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方证 药证 体质
查看: 756|回复: 12

“脾”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靶器官,“术”可能是关键药

[复制链接]

3

主题

0

好友

2

听众

经方小学生

积分
272
发表于 2020-2-12 14:5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昨天看了篇文章(https://www.toutiao.com/a6792029641159737859/),是从西医角度思考的,其中提到在SARS尸检报告中发现多个病例的脾脏的白髓严重萎缩,也就是淋巴细胞严重不足,于是作者推测是SARS损伤了免疫系统,造成免疫能力下降,然后当肺出现其它感染时,免疫细胞不足以抵抗,于是形成细胞因子风暴,最终导致呼吸衰竭而死亡。
因此作者认为SARS攻击的是免疫系统。肺不过是因为直接对外的器官,所以外在症状多表现为肺炎,非典型。
我觉着这个思路值得借鉴,此次冠状病毒的治疗似乎应该从脾入手。从各方报道的症状显示,新冠肺炎患者多有舌苔腻、乏力、便溏等“湿”邪困脾的症状,而胸闷则应该是脾不能化湿的一个表现(脾为生痰之源,肺为储痰之器),根源不在肺。
故对治应从健脾燥湿为基准,兼用对症治疗。用药可能当以白术/苍术为君,兼用葶苈、苏叶等对症药为辅助。只要不伤脾阳,不增湿。大体上各个药方都是有效的。

另外推测一下,也许类似SARS这类的冠状病毒,只要是针对“脾”的,也许“术”都适用。甚至HIV吧?




上一篇:七论广东援鄂中医团队治疫捷报
下一篇:八论治疫因急学中医援鄂先遣队速愈重症的经验

370

主题

8

好友

27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积分
7453
发表于 2020-2-12 16:45:3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脾”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靶器官,“术”可能是关键药




后生可畏(经方小学生之“生”),烟波浩淼先生的思路很值借鉴。

在治武汉瘟疫的中药方剂中出现大量白术、茯苓等健脾药。

从中医另一个思路来考虑,治疗的过程中,脾胃是吸收药物的第一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2

好友

10

听众

经方初中生

积分
642
发表于 2020-2-12 16: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思路好,值得注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4

主题

47

好友

78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纯青经方焰 继开铸精诚

积分
8040
发表于 2020-2-12 17:5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梦回杏林 于 2020-2-12 18:09 编辑

  看了一些新冠肺炎患者的面相,基本上都偏胖,有痰湿体质(半夏体质)。
  个人认为可以说新冠肺炎是一种“新感引动伏邪”导致的疾病,新冠病毒毒力并不强,而患者因为“伏湿深重、脾虚阳衰”而受染,所以临床显示少儿发病率远低于中老年,且在不使用温病方的情况下单用经方治疗就能取得很好的效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2

好友

2

听众

经方小学生

积分
392
发表于 2020-2-12 18:07:13 来自手机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偷换概念,脾脏≠中医的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2

好友

10

听众

经方初中生

积分
642
发表于 2020-2-12 23: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zchu 于 2020-2-12 23:18 编辑

有报道说美国一高校证实,甘草酸二铵可以治疗新冠肺炎,联想到甘草酸苷(美能)和  甘草酸二铵都是治疗肝炎的药,说明这里面有一定的联系

http://guba.eastmoney.com/news,600277,902680006.html



甘草酸可以抑制新冠肺炎!亿利生态是种甘草的大户,既治沙,又入药。前景广阔!                                                                    
                                                                    一场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以下简称NCP)疫情席卷中国已经近两月之久,目前仍没有特异性的抗病毒药物。2月5日,国家卫健委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明确指出目前没有确认有效的抗病毒治疗方法。《JAMA》在线发表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志勇关于治疗NCP的论文,明确提示了暂时没有有效的抗病毒药物,由于患者大部分接受了抗病毒治疗以及抗生素治疗,研究者得出结论是:没有显示明显作用。

