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方证 药证 体质
查看: 700|回复: 12

胡希恕关于第148条及冯世纶关于第147条之辨正

[复制链接]

3

主题

2

好友

2

听众

经方小学生

积分
240
发表于 2019-3-20 21: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胡希恕关于第148条及冯世纶关于第147条之辨正
    胡希恕先生教给后学们学习《伤寒论》的方法是“始终理会”,就是说《伤寒论》不但要前后文对照着读,而且要始终反复推敲着读,活到老读到老,对有疑问的条文反复推敲,而且不但要有勇气推翻前学的认识,更要有勇气否定自己的认识。
    就第148条来说胡先生反复揣摩数次修改讲义,“胡希恕最初认为本条与前条紧接,是在标明小柴胡汤与柴胡桂枝干姜汤方证的鉴别,并提示与少阴病、寒实结胸的鉴别要点。后来经前后对照研究反复体会,认为本条即为前条做注解,主要在说明“阳微结”。“阳微指津液微少,阳微结者,由于津液内竭而致使大便硬结的为证言。”后又仍自感勉强:“半表半里津液伤重,见阳微结,还是小柴胡汤证吗?”经反复思考后用按语锁定观点:“按:此亦由于汗下无法而致亡津液的变证,亦即上节所谓为微结者。不过可与小柴胡汤,不如柴胡桂枝干姜汤更较贴切,或传写有误亦未可知。又脉沉紧,当是沉细之误。”这可能是胡希恕先生最后的落笔。而冯世纶先生盖据此认为“柴胡桂枝干姜汤方证由小柴胡汤方证发展而来,因津液伤重,由小柴胡汤方证“阴证机转”而来,正是说明,人们先认识到半表半里的阳证,后认识到半表半里阴证,即厥阴病。……本方证(第147条)六经辨证符合厥阴病提纲,即柴胡桂枝干姜汤方证属厥阴病。”(原载于《中国中医药报》200581日冯世纶)
    不难看出冯先生将第147条之柴胡桂枝干姜汤方证定为厥阴病之方证有两个前提:一是胡希恕先生认为第148条系解释第147条的,故第148条也应该使用第147条的柴胡桂枝干姜汤更为贴切,二是胡先生关于六病的判定即少阴病系表阴证而厥阴病为半表半里之阴证,就是说冯先生是接着胡先生的观点往下说的,或者说是进一步说的。
    胡先生说“或传写有误亦未可知”,那么是否能找到些文献上的证据呢?
一:淳化本《伤寒论》可见第147条的内容于“辨厥阴病形证”篇中“伤寒六日,已发汗及下之,其人胸胁满,大便微结,小肠不利而不呕,但头汗出,往来寒热而烦,此为未解,宜小柴胡桂枝汤。”未见第148条之内容。
二:唐本《伤寒论》两条均可见,第147条“伤寒五六日,其人已发汗而复下之,胸胁满,微结,小便不利,渴而不呕,但头汗出,往来寒热而烦,此为未解,柴胡桂枝干姜汤主之”;第148条“伤寒五六日,头汗出,微恶寒,手足冷,心下满,口不欲食,大便坚,其脉细,此为阳微结,必有表,复有里。沉则为病在里,汗出亦为阳微。假令纯阴结,不得有外证,悉入在于里,此为半在外半在里。脉虽沉紧不得为少阴,所以然者,阴不得有汗,今头大汗出,故知非少阴也,可与柴胡汤。设不了了者,得屎而解。”
三:康平本《伤寒论》可见第147条之内容“伤寒五六日,已发汗而复下之,胸胁满微结,小便不利,渴而不呕,但头汗出,往来寒热,心烦者,柴胡桂枝干姜汤主之。”第148条内容亦可见“伤寒五六日,头汗出,微恶寒,手足冷,心下满,口不欲食,大便硬,脉细者,可与小柴胡汤。设不了了者,得屎而解。”而“此为阳微结,必有表,复有里也,脉沉亦有里也”为旁注,“汗出为阳微,假令纯阴结,不得复有外证,悉入在里,此为半在里半在外也,脉虽沉紧,不得为少阴病,所以然者,阴不得有汗,今头汗出,故知非少阴也。”为嵌注。
四:康治本《伤寒论》可见第147条之内容“伤寒发汗而复下之后胸胁微结小便不利渴而不呕但头汗出往来寒热心烦者柴胡桂枝干姜汤主之。”
    从这些版本的《伤寒论》中我们可以看出,我们常读的版本的文字内容基本是可信的,除淳化本用了“小柴胡桂枝汤”异于诸本外,其它内容各版本出入不大。这样我们就要到条文中去探索究竟了。而通过胡、冯先生的论述,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他们都认为这两条之证候都是“半在里半在外”(宋本、成本如此,唐本、《玉函》作“半在外半在里”)病位上的证候,而病性到底是属阴还是属阳呢?显然冯先生认为是属阴的,即“半在外半在里”之阴证(冯氏认为是厥阴病),可是第147148两条皆言“头汗出”而第148条明言“阴不得有汗,今头汗出,故知非少阴也”,条文虽否定的是少阴证,而更重要的否定的是阴证(“阴不得有汗”)而非冯氏所理解的条文仅否定了“表阴证”而没有否定“半在外半在里”之阴证。
    再详读原文,不难发现两证虽似而致因不同,前条是经误治而成,后条是病程自然发展而来,就此也可以推断出前条患者的素体健康状态应是要好于后条的患者,但前条较后条之热邪入里似更深而近于内,而后条更近于外,就是说病位还是有细微差别的。依脉而论,第148条是沉紧细脉,这应是个有力的脉,决非厥阴病之微细欲绝的虚弱之脉。而前后两条皆有三阳合并病的味道,治则当从少阳,而第148条言“可与”而第147条言“主之”,只因前条已经汗下误治而后条未曾治疗干预过,故有可尝试探讨的空间,可与“小柴胡汤”试治,再依用药进展而作调整。“可与”吗,就是有很多商量的余地,可与这个也可与那个,这也许是两条的不同所在,就是说第148条并非是解释前条的。而第147条亦绝非厥阴病。
                                      2019320。  凡丁草于沈阳






