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栋 发表于 2019-2-27 15:49:40

少阳非表非里

《伤寒论》265条曰;“伤寒,脉弦细、头痛发热者,属少阳。少阳不可发汗,发汗则谵语。此属胃,胃和则愈;胃不和,烦而悸。”
伤寒脉弦细者不属太阳,因为太阳不应该脉细。少阳不可发汗,当然少阳非表阳。少阳发汗则谵语,那是变为阳明里热了。假如少阳没有误发汗,也就没有谵语,那么脉弦细,头痛发热者,就不是阳明里热。阳明里热者法当脉实。故曰:伤寒脉弦细,头痛发热者,属少阳。少阳不可发汗,也不可泻下,所以说,少阳非表非里。因为表阳证法当发汗,里阳证法当攻下。少阳证不可汗下。
至于“六经皆有表里”的说法,不是《伤寒论》的说法。

孙显金 发表于 2019-2-28 08:14:51

老师您好    少阳实症也不能下吗?

qianliang780526 发表于 2019-2-28 09:06:42

不说点什么吧,怕误导人;说点什么吧,又觉得幼稚。

少阳非表非里,伤寒论也没说,是你和一些人读出来的而已。有些人也只敢说“半表半里”。
带着六经皆有表证的观念去读伤寒论,不能说丝丝入扣,但绝对扣到的条辩比任何观点都多。

六经可以携百病,而《伤寒论》更多是外感专论,甚至专论寒、风二邪(见《伤寒论》序),近代治疗外感(感冒、发热、疫等)公认的有两人,是中国中医科学院成立之初从四川调进京的蒲辅周蒲老、欲从江西调进京的姚荷生姚老,中国中医科学院后来才有著名的三老(岳美中、时振声、方药中;方老有一本很厚很厚的关于五运六气的专著),学中医的应该看看蒲辅周蒲老和姚荷生姚老怎么说伤寒的,怎么论温病,怎么分表里的,怎么治外感的。近代尤其是现代,多不可取。当然,楼主的言论……

方证相应派多数将六经虚化,少阳非表非里就是虚化(少阳去哪里了?);“伤寒”二字虚化,以至于将《伤寒论》中关于多少日的时间记录略过,将其中的临床意义、诊断意义、理论意义全部抛弃。

少阳非表非里、非阴非阳之论,只是为了说治法(不能汗不能下)区别。对于什么是少阳,这种说法什么都没有说。就像楼主,我问你是什么,你只是说你不是妖,可是你到底是什么呢,你却不说!

看到这个帖子的第一眼映入脑海的是《大话西游》中唐僧的明言: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请问楼主,……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2-28 09:45:20

本帖最后由 辽东狂生 于 2019-2-28 09:50 编辑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2-28 10:11:38

RE: 少阳非表非里

本帖最后由 xiaozheng 于 2019-2-28 10:17 编辑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2-28 09:45

      先生语文谁教的,学生不才,读了数遍都闹不机密先生在指责谁,要表达什么,传达何种信息。我的语文老师真是个混混教的我连百十字的短文都看不懂了。二十多年的书白读了。望先生写得再简单一些,明了一些,照顾一下似我一类层次低的群体,给我们多普及一些写作要领,您现在的著述我真看不懂。惭愧,谁让我底子薄呢。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2-28 10:27:47

咋没了,重新写了?好,直接明了一些,谢谢。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2-28 10:53:05

伤寒,脉弦细、头痛发热者,属少阳。少阳不可发汗…………(266)

”少阳不可发汗“是仲景师说的呀,这老头也糊涂了?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2-28 10:56:40

咋还编辑不出来呀,我这跟帖算白跟了。要不把原帖再粘出来,让读者猜想也是一提高过程。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2-28 11:45:29

