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栋 发表于 2019-3-2 07:20:59

《伤寒论》“六病”与“六证”的区别

《伤寒论》所谓“六病”与“六证”,只能从得病时辰上加以区别,才能简明易懂。否则,不仅文字繁杂,而且矛盾百出。经典绝对不可能是这样的。例如阳明病:
190条:“阳明病,若能食,名中风;不能食,名中寒。”191条:“阳明病,若中寒者,不能食,小便不利,手足濈然汗出,此欲作固瘕,必大便初硬后溏。所以然者,以胃中冷,水谷不别故也。”192条:“阳明病,初欲食,小便反不利,大便自调,其人骨节疼,翕翕如有热状,奄然发狂,濈然汗出而解者,此水不胜谷气,与汗共并,脉紧则愈。”
阳明病,初欲食,这是中风,不是中寒。中寒者不能食,小便不利,是胃中虚冷,水走谷道。欲食者,谷气入胃,小便不利,是中风之胃气上冲导致的小便不利,而不是胃中虚冷导致的小便不利。中风者,胃气上冲,所以脉紧,如苓桂术甘汤证之“气上冲胸、脉沉紧”。脉紧者,为胃气强,所以“水气不胜谷气,与汗共并”而自愈。
204条:“伤寒呕多,虽有阳明证,不可攻之。”为什么不说“虽有阳明病,不可攻之”呢?有学者说,阳明病,也有胃中虚寒。胃中虚寒不就是太阴证吗?如205条:“阳明病,心下硬满者,不可攻之。攻之,利遂不止者死;利止者愈。”心下硬满,攻之利遂不止者,必为太阴虚寒证,也就是胃中虚寒,那为什么不冠名为“太阴病”?反而冠名为“阳明病”呢?难道是删简就繁?如276条:“太阴病,脉浮者,可发汗,宜桂枝汤。”假如“太阴病”就是胃中虚冷的太阴证,即便脉浮,也绝不可与桂枝汤发汗,而当与桂枝人参汤主之。《伤寒论》类似这样的问题比比皆是,难道说,经典就该是这样艰涩吗?这与浅显易读的方证对应之良苦用心,不是背道而驰吗?
《伤寒论》的写作手法,处处体现为简明,无论是说理,还是论证,无不简明。可为什么在“六病”和“六证”的写法上,却表现为繁杂呢?
其实,《伤寒论》之“六病”,也是简明的。“六病”,是以各自发病的时辰而命名的。如经曰:“少阳病欲解时,从寅至辰上。”“厥阴病欲解时,从丑至卯上。”少阳病在寅卯辰上,厥阴病在丑寅卯上,少阳病和厥阴病在寅卯时辰上重叠,这就只能在发病时辰上加以区分,别无他法。例如,在冬至时节,寅卯时,天色还黑,此时发病,就是厥阴病;在夏至时节,寅卯时,天色已亮,此时发病,就是少阳病。“六病”皆如此。例如经曰:“阳明病,欲解时,从申至戌上。”假如在冬至时节,酉戌时,天色已黑,此时发病,就不能叫“阳明病”,因为阳明时辰应为天还亮时;也不能叫“太阴病”,因为太阴时辰还没有到;所以只能叫“伤寒病”。如336条:“伤寒病,厥五日,热亦五日,设六日当复厥。”“六病”含有病时概念,“六证”不含病时概念。如282条:“少阴病,欲吐不吐,心烦但欲寐,五六日自利而渴者,属少阴也。”少阴病,假如就是少阴证,那么少阴病又属少阴,叫人怎么理解呢?其实,少阴病,是在少阴时辰上发病,表现为“欲吐不吐,心烦但欲寐,五六日自利而渴者”,就属于少阴虚寒证。
以发病时辰解“六病”,“六病”也就简明易懂了。假如“阳明病,欲解时,从申至戌上”,是说阳明病欲解除时,是从申至戌上,那么240条:“病人烦热,汗出则解;又如疟状,日晡所发热者,属阳明也。脉实者,宜下之;脉浮虚者,宜发汗。下之与大承气汤,发汗宜桂枝汤。”日晡所发热者,是在阳明时辰上发热,既然阳明病欲解除时,是在阳明时辰上,那又怎么会在阳明时辰上发为阳明证呢?有说是,“解为此时解,发亦为此时发”。此说,无论从经文中,还是从临证上,都不能得验证。把简明的问题搞复杂了,恐不是经典本义。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08:14:21