上一篇:医苑杂谈 一七〇 桂枝汤类方
下一篇:刘绍武走出了《伤寒论》胡希恕走近了仲景爷

222

主题

2

好友

111

听众

荣誉会员

积分
7247
发表于 2019-3-21 10:49:04 | 显示全部楼层
     147存疑待考。148本证可与小柴胡汤无可疑。
      理由:147条“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此“胸胁苦满,往来寒热”已具二证。条文还有说“凡柴胡证而下之,若柴胡证不罢者复与柴胡汤(104)”“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心烦喜呕,或心中烦而不呕,或渴------或心下悸小便不利(98)""头汗出(153)”“但头汗出者(221)”皆小柴胡汤证。本条可有可无,还是留置验证吧。
     148条论少阳期举个别的以教人认识现象与本质的关系,大论有数条系列出少阳证群其小柴胡汤偶然证与必然证及兼见证。这里就不一一列举。把个别到一般联系起来,本证与小柴胡汤无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2

好友

61

听众

经方大学生

积分
4717
发表于 2019-3-21 13: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高山 于 2019-3-21 13:18 编辑

语言是人类传递信息的方式。但是语言信息的含义是一个多角度、多层次的表达系统。

语言的第一层含义,是说话人当时表层意识中的目的指向。但是在表层意识之下,语言中还隐藏着非自知的多层含义。这就给了他人从不同角度,结合自己的经历与体会的不同于他人的理解和领悟,这样的机会和可能性。包括正确的和错误的。