哥们,我觉得没功夫嚼牙,所以删了。不过你觉得想知道啥意思。我可以给你说说。第一,不能发汗的多了,太阳病篇上里的麻桂合剂,都不能发汗。那我问你,这个麻桂合剂治的是不是表证?如果是表证为何不能发汗?如果不是表证,为何要用表证的药?
第二,少阳病不能汗不能下,那用的柴胡发不发汗,黄芩通不通里?反过来说,太阴病的桂枝加大黄汤是泄不泄?一句不能下就把疾病理解通了?那邪走哪里?不微开表不微下,那半表半里的邪走得通不?阳明中寒也是里,试问,能下吗?太阴也是里,加大黄是下还是不是下?太阳病津液渐退,邪还走不走表?走里的时候,到哪里是分际?
第三,楼主看起来得到了一个大家公认的结论,岂不知,过程却似是而非。脉弦细就不属太阳了,记得麻黄汤就有个脉细的宜用。道理不是似是而非,而是只有头痛没有身痛,只有发热没有恶寒,所以没有太阳。先排除太阳,再论头痛发热和阳明的关系,还真是有点对付对付算了的样子。这时能不能下?没有表证就可以下。大柴胡或者承气根据情况可以用。但脉浮者不可下。这是仲景说的。仲景可没说本条或者少阳没有下法。
所以,楼主为了写下这个论点,根本是用错误的方式来证明。想来,有的网友喜欢这样的风格,我就不说了。我也没多少精力看帖子。只是粗看后觉得不对,所以想说说,后来发现说起来也挺麻烦,所以删了。

心宁2019 发表于 2019-2-28 11:48:38

说实话,这一段看不出李师想表达什么,但既然提到265条那就说两句。

这一条应当说是很重要的,一是提出了少阳脉(在提纲证里没有提出脉),二是“伤寒”二字及“属”字皆有病或由太阳病转属而来义,三是证有可疑而取之于脉的问题,四是如何辨太阳病之头痛发热与少阳病之头痛发热。

李之标题“少阳非表 非里”我有两点看法,一是如此的非字句不是《伤寒论》的原有说法,故不提倡使用,二原则上说这样的说法亦不精准,在没有《伤寒论》的六病体系之前,少阳病也是被当作里证去认识的,所以我说它不精准,学术问题来不得半点马虎,尽可能地不被误导误读。

发贴不是为了在这个论坛上争他个前几名混个脸熟,不是为了出名,主要还应该是学术问题之探讨。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2-28 13:08:17

第一,不能发汗的多了,太阳病篇上里的麻桂合剂,都不能发汗。那我问你,这个麻桂合剂治的是不是表证?如果是表证为何不能发汗?如果不是表证,为何要用表证的药?

    请耐心阅读条文,仔细点。

第二,少阳病不能汗不能下,那用的柴胡发不发汗,黄芩通不通里?反过来说,太阴病的桂枝加大黄汤是泄不泄?一句不能下就把疾病理解通了?那邪走哪里?不微开表不微下,那半表半里的邪走得通不?阳明中寒也是里,试问,能下吗?太阴也是里,加大黄是下还是不是下?太阳病津液渐退,邪还走不走表?走里的时候,到哪里是分际

    还是请仔细耐心阅读原文。

第三,楼主看起来得到了一个大家公认的结论,岂不知,过程却似是而非。脉弦细就不属太阳了,记得麻黄汤就有个脉细的宜用。道理不是似是而非,而是只有头痛没有身痛,只有发热没有恶寒,所以没有太阳。先排除太阳,再论头痛发热和阳明的关系,还真是有点对付对付算了的样子。这时能不能下?没有表证就可以下。大柴胡或者承气根据情况可以用。但脉浮者不可下。这是仲景说的。仲景可没说本条或者少阳没有下法。

   先生从哪看出了一个大家公认的结论,有人认可吗?请引出。
你来给我说可以,要清楚莫似是而非,条文不熟就别撑着。你也别问我,我不是楼主。我还没就此题发表过任何看法。之所以质疑你,只是认为你文笔欠佳,话都说不清还逞能。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2-28 13:22:20

      几年来我质疑李先生文很多,但绝不会以汉奸卖国贼相送,有不同看法可以谈,谈不到一起就散伙,多大的事呀,不就一个靠手艺吃饭的行当吗,讨要方式不一就是了。想说可以另发感慨,何必像个异教传教师一手持刀(帽子)一手拿经,不信就投降派。至于嘛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2-28 13:31:33

说实话,这一段看不出李师想表达什么,但既然提到265条那就说两句。

这一条应当说是很重要的,一是提出了少阳脉(在提纲证里没有提出脉),二是“伤寒”二字及“属”字皆有病或由太阳病转属而来义,三是证有可疑而取之于脉的问题,四是如何辨太阳病之头痛发热与少阳病之头痛发热。