病复杂不复杂不是经典决定的。经典是纲领和理解疾病变化和治疗的工具。我常说,医乃道术并存。道理要简略,越简略越好,术乃施行方案,却越知道的越广博越好。要不是这样的话,前辈们也不用到了老年依然读书不辍。
你也别强凑,能不能食在胃,欲不欲在肝。所以,你不要把能不能食换成欲不欲。就像你把太阴病的腹痛换成胃中虚寒,这都是非常有问题的。人体的结构,其实重要的是循环系统和神经系统,实体脏腑依赖于此。太阴病腹痛而不泄或者泄,这和西医的应激性肠综合征还有肠痉挛对应,病位在肠系膜而不是胃,也不是肠道。给你了理解的工具,你却把它当终点。这就像楞严经里说的直接指月亮,怕你不知道,所以先说你看我手,再看我手指的方向。结果,很多人执着于看手,再告诉他看月亮,他就根本不信。这就是所谓小乘佛教和大乘,不了意和不了意。
所以,最后的目的是为了学会治病,理论完不完美一点也不重要。只要能指导治病,最终它肯定是符合自然规律的。腹满就是腹满,它和腹痛天差地别。别强凑,吃亏的是你自己。

李国栋 发表于 2019-3-2 08:57:11

你仔细看看《伤寒论》有没有“肠”?经曰“胃中必有燥屎”,难道是燥屎在胃脘中?
192条欲食的意思是能食,不是不欲食。不欲食还能“水气不胜谷气”吗?功夫就没有花在读经上,还总是自以为是。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09:47:06

不是你说的要现代化的吗,经文没有肠子,你不知道肠子?这不笑话吗。192条是中寒还是中风?你没看见痉暍湿篇?这里没提是湿病,你就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读经文的?一条条读,然后,前面的就狗熊掰苞米了?仲景明白的说了小便不利,骨节痛,你还往食不食的中风中寒上靠,你是不是傻?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09:59:04

怎么你们几个总是觉得自己好像读经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觉?牵强附会,经文明明白白,告诉你了太阳病里有风寒痉湿暍,因为邪气与正气的交互不同,所以变现不同,就讲这么个事儿。结果哪,不研究邪气和正气的细节表现,全在名词上搞得麻麻烦烦的。仲景就说的是啥情况下因为细节的差别不能按提纲证治,还有提纲证治错了以后的补救。仲景说了别的吗?老老实实得分清啥是提纲啥不是提纲证,然后别人治错了咱们怎么补救不就完了吗?有那么难?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10:03:34

现代化,就喊几句口号?当时那个帖子我看得都觉得搞笑。影像学好几个分支,结果一个阴影如何如何就搞定了?别说人专门学放射和检验的得笑,连我都觉得不可思议。

李国栋 发表于 2019-3-2 10:12:28

本帖最后由 李国栋 于 2019-3-2 10:20 编辑

你的名字真不错,够狂
伤寒,太阳病证是脉浮,也就是太阳受之是脉浮。太阳病,痉病,是太阳受之吗?是脉浮吗?经曰“无太阳证”,是说无痉病吗?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10:49:04

那你把痉病放哪里?可笑,葛根汤不解表?变症遇见就不治了?不是提纲证,变症的情况是绝大部分情况。你自己到底绕没绕明白?为何我总提太阳痉病,因为,按照你的所谓太阳病,它不脉浮,所以,你的理论,它不是太阳病,而它又必须解表,你绕不开这个问题。知道吧。我比你狂,是因为我治病是实打实的,你狂不起来,是因为你总是左突右支,找不到完美的解释。想起来了吧,你用脉浮细一下就排除太阳证的时候,想没想过,脉沉的葛根汤证?想来,你肯定会说,这不对,这是错的,临床上脉沉需要发汗的有的是,让你们这些人一治,肯定变下利或者胃病。自己不觉得自己错,净找书的错误,说中医必须现代化。你这样的,根本还没有自己的理论基点,写出来可以,别人给你找错,你却百般抵赖,这种人见得多了,从伤寒的武将翟鉴,后来的各种初学者,种种都是如此。这论坛有个六七年没来了吧,风气还是如此,可惜可惜。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2 10:49:34