同样一部经典,由于阅读者自身的知识结构和悟性的差异,可以演绎出不同的对于经典的理解和演绎。也包括正确的和错误的。

学习中我们常常批评别人,也可能自我否定。这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逐步深入和升华,一种是游移不定和迷惑。

没有客观真理,一切都是人心所为。尊重他人,也尊重自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

好友

2

听众

经方小学生

积分
240
 楼主 发表于 2019-3-21 16: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郑同学,既然是可与“小柴胡汤”就说明不是很有把握的事情,或是趟趟路的打法吧。何以如此呢?盖“半在里半在外”之证候不论阴证阳证皆不如表里之证那么单纯吧,多是较为复杂难辨的,这也就是胡希恕先生说“方证是辨证的尖端”原因,即六病易辨而落到具体的方证上就要小心再小心,揣摩再揣摩了,是用小柴胡汤好啊,还是用柴胡桂枝干姜汤更好啊?胡先生不是一时之惑而是始终理会,自始至终都在反复推敲,难啊!

正如高山同学所言,中医每一次临证都是要呕心沥血的,此话非言中医之难,而是说为医者面对的不是疾病而是生命,时时刻刻都得警醒地面对,慎之又慎,如履薄冰,呕心沥血,唯言其心而非言其力也。若言其力则谈不上什么呕心沥血,山再高,力再弱,但终有登顶一刻,方向明确,登就是了。而医非登山,方向常不明朗,需要细心辨证,反复推敲,这也许是“呕心沥血”的真正内含。

作为一个门外汉,自知写文章质疑权威是一件极其可笑的事情,用班门弄斧之类的词也无法形容这种可笑的行为,但我还是这样做了,为了什么呢?我想既不是为了胡、冯、刘,更不是为了自不量力的自己,而是为了《伤寒论》,为了《伤寒论》的后学们能有一个正确的清晰的认识,我 想我说的是良心话,做的是良心事,所以质疑的批判的文章还要写下去,下一篇文章的题目就叫“刘绍武走出了伤寒论而胡希恕走近了仲景爷”吧,这也是我第一篇文章的观点,这一篇就写写这么说的依据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2

主题

2

好友

111

听众

荣誉会员

积分
7247
发表于 2019-3-21 16:4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心宁先生好,讨论就是亮出自己的见识,仲景师的条文都可以讨论何在乎其他先贤,先生可不是门外汉过谦了,基础探讨不存在什么内外,只要不是咬文爵字之乎者也的孔乙己都会有所收获,先生对条文理解有深度,对不同见识做一了解就是收获。胡希恕刘绍武老前辈都受汤本求真影响我没看出谁走出谁走近,我所学也是接近两位前辈,有可取之处,习之。模棱两可的不看就是了。以前爱辩爱叫真,现在不再找对错,对那些恶语相加讽刺挖苦的当然要反击,学术讨论我尊重个人看法。不去做试图改变他人的认知,也改变不了。如时辰说我不用就是了。可与,主之是在论中互易,我从不在这些说辞上下功夫。谢谢先生评说,有收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

好友

2

听众

经方小学生

积分
240
 楼主 发表于 2019-3-21 20:5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心宁2019 于 2019-3-21 21:01 编辑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大概是胡适语,使我非常受用。做《伤寒论》如此,做《老子》亦如此,前几年写过一篇“老子成书考辨”即是本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之精神进行的,当时做了几种假设,比如《老子》是天子读物非普世之作,《老子》成书距《老子》刊行流通至少有一百年等等,现在做《伤寒论》亦有了同样的感受,同时也验证了我当初的假设是有其可信性的。

《伤寒论》从成书到真真正正地刊行流通大概走过了八百年,近期读了费维光先生的书让我又重新思考《伤寒论》是写给谁的?是士者读物还是医者读物?面对刘绍武与胡希恕,面对伤寒家与温病家,面对《内经》与《汤液》,是是非非同样还得“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学问最怕遇到认真二字,没有叫真的精神将一无所获。