李之标题“少阳非表 非里”我有两点看法,一是如此的非字句不是《伤寒论》的原有说法,故不提倡使用,二原则上说这样的说法亦不精准,在没有《伤寒论》的六病体系之前,少阳病也是被当作里证去认识的,所以我说它不精准,学术问题来不得半点马虎,尽可能地不被误导误读。


来源:经方医学论坛: http://www.hhjfsl.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2120

    此条跟帖很规范,没有质问,没有打压,就问题谈看法,对错是另一回事,若都以平和对平和,也就不顶牛了。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2-28 13:39:16

文笔欠不欠佳我自己不能评判。你有没有这个资格呢?我的确没背过全文。而我用手机也懒得去复制粘贴。我以前说过,学问思辨行,医学是五慎,如果只是文字上搞,一临床,就无效,最后质疑中医不先进。试问,学中医就爱搞文字,不重临床,你学中医干啥,越历史学文学不是更好?
楼主的文字,临床多了一看就是空空如也。搞得好像很明白。其实如何,大家心知肚明。我也没时间跟你们嚼牙。说他投降派的是谁,自己去看,别总说的头头是道,结果全是张冠李戴。我一直是言之有物,如果这样的质疑都不能认真接受,是不是仅仅为了写点什么?如果是,我就再不回了。我的时间也是时间不是?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2-28 13:39:50

没精力看帖子,最好只看不说,粗看帖子就跟帖是大忌。中医网站奇葩就在这里,几乎所有中医网都有只会喊口号的主。到丁香园骂个街试试。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2-28 14:15:23

算了,被咬了还能咬回去不成。唉~~,人老了,就不能秀下限了。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2-28 14:23:10

要想不被咬,就谨慎些。老不是挡箭牌{:1_3:}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2-28 14:51:02

    我对少阳篇有点疑惑,特别是本条“脉弦细”,按弦脉依《脉经》作者王叔和说“如张弓弦”,后世医家又补充说“从中过,挺然指下”
   脉细“比微脉稍稍为大(微脉似有若无欲绝非绝,按之模糊难见)以今之小脉当之”,本条“脉弦细”倂出,既然比之“欲绝非绝”的“模糊难见”稍稍为大又怎么能“如张弓之弦,挺然指下“呢。
   说此条补出少阳之脉我真没搞懂。
   疑本条非仲景师之旧,亦非王叔和所搀,而历代注家从不言传。
   个人见识{:1_javascript:;1:}

李国栋 发表于 2019-2-28 14:57:51

RE: 少阳非表非里

孙显金 发表于 2019-2-28 08:14
老师您好    少阳实症也不能下吗?

《伤寒论》所谓“太阳”“阳明”“少阳”,有的是指病位,有的是指病时。如“阳明之为病,胃家实是也。”此“阳明”是指“胃家”之阳明病位;“日晡所发热者,属阳明也。”此“阳明”是指“日晡所”之阳明病时。
太阳,阳明,少阳,“三阳”病位不同,因而治法不同。假如“阳证”病位相同,治法一定相同。如桂枝汤方、麻黄汤方、葛根汤方等用于太阳(表阳)证,治法都是发汗。发汗的方法是“覆取微似汗”。假如用了解表药,但其方法却不是“覆取微似汗”,那就不是发汗法。例如,桂枝二越婢一汤方证曰:“此无阳也。不可发汗。”虽然该方有桂枝麻黄,但却不是用于太阳(表阳)证。经曰“此无阳”就是无太阳,如141条曰:“病在阳,应以汗解之。”141条“病在阳”,就是病在太阳。假如是病在少阳,那就不可发汗。因为少阳不是表阳,假如少阳证发汗,则徒伤表气,故“发汗则谵语”。桂枝二越婢一汤证就是属少阳,不可发汗。
阳明的病位是胃家。阳明证的治法是攻下。如经曰:“得利,止后服。”如桃核承气汤方证,服汤后,经曰:“当微利。”抵当汤方证,服汤后,经曰:“不下更服。”由此可知,阳明证的治法是攻下,攻下法是得下利。大柴胡汤证,并没有说“得下,止后服”,临床也常见服大柴胡汤而病瘥者,并没有下利。桂枝加大黄汤证也没有说“得下,止后服”,经曰:“因尔腹满时痛者,属太阴也。”此“属太阴”,是说病位属太阴,而不是说病性属太阴。为什么不说属阳明呢?因为阳明是胃家实,表现是“腹满痛”,而不是脾家虚的“腹满时痛”。大柴胡汤、桂枝加大黄汤,皆用大黄二两,并不是承气汤皆用大黄四两。因为少阳不是里阳,少阳实证用大黄,是导热从下出,而不是攻下法。假如攻下少阳,则徒伤里气,故“下之则悸”。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2-28 15:29:45