RE: 《伤寒论》“六病”与“六证”的区别

本帖最后由 xiaozheng 于 2019-3-2 10:50 编辑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09:59
怎么你们几个总是觉得自己好像读经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觉?牵强附会,经文明明白白,告诉你了太阳病里有风寒痉 ...
      哪几个,说清楚点,我与先生敲他去。扣题说话,对楼主你就猛攻。看来你不中,话都说不清楚还一扯一大片,真够胆肥,真不想对你费口舌,总来挑衅,又没那能耐,还是收手吧。
   你有点说对了,读伤寒论就是比你强,不服吗,可以,先发大量独立文章上来,看看你的斤两。一篇文文没有上来就知砸场子,还总鼻青脸肿。歇歇吧您那。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10:56:23

发文章?我在百草居有文章。自己去看,搜刘国栋。可笑,读书读的好?是六岁还是七岁?说你白痴另一个孩子就回你白痴那种?既然他敢发出来,就得面对别人的质疑,没做好这样的心理建设,那和孩子没分别。楼上这个叫拼音的,别来秀自己的孩子气了。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2 10:56:57

这论坛有个六七年没来了吧,风气还是如此,可惜可惜。

   此地有邪气,先生可以收拾收拾家当到别处谋生去了。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11:01:02

说起来,最基本的一点,就是你们没临床,经验不丰富,所以,不知道疾病完全不是按你们想象的来。我几天前说过,你理解透我说的,你就过了看山是山这个坎儿。当然看起来你们不愿意。知其要者一言而终。
如果你们觉得有冒犯,我言尽于此,对不起各位了。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2 11:15:42

      先生上过临床吗?我怀疑,原因很简单,任何一位正规医生都不会说此等行外话,如此标榜只有你过上临床不觉的风大?别假惺惺又来“对不起”都N次了,何必装文化人。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2 11:26:03

RE: 《伤寒论》“六病”与“六证”的区别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10:56
发文章?我在百草居有文章。自己去看,搜刘国栋。可笑,读书读的好?是六岁还是七岁?说你白痴另一个孩子就 ...

你真是个老顽童,不抵个三岁孩子,说你不如那孩子你不服气,还自作聪明,你看到有谁在对楼主文章持全盘支持?维护?说你上来砸场子有误?显摆也不分个地。真是老糊涂了。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11:27:11

你知道你是啥吗?看见过日本人占领中国吗?多去看看,都说二狗子比日本人可恨。看看。有临床没临床,进临床多长时间,搞这个的看几眼就明白。不信,你可以让你觉得临床牛的来看我说的话。也可以来大连,我给你看看病。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11:32:11

可笑,我谈我的看法,你出来说的到底是个啥啊?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上回就莫名其妙的说我给楼主戴投降派的帽子,我那两个眼睛都留着吃饭的?帖子自己去看,我从没说过任何人投降派。这个词是别人说的。你上回我不跟你计较,这回又来犯贱,你是不是有精神问题。回家找个地方治治,别出来给养你半辈子而有付出没回报的爹妈丢人。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2 11:35:41

       威胁吗?露馅了,别扯假爱国,这是医学论坛,爱国吗,你可以去抵制呀,不买不用外来的东西,再喊几句口号。到这干什么呀。秀什么秀。李国栋先生临床并不你短,就你老,是吧,也是,和我比你真老朽了。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11:40:01

真是可笑,我提都没提维护这类词语,上来就强势加入,是不是觉得没你地球都得停几秒?从伤寒论坛开始,我就没怕过,来啊,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2 11:42:17

本帖最后由 xiaozheng 于 2019-3-2 11:44 编辑

   以后就称先生“老粉红”吧。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11:43:41

就楼主的临床?就这理论基础,我可以负责任得说,楼主肯定不是专业的纯中医,他没经历过基本的中医院校教育,也不是民间里出来的。估计是和这个行业相关的某类人。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11:44:40

那我得叫你糊涂蛋。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11:45:45

整糊涂蛋?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2 11:50:14

可以负责任的通知老粉红楼主是正规医院正规医生。先生是大连一霸?见谁都想给看病,厉害。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11:51:18

可惜啊,小糊涂蛋。我不是啊。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11:53:29

是个用西药的中医?无怪啊。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2 11:56:13

本帖最后由 xiaozheng 于 2019-3-2 11:57 编辑

      中医没经过正规医学院校的主多了。都不如你?上个中医学院看把你牛的,就你这老朽年纪当年你的老师有几位有学历。别拿此说事。越说你是越没谱了。也难怪,当年中医学院分特低,还有叫什么工农兵的就更惨了。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12:12:08

