfs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