    再说说少阳首条,”六经首条都有”之为病“说者相承以为经病之提纲。少阳之提纲则举其近似之细者,遗其其正证之大者,于诸提纲中尤为无理。夫柴胡汤为少阳正证,说者无异词,论中用柴胡诸条,一不及口苦咽干目眩等症,验之事实,柴胡证固有兼此证者,然阳明篇云:“阳明中风,口苦咽干(114)”有云:“阳明病脉浮而紧,咽燥口苦(131)苓桂术甘汤条云:”起则头眩“真武汤条云:”头眩身润动,是口苦咽干目眩者,非少阳之独。安得为少阳之提纲(陆渊雷)
      少阳篇纲领,已失,王叔和患其阙以补口苦咽干目眩也,非仲景之旧。(山田正珍)
      以上说词是否,也是疑惑之中。

李国栋 发表于 2019-2-28 19:49:58

伤寒,太阳受之,法当脉浮,如第1条。这就是说,伤寒,脉浮、头痛发热者,属太阳。假如脉细,则为表气不足,表邪必然向里传。那么,伤寒,脉弦细、头痛发热者,为什么不属阳明?因为阳明为胃家实,胃家实者必然脉实,脉实则不应细。
如56条:“伤寒不大便六七日,头痛有热者,与承气汤;其小便清者,知不在里,仍在表也,当须发汗;若头痛者,必衄。宜桂枝汤。”这也就是说,伤寒,脉实(不浮)、小便黄,头痛发热者,属阳明。为什么以小便清者,知在表呢?因为脉不浮,无法以脉鉴别表里。由56条可知,伤寒头痛,不一定是太阳证。伤寒脉浮、头痛,才是太阳证,这也与第1条相吻合。假如伤寒不大便六七日,脉实而不浮,头痛发热,小便清者,仍是太阳证,当须发汗;伤寒不大便六七日,脉实而不浮,头痛发热,小便黄者,是变为阳明证,当与承气汤下之。不能仅仅以“不大便六七日”,作为里证的依据。表证不解,也有不大便六七日的情况。这就需要提壶揭盖,表邪得解,则大便得下。

李国栋 发表于 2019-2-28 23:18:49

本帖最后由 李国栋 于 2019-2-28 23:32 编辑

189条:“阳明中风,口苦、咽干、腹满、微喘、发热、恶寒、脉浮而紧。若下之,则腹满小便难也。”
阳明中风,是在阳明时辰上中风。阳明时辰,天之太阳西下,即天之阳气西下,人与天应,人之阳气(卫气)受天之阳气感应,亦下之入腹。此时中风,中风为阳强阴弱的状态,阳气强则腹中阳气上冲,表现为“口苦、咽干、腹满、微喘、发热、恶寒、脉浮而紧。”此证不是阳明胃家实。胃家实者是气结在里,不应脉浮。口苦咽干,为少阳邪气上熏;脉浮而紧,是由脉浮变为浮而紧,是少阳邪气外壅,而不是太阳脉实,因为太阳脉实必头痛。此条脉证不可发汗,可与柴胡汤解外。如266条之“脉沉紧者”可与小柴胡汤,可见脉紧也可与柴胡汤,只要有柴胡证。此条发热、恶寒、脉浮而紧,就是柴胡证。少阳之邪气由里而退表者则恶寒,邪气由表而进里者则恶热。阳气退里,故为邪气进里,少阳邪气进里者则发热而恶热;阳气进表,故为邪气退表,少阳邪气退表者则发热而恶寒。
说“少阳非表非里”,也是说少阳邪气即便由里退表,也并非太阳表实,故不可发汗;少阳邪气即便由表进里,也并非阳明里实,故不可攻下。