你这总自以为是是咋回事儿?我79年出生的,怎么赶上的工农兵。我大学是北京中医药大学,但我大学是中药学专业。我说学历的事儿了?我只是有一说一,因为楼主的很多东西,明显不可能是学院派的东西,却也没有民间中医以效为主的思维。这是言之有物的,和你这样的糊涂蛋可不一样。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2 12:37:24

本帖最后由 xiaozheng 于 2019-3-2 12:47 编辑

       哈哈,说你没文化,還真是,自卖老,真渣,就这把年岁也敢卖临床,怪不得粉红呢。小屁孩你也敢卖学历。{:1_12:}
一个学药的,你的临床是抱着本草蒙事的吧。别整什么学院派,民间医家说事,学院毕业的就厉害?要是都像你一样不说也罢。欣喜的是只是一学渣。跟一位临床赶上你岁数的医家摆临床,难怪有说无知无畏呢。给你改名吧,小屁孩如何。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2 13:04:09

可笑。你这种人见多了。以为自己牛,其实笨的和最笨的动物一样。以为我老,马上开始说医院正规如何如何,一听不大,又开始说临床和岁数的关系如何如何。你这两面三刀的家伙,人品真够低劣的。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2 13:23:30

    说你不识数还不服气,有自己给自己揽不是的吗。会读帖不,无赖当然什么都无惧,不说远的,老是你说的不,摆临床是你发的不。在学术论坛扯”鬼子“摆”爱国“是不是你,威胁他人不是你写的,看不懂跟帖隔楼层自己给自己揽不是也敢说自己是大学毕业。学药的,临床专业分不够吧。对楼主文就直截了当,就事论事,何必捎上他人,这就是你的临床功底?小屁孩别装了,论念书你不行,论学历你不行,论临床你不行,还自语丰富,说楼主四不像,人家能发表众多临床,理论研究论文,你呢,就拿一中医药学文凭怀疑这不是中医,那不是医家,这里很多都不是中医只是爱好者,难道就不能说话。
   斗嘛,奉陪,我倒要看你本性有多龌龊。但不会常理你。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2 13:39:13

从伤寒论坛开始,我就没怕过,来啊,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哇,屠宰场也,让你这么没底气,啥让你害怕了,这里有吃人魔王?咋吹牛胆那么大呢。我对你已经很失望了。搭理你都多余,我的错。小屁孩自己玩吧。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2 13:47:04

怎么你们几个总是觉得自己好像读经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觉?

    谁在挑事?在本论中,其前面只有楼主。眼拙呀。就你这智商也只能-------哈哈了。

李国栋 发表于 2019-3-2 14:11:17

医术好,不用自吹。凡自吹的,都是没底气的。专业医生没有这么狂的。假如专业医生说诳话,那准是躺病床上了。狂人自称讨论学术,那不是鬼话吗?

心宁2019 发表于 2019-3-2 19:15:28

在三六的理论体系里,太阳病、太阳之为病、太阳证是三个不同的概念。

对错先不说 ,倒也引发思考,如果三个是同一个 概念为什么不用一个词呢?为什么在太阳病里言太阳证呢?都称太阳证不就得了,这倒是个问题,得想想。

胡先生也说六病的实质就是六证,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直接写成“辨太阳证脉证并治”?这倒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

李国栋 发表于 2019-3-2 21:09:26

三部六病学派,刘老的弟子,臧东来先生在中医药研究杂志2001年(第几期不记得了)发表了“试论六病时位是伤寒论的证治程序”一文,首次公开提出了“六病名”是以发病时辰命名,认为“太阳之为病”即“太阳证”,太阳为病和太阳证是一个概念,而太阳病和太阳证是两个概念。太阳病比太阳证的病证范围宽广,且太阳病也包含太阳证。至今,还没有听说三部六病学友,有谁提出“太阳之为病”和“太阳证”是不同的概念。这一点需要说明。

孙显金 发表于 2019-3-5 09:48:02

李国栋 发表于 2019-11-10 07:15:00

282:“少阴病,欲吐不吐,心烦但欲寐,五六日自利而渴者,属少阴也。”少阴病,假如就是少阴证,那么少阴病又属少阴,叫人怎么理解呢?其实,少阴病,是在少阴时辰上发病,表现为“欲吐不吐,心烦但欲寐,五六日自利而渴者”,就属于少阴虚寒证。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伤寒论》“六病”与“六证”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