但是在中国乃至全球医疗科学家的努力之下,已经有很多对症治疗的成功案例,让我们看到了潜在的新药或老药新用的曙光。近日,来自斯坦福大学和香港大学的专家联合发表论文,表示甘草酸可能作为NCP的潜在抑制剂。

2月3日,国际顶级学术期刊《自然》(Nature)以“加快评审文章”形式在线发表了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关于2019-nCoV的研究论文,确认了2019-nCoV进入细胞的路径与SARS冠状病毒一样,即通过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 ACE2)细胞受体,该发现为后续疫情防控和药物研究等奠定了重要基础。
最新研究表明甘草酸可与ACE2结合
既然ACE2是此次2019-nCoV感染的关键分子,ACE2结合剂就有望成为2019-nCoV感染的治疗药物。几乎同一时间,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神经外科专家与香港大学中医药学院专家联合发表论文,证明甘草酸可以与ACE2结合,因此可以得出甘草酸制剂预防2019-nCoV感染具有潜在的应用价值。

据了解,甘草酸是甘草中最重要的活性成分,分离提纯技术的更新将甘草酸的应用逐渐推向现代化,最新一代的甘草酸制剂为新型口服甘草酸(甘草酸二铵肠溶胶囊),以及纯体甘草酸制剂(异甘草酸镁)。
据悉,甘草酸二铵肠溶胶囊是甘草酸二铵与磷脂的复合物,显著地提高了生物利用度,属于制剂工艺的重大突破。甘草酸二铵和磷脂酰胆碱脂质复合物提高了甘草酸在小肠的吸收率及血药浓度。与普通胶囊相比,生物利用度提高了4.87倍,具有重大临床意义;加入磷脂后,甘草酸二胺肠溶胶囊含有甘草酸二铵和磷脂两种成分,具有抗炎和膜修复的双重功效。甘草酸二铵肠溶胶囊是获两项国家发明专利具有独特制剂优势的药物,是各种肝脏炎症的特异性治疗药物,曾获中国国际专利与名牌博览会金奖,并在第9届百姓安全用药调查评选中获得“放心药奖”。
历时10余年开发成功的异甘草酸镁注射液,是在复方甘草酸苷注射液基础上,基于“促进甘草中单体更多向单体转换”的理念,攻克构型转化、分离纯化两大研究难关,终于在2005年研制成功,为全球第一个99.9%纯反式异构体甘草酸盐,打破了日本在甘草酸制剂的垄断地位,代表了国际甘草酸药物研发的最高水平,目前国内外尚无同类产品问世。作为自主研发的一类新药,异甘草酸镁注射液获得11个国内授权专利,并获得第十届国家专利金奖、国家科技部863项目在内的多项课题资助。
研究表明,甘草酸直接抗病毒作用明确,可调节免疫功能发挥抗病毒作用,且有明确的抗炎机制。2003年有较多文献报道,甘草酸制剂曾作为治疗SARS有效药物进行临床的治疗。田庚善等发表论文指出无论是直接抗病毒还是间接抗病毒,甘草酸都可能对SARS的治疗具有一定作用;吴小林等发表文章阐述甘草酸对SARS冠状病毒的抗病毒活性。甘草酸不仅可抑制病毒的复制,还可以抑制病毒的吸附并渗入病毒,适当地监测使用,甘草酸治疗SARS是有效的。
多位援鄂专家表示,NCP重症患者可启动炎症风暴,导致肺外的多器官衰竭。而甘草酸具有明确的抗炎机制,可抑制由炎症刺激诱导的磷脂酶A2/花生四烯酸(PLA2/AA)、NF-B及MAPK/AP-1关键炎性反应信号在起始阶段的代谢水平,抑制三条炎症通路相关炎性反应信号的活性,下调炎症通路上游相关促炎性细胞因子,包括TNF-、IL-8、IL-1、IIL-6、相关趋化因子以及环加氧酶(COX)的表达,阻断炎症通路下游,包括一氧化氮(NO)、前列腺素(PG)和活性氧(ROS)的生成。
病毒进入细胞之后,促使炎症因子产生,损伤细胞,促进纤维化。甘草酸二铵通过抗氧化、抗炎作用,可遏制细胞的纤维化,使纤维化进程阻断,保证肺组织的基本功能,即便在病毒损伤状态,组织细胞也能够维持一定的活力,这个难得的时间窗足以调动组织细胞免疫力,以清除病毒。
值得一提的是,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詹庆元教授曾在国家卫健委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对2019-nCoV感染重症患者,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会遗留一定的肺损害修复的变化,比如肺纤维化。研究表明,异甘草酸镁可通过p38MAPK/Akt/NOX 4途径抑制成纤维细胞分化,改善辐射诱导的肺纤维化。
为缓解当前疫情,科学家们通过一系列的基础研究和举措,希望能在短期内找到有效的候选药物。如何能在短期内发现可能的有效药物?运用“老药新用”的研发手段,即通过筛选已经过一期临床实验验证的、安全性有一定保证的药物,加快候选药物的研发速度,同时研制更安全有效的药物和疫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1