心宁2019 发表于 2019-3-1 06:24:30

这一段算是把话说清楚了。

三阳合病亦或少阳与太阳或与阳明合并病其治则皆从少阳,这是定法,没什么可说的。

简单点说只要出现了少阳证,治则必从少阳,自然是不能汗亦不能下。

由里退表的说法还是头一次听说,应不符合传变规律,没见过阳明传变太阳的亦或少阳传变太阳的。

证脉不符是常有的事,从证还是从脉要辨清楚,靠临床经验,无定法。

什么时辰上的说法不敢苟同,关于六病欲解时之条文,三六学说没搞明白,创新出这样的东西来,有点自欺欺人的味道。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1 06:52:28

楼主看来摸或者快摸到那层障碍了吧。伤寒里面的字都不是白写的。189条就很好啊,吃透了,你就开始下一层的方向。下后,邪气没内陷成结胸和痞,腹满没消失,出现了湿和水饮的征象,小便难。说明热去湿留了。原有的恶寒该解外吗?解。那怎么治?喘是怎么造成的?口苦和咽干是热,那么是该发散还是清掉?落实到脉。那么发的时候还得治腹满,这个仲景一般用啥?这些都能串一起,那么,自然就穿透那堵墙了。阳明嘛,湿和燥都很多。

李国栋 发表于 2019-3-1 07:12:40

说话刻薄不如平和一点好。邪气能由表进里,是因为阳气(卫气)由表退里。阳气(卫气)能由表退里,自然也能由里进表,阳气(卫气)由里进表即为邪气由里退表。如经曰:“其病为进……阳气退,故为进也。”后人称为“厥热胜复”。厥阴病阳气胜则为阳气进。厥阴之阳气能进,少阳之阳气自然也能进。这叫正气胜,邪气退,不叫传变。阳明也能出现正胜邪退,邪气不胜正气而病自愈的情况。如192条:“阳明病,初欲食,小便反不利,大便自调,其人骨节疼,翕翕如有热状,奄然发狂,濈然汗出而解者,此水不胜谷气,与汗共并,脉紧则愈。”
至于六病时辰,待你读懂了厥阴时辰和少阳时辰为什么重叠,你也就不“自欺欺人”了。

李国栋 发表于 2019-3-1 07:19:02

阳明主燥,太阴主湿。阳明病不等于阳明证。否则就解释不清少阴病为何有大承气汤证?少阴化热的说法不成立,经文没有少阴化热而热成阳明证的依据,没有这个道理。

心宁2019 发表于 2019-3-1 08:17:01

RE: 少阳非表非里

李国栋 发表于 2019-3-1 07:12
说话刻薄不如平和一点好。邪气能由表进里,是因为阳气(卫气)由表退里。阳气(卫气)能由表退里,自然也能 ...

192条虽冠以“阳明病”但实非阳明病亦非太阳阳明并病,而仍是太阳伤寒。不是你所理解的邪已入里而成阳明后又阳气得复病邪得退而从表出,没那个事。

《伤寒论》的精髓就是一个“辨”字,不是冠了“阳明病”就是阳明病,是让你辨。

若按三六学说,这一条是阳明时上发生的阳明证啊还是太阳证啊?亦或是阳明太阳兼证啊?

至于少阳厥阴合时,我想三六后学一定是不解的,因为你们不知道六个欲解时当中把少阴时给搞错了,当然厥阴时搞得也不准确,所以越解释越错,三部六经的田合禄也没搞清楚,为什么呢,都以为古人的东西就是正确的,所以我们只能去理解去解释,所以越解释越解释不通。

我关注学术,你关注态度,仅此而已。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1 08:31:11

不管你怎么理解,你得知道有痉厥这种病,是昏迷的,甚至是不醒的。热化不热化,不是经文决定的,是临床决定的。不是说书上没有,人就不得这种病了。就像189,你还是得按阳明治,按太阴的湿治,结果如何?
少阴用阳明方这个是误解吧。身体除邪,只有汗吐二便。少阴热化,但正气尚足的时候,人是能吃的,但是热而一旦六腑气滞,热结在腑,当然得通腑。这和病入营,用药透营转气后,泄除腑积是一样道理。但是,仍然是寒湿的时候,是不能通腑的,即使是寒湿在阳明为一样。
有人可能疑惑了,湿不就是在太阴了吗?怎么你说的湿在阳明,绝没有这回事。很可惜,仲景已经明确说了阳明中寒,而且阳明中寒这类痰热病,表象是湿,但因为和热抟结,所以,你一用温燥,这人就变症丛生。网上求助咨询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如此。
就这么多,如果明白就明白,不明白我也没办法。这东西没有完美的理论,临床逼着你想得更深入。

