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豹飞船 发表于 2019-11-3 17:30:39

经方临床感悟

从事这个行业有一段时间了,还短。有些话想说,请多指教。
自从遇上经方,我就深陷其中。早先偶然命中,就欣喜一番。可是临床之后,发觉人体实在是太复杂了。单方神效,可遇而不可求。其实原因很简单,人们的脏器功能和体质条件差异巨大。脏器功能越差,治疗需要考虑的因素越多。我现在不敢轻谈治病,病人需要的也不是医学奇迹,而是健康,就是这么简单的目标。对于慢性病患者,长年累月的疾病侵蚀,他们的疾病治疗都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阴阳缓慢的建立平衡。治得急了,阴阳偏胜,耗伤脏器基础和功能,病情容易反复。所以经方,其实是示之以法,也就是揭示生理病理和用药及护理规律。喻昌和黄元御给了我很大帮助,当然,宋版伤寒论原文还是最重要的。常读常新。
其次,脉学一定要认真体会研究。没有脉的准确判断,仅靠症状失误率很高。我曾经经常遇到外感病症状突出,而用成方或单方不效的情况,询之指下,或血虚,或肾虚,或中焦不畅,或肺气拥塞,或郁或淤,致令邪实正虚,各因素兼顾,疗效就比较显著。所以经方不是固定不变的,必药能确实抵挡病情乃服之。经方学习的理想境界应当是搞清其中生理病理用药规律,虽然不可能完全做到但是目标要高。
再次,医者轻易不能逆势而为。比如皮肤病,其病在表,里面有深层病机。比如糖尿病皮肤病。病欲出表,必助之出表。其病或有发展加重,做做思想工作就可以了。如逆势折之,令其入里,则一旦不能降服其邪,反遗其害。则医者罪过,欲救之而反害之,当时小差,反成大患,是救人乎?是杀人乎?经方选药威力极大,能不慎哉?

梦回杏林 发表于 2019-11-3 18:18:51

医者轻易不能逆势而为。比如皮肤病,其病在表,里面有深层病机。比如糖尿病皮肤病。病欲出表,必助之出表。其病或有发展加重,做做思想工作就可以了。如逆势折之,令其入里,则一旦不能降服其邪,反遗其害。则医者罪过,欲救之而反害之,当时小差,反成大患,是救人乎?是杀人乎?经方选药威力极大,能不慎哉?
 非常赞同!
  为了眼前的疗效,为了一下就赢得患者的信任,解近忧而遗远患,实不足取。
  治病求本的同时能针对标症进行妥善的处理当然更好,但无法兼顾的时候不可强求,跟患者沟通说明、让患者理解接受很必要。

梦回杏林 发表于 2019-11-3 19:39:03

RE: 经方临床感悟

  脏器功能越差,治疗需要考虑的因素越多。
  ……
  对于慢性病患者,长年累月的疾病侵蚀,他们的疾病治疗都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阴阳缓慢的建立平衡。治得急了,阴阳偏胜,耗伤脏器基础和功能,病情容易反复。所以经方,其实是示之以法,也就是揭示生理病理和用药及护理规律。
  ……
  我曾经经常遇到外感病症状突出,而用成方或单方不效的情况,询之指下,或血虚,或肾虚,或中焦不畅,或肺气拥塞,或郁或淤,致令邪实正虚,各因素兼顾,疗效就比较显著。

  “实证”易治,“虚证”难调,“虚劳证”的病程更是以年计甚至需要终身药食起居将息。
  人体机能在一些严重损伤的情况下,即使彻底修正生活方式+长期用药石纠偏,也不一定能够大幅度的修复。

  正虚邪恋病邪就不易祛除,用药或能即时凑效但病邪去而旋即复返,以前看到一个小青龙汤治过敏性鼻炎的医案就是这样。
  而且正气越虚,邪气越盛,晚期癌症病人身上可以明显的看到。

  《金匮》{虚劳血痹病篇}的方子,治疗“风气诸不足(属阴阳气血俱虚)”的[薯蓣丸],治疗“心动悸脉结代(属心阴阳两虚)”的[炙甘草汤],治疗“肾气虚(肾阴阳两虚)”的[肾气丸],治疗“干血劳(属邪实正虚)”的[大黄蟅虫丸],以及{疟病篇}治疗“疟母(属症瘕)”的[鳖甲煎丸](现可用于肝硬化),药味都比较多,兼顾了各个主要病机。
  而且治疗“虚劳病”和“症瘕病”的经方,剂型多为“丸剂”,以便于长期服用。比如[薯蓣丸]调理慢性虚劳体质以“一百丸为剂”,相当于“按疗程用药”,即“一百丸”为一疗程。
  仲景为当今“代谢病、老年病”等“慢性病”的治疗也立法立方了。

梦回杏林 发表于 2019-11-3 19:57:10


  脏腑经络损伤的部位越多、程度越重、时间越久,人体正气虚损越严重,对药物的反应越弱、越慢,治疗效果越差、需要的疗程越长,就像“橡皮筋”老化失去弹性了一样。
  如果到了对西医的“心脏电击除颤”都不反应的地步,那就“阴阳绝离、抢救无效”了。

海豹飞船 发表于 2019-11-4 14:45:41

梦回杏林 发表于 2019-11-3 19:57
  脏腑经络损伤的部位越多、程度越重、时间越久,人体正气虚损越严重,对药物的反应越弱、越慢,治疗效 ...

杏林兄所言极是。对于病的了解,和对药的了解一样重要。病程越长越难治。确实正气越虚,邪气越盛。仲景的鳖甲煎丸,薯蓣丸值得深入反复研究。所有麻黄类方剂我一般也很少直接用,通常带上补肾药一起用安全可靠疗效好。用的久了我发现,柴胡劫肝阴也是确实存在的,连续使用疗效不能持续,带上养肝养血的药效果才能持续。比如血府逐瘀汤。相比较而言,桂枝实在是王道药材,长期使用也能持续疗效。

梦回杏林 发表于 2019-11-4 18:17:16

  所有麻黄类方剂我一般也很少直接用,通常带上补肾药一起用安全可靠疗效好。
  用的久了我发现,柴胡劫肝阴也是确实存在的,连续使用疗效不能持续,带上养肝养血的药效果才能持续。比如血府逐瘀汤。
  相比较而言,桂枝实在是王道药材,长期使用也能持续疗效。

  我没搞临床,实践不多,从自己及家人的用药情况来看,第二第三点与海豹老师有同感。
  麻黄只用过中成药没用过汤剂,体质不够用麻黄的格,同时对这个药也有几分忌惮,无汗发表以[九味羌活]之类的方子代。

  柴胡是疏少阳郁邪(实邪)的药,又属辛凉解表药,“表”和“少阳”解了,湿热之邪散出去的同时,阴液自然也会损失消耗。
  现代人常熬夜纵欲损伤正气,“虚实夹杂”的证候多见,这种情况久服柴胡宜与养阴益气的药配用。
  比如《局方》[逍遥散](加归芍养阴白术益气),当代经验方[沈氏女科小柴胡汤](柴胡黄芩白芍佛手各10克)。
  如果属“阴虚肝郁”则治宜“滋阴疏肝”,代表方为《一贯煎》,不一定用柴胡剂了。

  桂枝确是“温通阳气”的首选,适用面广,治虚证实证、配补药泻药都能发挥其独到的功用,比如[十全大补汤]和[桃核承气汤]。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经方临床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