听众

经方新手

积分
58
发表于 2020-2-13 00:4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量太阴証是必然的,也就是钟南山说的肠道感染。放到经方体系当中非常容易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1

听众

经方新手

积分
58
发表于 2020-2-13 00:5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该病毒没有什么特异性。标准的六经传变发展规律。不光脾,肾也有报道,他们已经有论文声称病毒会“专门攻击肾脏”。只不过西医最容易做X光,最容易发现肺部病变,于是声称这是肺炎病毒。慢慢等着看,就会发现远不应该称其为肺炎。

单是一个炎字,让多少人默认地要用各种抗生素,清热排毒的方法。实际上没有什么炎不炎的,就是一种病毒,按照六经传变规律变化。所以应该还是回到经方的思路上来,最能够看清问题的本质,而不是瞎子摸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4

好友

0

听众

经方初中生

积分
752
发表于 2020-2-13 09: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白术不如苍术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4

主题

47

好友

78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纯青经方焰 继开铸精诚

积分
8040
发表于 2020-2-13 10:32:3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脾”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靶器官,“术”可能是关键药

zhang756551779 发表于 2020-2-13 09:10
我觉得白术不如苍术好

  有人考证说经方中的“术”很可能就是“苍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7

好友

32

听众

经方大学生

积分
2602
发表于 2020-2-13 13:2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yzr 于 2020-2-14 00:03 编辑

用甘草酸救治新冠肺炎患者

武汉大学药学院教授丁虹从1月28日起在微信公众号《虹说健康》上 发表了一系列文章 推荐使用 甘草酸二胺+ VC,芦丁,Q10等 治疗新冠肺炎,救治了许多患者,跟踪了千余名患者。文中提供了丁虹过去(10年)对甘草酸的研究成果,对新冠肺炎的救治意见,看法,实例等。坚决反对乱用药。并在回答读者提问中,证实中南医院开始进行临床试验的传闻属实。

我的救治经验 丁虹

在买不到“利托那韦”等可能有临床获益的抗病毒药情况下,建议38度以下患者,停止服用退烧药(布洛芬、快克、氨酚黄那敏等),以免掩盖病情。我建议患者购买了甘草酸二铵胶囊(这是一个治疗病毒性肝炎的药物),按说明书,一天3次,1次3粒。同时配合维生素C,强化治疗期间每天服用0.5g,症状恢复正常后,维持每天0.1g至整个冬季。有条件买到芦丁的,可按照说明书的量加服用芦丁。

