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方证 药证 体质
查看: 2397|回复: 4

武汉肺炎经方如何诊治?我看到的思路最清晰的分析

[复制链接]

7

主题

0

好友

2

听众

经方小学生

Rank: 2

积分
319
发表于 2020-1-24 12:4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方术派 于 2020-1-30 22:11 编辑

转载请注明 民间中医网 水中火先生原创

发病原因分析
了解到武汉的气候状态,一个是阴雨,一个是湿冷。尽管较以往冬天,温度偏高一些,但没有阳光。从2019年的12月7日到2020年的1月20日,全部为阴雨雾天气,整个阴雨期长达50天。就这样一个“又寒又湿”的武汉环境,给“冠状病毒”非常舒适的生存环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舌象,不管舌苔偏黄还是偏白,但总的呈厚腻苔。我判断其病因属性以“湿”为主,湿困脾闭肺,气机升降失司,湿毒化热、阳明腑实,湿毒瘀热内闭,热深厥深。为什么男性发病率高于女性,就是因为男人更爱喝酒,形成酒湿热体质,以致成为这次湿温的易感人群。所以总结下来前期的预防与治疗,我给出了三仁汤从小便清利湿温。中期以 大柴胡汤 调和肝脾,尤其生大黄一味药能力挽狂澜,通过腹泻排泄肠胃湿热,拔出病毒 湿热的滋生环境,下多亡阴的,要以葛根黄芩黄连汤保津,其中用黄连也大有深意,因为《经》云脾苦湿,急食以燥之,余细观《桂林古本伤寒论》治疗湿温就是用猪苓汤加黄连丹皮。黄连味苦能燥湿,专治湿温。晚期,出现脓毒性休克,代谢性酸中毒,只能用大承气汤一搏了。 具体治疗原则如下

预防
当前在许多医院出现的“恐慌性就诊”现象,非常不利于对病毒传播的防控。

        因此,理应把预防提到和治疗至少同等重要的位置。

        出现轻微疑似症状或者其他有预防用药需求的朋友,可以选用三仁汤。

        温病条辨云:头痛恶寒,身重疼痛,舌白不渴,脉弦细而濡,面色淡黄,胸闷不饥,午后身热,状若阴虚,病难速已,名曰湿温。汗之则神昏耳聋,甚则目瞑不欲言,下之则洞泄,润之则病深不解,长夏深秋冬日同法,三仁汤主之。

        作为预防用方,三仁汤开上焦肺气,盖肺主一身之气,气化则湿亦化。让身体的情况成为不利于病毒存活和肆虐的环境,可有效起到预防作用。

        三仁汤方:

        苦杏仁15捣碎,飞滑石18,白通草6,白蔻仁6(后下),竹叶6,厚朴6,炒薏仁18,半夏15。  (注明:温病条辨中,原方用生薏仁,这里换成炒薏仁。如果药店只有生薏仁,买回去炒一下,健脾除湿。)  

《伤寒论》以不变应万变,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一部千年巨著 理法方药俱备,有方有论,还原仲景当年临证治疫时以病证为转移,丝丝入扣,步步为营,开创了辩病证而论治之道。

1、太阳病阶段
典型症状——发烧,恶寒(注意:有咽干、咽痛的情况禁用桂枝

目前 西医检测以发热为主,患者是否出现恶寒,头痛等指向太阳病的细节,西医不关心,但对中医来说确是大有用处。因为 《伤寒论》在太阳病的提纲条文中,明确指出
1,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


病例一
1月22日下午15:55分,辽宁宣布确认2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这两个输入式病例都值得仔细看,因为让人不寒而栗。
第一例病例,孙某,男性,33岁,在武汉融创置业工作,1月11日出现发热、畏寒、肌肉酸痛等症状,体温最高39.4度,1月12日去了武汉协和医院就诊。

病例二

韩国疾病管理本部介绍,该患者居住在武汉市,入境韩国前一天的18日起出现发烧、发冷和肌肉酸痛等症状,在当地就医被诊断为感冒。但该女性没有去过被认为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传播有关联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等地,也不曾接触过野生动物。

现已明确此病早期 在太阳病阶段,可以用 大青龙汤,需要抓住 无汗恶寒 四个字的关键症状,伤寒论条文 太阳中风,脉浮紧、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烦躁者,大青龙汤主之;若脉微弱,汗出恶风者,不可服之。


如果患者 有汗无汗无法准确判断,则用 桂枝二越婢一汤,此方与大青龙汤的区别就是 把大青龙汤的杏仁换成了 白芍。

大青龙汤剂量(必须要无汗而且恶寒,两个症状缺一不可才能用)

生麻黄 六克  桂枝 二克  甘草二克(炙) 苦杏仁 三克(捣碎)
生姜 三克(切)  大枣 1枚(劈)  生石膏 12克(碎)


桂枝二越婢一汤剂量(必须要有恶寒才能用,适用于看起来像大青龙汤证,但是有汗无汗不好判断的情况)

桂枝6克、白芍药6克、生麻黄6克、甘草(炙)6克 ,大枣(擘)1枚,生姜(切)8 ,生石膏(碎)8

无恶寒的用 麻黄杏仁石膏甘草汤

生麻黄 四克  杏仁 四克(捣碎)  甘草二克(炙)  生石膏 8克(碎)
补充
典型症状伴有干咳,呼吸不畅,腹泻
太阳病,桂枝证,医反下之,利遂不止脉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者葛根黄芩黄连汤主之。
患者在太阳病阶段出现腹泻的情况,用葛根黄芩黄连汤
        葛根 24克,甘草 6克(炙),黄芩 9克,黄连 9克。