李国栋 发表于 2019-3-1 09:11:08

RE: 少阳非表非里

心宁2019 发表于 2019-3-1 08:17
192条虽冠以“阳明病”但实非阳明病亦非太阳阳明并病,而仍是太阳伤寒。不是你所理解的邪已入里而成阳明 ...

经文不是阳明证,而冠以阳明病的条文多了,不只是192条。不是阳明证,那为什么冠以阳明病?不是少阴证,又为什么冠以少阴病?按你的说法,是古人说错了,是你辨对了。

192条之病机,为阳明初受邪时,邪气不胜胃气。阳明病证法当小便利,大便硬。“小便反不利”,是阳明气上冲。大便自调,是大便由硬自行变为不硬。这是阳明初受邪时,胃气向外抗邪,则病从外解,因而没有发展为阳明燥热。

态度即为心态。心态不正,学术岂能为正?

李国栋 发表于 2019-3-1 09:21:29

少阴虚寒证怎么会有热化痉厥?烦请举证?
189条得按少阳治,岂可按阳明治?阳明病证法当下之,经文明曰:“若下之,则腹满小便难也。”
阳明中寒,是和阳明中风相对比而言。经曰“阳明中风”“阳明中寒”之所谓“阳明”,皆为阳明病时,即在阳明时辰上之中风的表现,或在阳明时辰上之中寒的表现。如190条:“阳明病,若能食,名中风;不能食,名中寒。”
“阳明病,不能食”,是在阳明时辰上得病,不能食,绝不是阳明初受邪时,不能食。阳明受邪,法当能食,而反不能食者,必为燥屎过多。如215条:“阳明病,谵语、有潮热、反不能食者,胃中必有燥屎五六枚也;若能食者,但硬耳。”

心宁2019 发表于 2019-3-1 09:33:43

RE: 少阳非表非里

李国栋 发表于 2019-3-1 09:11
经文不是阳明证,而冠以阳明病的条文多了,不只是192条。不是阳明证,那为什么冠以阳明病?不是少阴证, ...

刘绍武先生的三部六病似有可取之处,三六后学画蛇添足越弄越离谱。

辽东狂生 发表于 2019-3-1 09:45:21

哥们,你挑经文说?自己把阳明篇串一串,别把不能下的阳明中寒说成燥矢多。攻之必哕,必下利无数,必腹满如故。不要为了让理论圆满而强行解释,再完美,不治病,结果是个空。就解释这么多,没过这层障碍,你肯定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所以我说学问思辨行都要做到。中风和中寒都不能下。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1 10:50:56

       时辰之说有信者,那就信下去。我不信,也不去费工夫去探究,说学的不精不解其意,我就是不解其意之一。六经之欲解时,理论与事实模糊,还是留给笃信者发扬吧。。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1 11:06:15

189条:“阳明中风,口苦、咽干、腹满、微喘、发热、恶寒、脉浮而紧。若下之,则腹满小便难也。”

   从文意上看,此太阳跨阳明的一例。不可下,下之夺液,只是小便少,此云:“难”想必是邪陷侵害了尿路。有医意用白虎,有医认为小柴胡所主。用白虎有依据,用柴胡亦有依。说合病虽无不可,而病变过程中之主位已显仍带前位一两候为多见事,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1 11:18:08

半表半里,我不懂,非表非里 倒是要琢磨一番。中医理论真是博大精深,怎么搅合都有丰盛大餐吃。玩笑一句,别死气沉沉板个脸。轻松点。{:1_1:}

心宁2019 发表于 2019-3-1 13:00:42

RE: 少阳非表非里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1 11:18
半表半里,我不懂,非表非里 倒是要琢磨一番。中医理论真是博大精深,怎么搅合都有丰盛大餐吃。玩笑一句, ...