内心感受与小郑同学共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2

主题

2

好友

111

听众

荣誉会员

积分
7247
发表于 2019-3-22 11: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iaozheng 于 2019-3-22 11:41 编辑

“同学”之称听起来似回到大清,称先生,称同仁岂不更好。{:1_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

好友

2

听众

经方小学生

积分
240
 楼主 发表于 2019-3-22 14: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郑同学,不瞒你说我时常梦回汉朝,入仲景门下,寻医问药,慎思谨行。

叫同学多好啊,同学仲景,共习中医,多贴切啊。

小郑同学,你看我叫同学都叫惯了不好改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2

主题

2

好友

111

听众

荣誉会员

积分
7247
发表于 2019-3-22 16:02: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改,有啥不好改。同学?路数不同,认知不一,只能称先生同仁,梦回汉朝?去说梦话,还是不去的好,回到现实入乡随俗,要不我真叫您食古不化的古董了。{:1_1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

好友

2

听众

经方小学生

积分
240
 楼主 发表于 2019-3-22 18: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郑同学,我看这样好了,你今后就叫我老古董,我还叫你小郑同学,谁也不吃亏,都随了自己的心愿了,多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2

主题

2

好友

111

听众

荣誉会员

积分
7247
发表于 2019-3-22 18: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行,我叫你先生,您叫我同学在医院我是小字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

好友

2

听众

经方小学生

积分
240
 楼主 发表于 2019-9-25 12:38:1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再读147条,共参134条反思之,为什么伤寒复下之而不成结胸?但头汗出,小便不利而不发黄?

见证渴而不呕,往来寒热,心烦,可见虽有热而上中焦并无停饮与之互结,下焦亦无湿邪与热互结而成黄。渴非热渴而为虚渴,小便不利亦非蓄水而因津枯,皆为“发汗而复下之”使然。津虚有热而未至阴证。

用干姜有小柴胡汤用人参之义(胡希恕先生说此证里头不虚故不用人参),柴胡桂枝同用有从少阳以达太阳之义,苦寒的瓜蒌与咸寒的牡蛎同用既能解渴又能润下通大便,故服药可见汗出亦可见缓泻,仍为攻的方剂,又何言厥阴病之方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

好友

2

听众

经方小学生

积分
240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12:58: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近读裴永清先生的《伤寒论临床应用五十论》真是受益颇丰。

而裴先生对“少阳为半表半里”之说提出了否定的论述,并认为第148条之阳微结证亦非少阳阳微结证而是“既有太阳外感表证,同时兼见阳明里热初结证”,按裴先生的这个说法盖为太阳阳明合病了。认为“少阳为半表半里”的说法是错误的,无独有偶,梁华龙先生的《伤寒论钩沉与正误》也是同样的观点认为“少阳病并非半表半里”,“少阳病病位“半表半里”的说法是错误的”,裴梁二位先生的论证虽有不同,但结论是相同的。

只是裴梁二位先生的论述都没能有效地说服我,裴先生并没有表述少阳病的病位应为什么,梁先生说“从经络分布和传经理论可以认为少阳经居中,但不能说是“半表半里””实际上也没有从正面表述少阳病的病位应该如何表达。而我的观点很简单就是《伤寒论》原文表述的那样“半在里半在外也”,少阳病亦同太阳阳明病是有病位的,太阳病在表,阳明病在里,少阳病在哪儿呢?是没有自身的病位呢还是没有一个正确的表述,可以说少阳病有其自己的病位而且表述得极为精确即“半在里半在外也”,只是我们这些优秀的伤寒学者不清楚哪儿是里哪儿是外,哪儿是表哪儿是内,仅此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经方医学论坛 ( 苏ICP备05020114号|网站地图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1-28 06:28 , Processed in 0.155533 second(s), 4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F1.0

© 2004-2019 hhjfs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