2, 传入少阳轻症

  伤寒论云:伤寒一日,太阳受之,脉若静者,为不传,若欲吐,若躁烦,脉急数者,为传也

“若欲吐”知邪已传阳明(出现消化道胃肠症状)也,故“为传也”“若躁烦”知邪入少阳,“躁烦者”心烦喜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故也“为传也”
迄今已发现多个“不典型”病例中,一45岁男性患者就诊时无发烧、咳嗽等呼吸系统典型症状,仅以消化系统症状为首发表现:如轻度纳差、乏力、精神差、恶心呕吐、腹泻等;
(重磅!发热咳嗽非新冠肺炎唯一首发症状)

少阳之为病,口苦,咽干,目眩是也。
伤寒五六日 ,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
或腹中痛、或胁下痞鞭、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热,或咳者,小柴胡汤主之。
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 凡柴胡汤病证而下之,若柴胡汤不罢者,复与柴胡汤,必蒸蒸而振,却复发热汗出而解,

小柴胡汤
北柴胡24克  黄芩9克  党参9克  姜半夏12克  甘草 (炙)9克  生姜9克 (切)   大枣 (擘) 二枚


传入少阳重症

早期病人被忽略的原因就是症状太常见,没有特殊性 发展到少阳阳明重症的时候就出现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问题  ,则用大柴胡汤 ,其中生大黄一味药是关键,能力挽狂澜,使得病毒从胃肠道清理掉。出现胸腔积水的,加葶苈子, 情况严重的出现脓毒性休克,难以纠正的代谢酸中毒和出凝血功能障碍要用大承气汤


大柴胡汤 后期发展到少阳阳明重症阶段 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

北柴胡24克  黄芩 9克  白芍药 9克  姜半夏 12克
生姜 五克  枳实 9克  大枣 二枚(劈)  生大黄 6~9克后下  葶苈子7(有胸腔积液加)

最严重的,少阳阳明再误治底子差的转入少阴,少阴心肾乃生命的根本,死人最多,伤寒论立有少阴三急下证(脓毒性休克,难以纠正的代谢性酸中毒,出凝血功能障碍)

伤寒论云:伤寒,若吐、若下后,不解,不大便五六日,上至十余日,日晡所发潮热,不恶寒,独语如见鬼状;若剧者,发则不识人,循衣摸床,惕而不安,微喘,直视;脉弦者生,涩者死;微者,但发热,谵语者,
大承气汤 主之

伤寒六七日,目中不了了,睛不和,无表里证,大便难,身微热者,此为实也,急下之,宜  大承气汤


生大黄 12 厚朴 24  枳实 15 芒硝 9(关火下,注明芒硝不能煎煮)

先煎煮厚朴枳实 15分钟,再煎煮生大黄5分钟,关火下芒硝

http://news.163.com/20/0122/20/F3H6S1CP0001899O.html
                           让人心寒的新型肺炎病例:1人在武汉就诊无果飞大连住院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 ...c&qq-pf-to=pcqq.c2c
韩媒:一访韩武汉女子被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未去过海鲜市场















上一篇:武汉肺炎的个人肤浅中医认识
下一篇:(转发温病方)达原饮漫谈

6

主题

4

好友

0

听众

经方小学生

Rank: 2

积分
140
发表于 2020-1-24 17: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0

好友

7

听众

经方小学生

Rank: 2

积分
366
发表于 2020-1-24 23: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yu9 于 2020-1-24 23:27 编辑

没亲自去见过这种病患,治疗过,或者自己感染过这种疾病,在这个时候不建议随便发表治疗意见。
现场见过病患的,治过的,感染过的其治疗方案,意见参考性更大。

望闻问切,四诊合参都没有,就在那讨论的话,很容易走偏。

如果只是那么简单,武汉当地会经方的应该已经一炮打响了

这个病在当地因为患者体质,情况不同,肯定也有证型典型简单的,复杂的。
目前从见诸报道的各种病例,看到三阳证各个阶段的有,太阴,少阴阶段的也有,起病不同,虽然可以依六经法随证治之,但目前湖北中医界没太多声音出来,怕是没那么简单。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74

主题

66

好友

86

听众

经方硕士生

纯青经方焰 继开铸精诚

Rank: 6Rank: 6

积分
8410
发表于 2020-1-24 23: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武汉肺炎经方如何诊治?我看到的思路最清晰的分析

本帖最后由 梦回杏林 于 2020-1-24 23:51 编辑
liyu9 发表于 2020-1-24 23:16
没亲自去见过这种病患,治疗过,或者自己感染过这种疾病,在这个时候不建议随便发表治疗意见。
现场见过病 ...

  有道理,明清众多温病大家也是精通伤寒的,如果经方医学的理论和方药能够满足当时疫病诊治的临床需求,恐怕不会放着现成的久经验证的经方不用,去另起炉灶、独辟蹊径,另搞一套理法方药出来,开创一大温病学派。

点评

也有相近看法.不止这次瘟疫,平时杂症也是这个道理  发表于 2020-1-25 09:4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经方医学论坛 ( 苏ICP备05020114号|网站地图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9-30 06:29 , Processed in 0.131724 second(s), 5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4-2019 hhjfs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