楼主用非表非里之词来说明少阳病不能汗也不能下,可以说就是脱裤子放屁。

表里之词本示病位,如果是用来说明病位的,那么非表非里就等于没有这个位址存在,还谈什么少阳病?

没有一个位置是非表非里的,没有。半表半里是金人成无己所创非张仲景的表达,所以也不准确。

coorus 发表于 2019-3-1 13:28:00

RE: 少阳非表非里

本帖最后由 coorus 于 2019-3-1 13:40 编辑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2-28 14:51
我对少阳篇有点疑惑,特别是本条“脉弦细”,按弦脉依《脉经》作者王叔和说“如张弓弦”,后世医家又补 ...
说说我的理解吧。

脉弦细,头痛,发热,属少阳。这是“必定”属少阳呢,还是“可能”属少阳呢?我看只是可能而已。脉弦,之前跟李老师讨论芍药时把伤寒论中的弦脉琢磨了个遍,这脉弦是个实脉,相当于紧脉,甚至是紧得比较厉害了。细,是津血不足。紧而细的脉,又头痛、发热,别的情况没提到,如果有恶寒,我马上能想到的一个方子就是葛根汤,因脉紧而用麻黄,因脉细而用大枣,就是桂枝汤与麻黄汤合体;如果没有恶寒,或者有恶寒也有恶热(往来寒热),那就落到小柴胡头上了,因脉细而用人参、大枣,因脉紧而用柴胡、黄芩,但小柴胡也不等于少阳病,小柴胡是一部分治少阳,一部分治太阴;如果只有恶热,那就是阳明病了,阳明病也能脉细;如果恶寒,且脉无力,那又涉及少阴病了,大约是麻附细汤证。总之,“脉弦细,头痛,发热”只是可能涉及少阳而已,它可以覆盖三阴三阳。

伤寒论条文大部分都不是在讲必然,而是一种可能,典型的比如379条,“呕而发热者,小柴胡汤主之”,一看见呕而发热就用小柴胡?显然不可以这样乱来嘛。

189条“阳明中风”是三阳合病,可参考231条,也说“阳明中风”,也是三阳合病。

还未谈到何为少阳病,下次再说吧。

xiaozheng 发表于 2019-3-1 15:51:53


168: 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附子细辛汤主之。(301)
陆渊雷说:此正气虚弱之人,因抵抗外感而见少阴证也。抵抗外感而发热与太阳伤寒同理。故脉不能浮而沉,。不言恶寒者省文也。太阳上篇云: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是纯少阴证不发热,今兼太阳而发热,故曰“反”太阳发热当汗,麻黄汤主之,少阴恶寒脉沉当温,附子主之。《伤寒论今释》

   COORUS老兄您好,我把麻黄附子细心汤粘过来了,参考{:1_23:}









   







李国栋 发表于 2019-3-1 19:50:16

301条“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是说手足反发热,不是说身体反发热。经曰:“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发于阳,是发于太阳。如经曰:“病在阳,当以汗解之。”发于阴,是发于厥阴。如经曰:“伤寒病,厥五日,热亦五日,设六日当复厥;不厥者自愈。厥终不过五日,以热五日,故知自愈。”伤寒厥阴证的一般规律是“厥终不过五日”,六日不复厥者自愈,也就是发于阴,六日愈。伤寒少阴证没有六日愈的一般规律。手足厥五日,手足热亦五日,这就是后人所说的“厥热胜复”。
少阴病,反发热,也是说手足反发热,不是说身体反发热。如292条:“少阴病,吐、利,手足不逆冷,反发热者,不死。”少阴证的常规表现是手足逆冷。少阴证手足不逆冷,是反常现象,故曰反发热。手足发热是太阳受之的必见证,脉沉是少阴受之的必见证。故少阴病始得之,手足反发热,脉沉者,是少阴与太阳合证,所以与麻黄发太阳,与附子温少阴。

心宁2019 发表于 2019-3-7 14:58:53

将301条“发热”理解为“手足发热”有没有证据支持呢?

三六学说将手足四末作为重点诊断部位的是厥阴病而非少阴病。

查淳化本,301条是:“其人发热,反脉沉”,显然不支持老顽固的说法。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少阳非表非里