目前接受咨询的大约28例患者(无法获得住院机会),大多数发烧37.5-38.5℃之间、咳嗽、胸闷、食欲不佳(晚上睡觉憋醒)持续5-7天以上,目前救助情况是,2例服药1天后,体温恢复正常、食欲变好、无胸闷等症状,其余都在服药2-3天后好转,1例服药3天后(今天),无明显好转,但没有加重。
由于本病无特效药,只能针对发烧给予退烧药、咳嗽给予止咳药,这个方案,在一定程度上代替“皮质激素的抗炎作用”,但没有皮质激素的免疫抑制等作用,可能有助于病情的改善。

目前标准的临床治疗周期是2-3周(官方公布)。

特殊情况下,为什么我慎重的选择了甘草酸这个植物提取物

甘草在古方中常用于调和某些药物的烈性。如调味承气汤用本品缓和大黄、芒硝的泻下作用及其对胃肠道的刺激。另外,在许多处方中也常用甘草调和诸药。

2003年非典,为了抢救患者的生命,采用了大剂量的“糖皮质激素”,对抗病毒引起的炎症,但大量的患者后来集体患上了“股骨头坏死”。那时开始,我决定研究一个能抗击炎症,又没有皮质激素严重副作用的药物。

经过多年大量的实验,我们证实,甘草酸有非常好的抗炎作用,但没有皮质激素的免疫抑制和骨质疏松作用。当然,它也有副作用,对部分人群,可引发高血压,但不是永久性高血压,停药后可恢复,因此,高血压患者慎用。我们率先将它用于治疗世界难治性疾病“炎症性肠病”,取得良好效果,2007年获得发明专利授权,国外使用权转让给“onepharm.公司”。

https://mp.weixin.qq.com/s/dIvLpdpAbaE4l35Fot6jSA


2016年尝试用于肺炎治疗,改善肺部症状  丁虹

2016年,我父亲因咳血住院,检查结果为“间质性肺炎(无菌性)”,住院8天,无好转,食欲变差,D-二聚体严重超标,提示全身弥漫性凝血,我决定出院。对于无菌性间质性肺炎,目前标准的临床方案是糖皮质激素治疗,因父亲年近80岁,于是,我采用了甘草酸二铵+VC+芦丁,父亲当时质疑,为什么用一个治疗肝炎的药治疗肺炎。我讲述的原理是:甘草酸具有“磷脂酶A”抑制作用,与皮质激素一样具有一定的抗炎作用,但不抑制胸腺(我们人体的免疫器官);VC(0.5g/天)+芦丁,可增强血管密度,减少血管渗漏,从而减轻炎症。

服药3天后,咳血止住,一周后咳嗽消失,咽部粘痰消失。停甘草酸二铵,继续服用VC+芦丁,三个月,以后常规补充维生素C 0.1g/天。75岁时我父亲每天需吸氧,因为有慢阻肺,随着治疗的推进,80多岁,慢阻肺症状减轻,可以不用呼吸机吸氧了。

武汉新冠肺炎救助,我的成功案例

2020年1月25日开始,我基于自己长期的研究,开始对无法住院就医的朋友尝试性救助:
甘草酸二铵(1天3次,1次三粒)+曲克芦丁(根据说明书)+VC(0.5g/天)
3天过去,这套方案,目前试用情况,60%一天好转,三天体温正常,少数,需要4-5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4

好友

0

听众

经方初中生

积分
752
发表于 2020-2-13 13: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脾”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靶器官,“术”可能是关键药

梦回杏林 发表于 2020-2-13 10:32
  有人考证说经方中的“术”很可能就是“苍术”。

我看了一篇文章,说当时古代人们把苍术和白芷做熏剂,点燃后熏。可以祛除瘟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

好友

10

听众

经方大学生

积分
2571
发表于 2020-3-4 08: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医专家早就说过新冠肺炎病情与“湿“密切相关。奈何西医不懂“湿”为何物,仍然输液不停,这不是湿上加湿,火上浇油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经方医学论坛 ( 苏ICP备05020114号|网站地图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4-8 19:44 , Processed in 0.290507 second(s), 6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4-2019 hhjfs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